第一百二十六章 贺氏,你是真蠢还是假蠢-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二十六章 贺氏,你是真蠢还是假蠢

    第一百二十六章贺氏,你是真蠢还是假蠢

    白清秋一向说话算话,不久之后,府上便来了一个在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太医,徐院首。

    别人不知道徐院首来此干嘛,可是她却一清二楚。

    白远涛殷勤的招待着白府贵客,露出的笑容要多巴结就有多巴结,若不是身份不对,真想叫上一声亲爹了。

    如意院自然也得到了院首进府的消息。

    “夫人,这徐院首不是隐居了吗,怎的今日会来?难不成是老爷请来给老夫人治病?”曹嬷嬷猜测道。

    贺氏玩弄着大缸之上的那块冰,南渊京都的天气越发的炎热了起来,热得纵然是有冰在也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

    翡翠不以为然:“老爷哪儿有那么好心,白老夫人都病了多少年了,也没见他请半个大夫入府,许是这次只是一般的走动也说不定,不过,夫人还是小心为好。”

    翡翠经过上回造谣之事,越发的谨慎了起来,没想到那个叫花子居然能闻出银钱袋子上的香气是从她这里发出来的。

    没错,那钱袋子是她亲手给那丫鬟的,而且她身上的香气在白府之中也算是特别的,她最喜欢用新鲜的花瓣捣成汁儿洒在帕子上,可就是那一下便露出破绽,让白清清秋做了伐子,真是让她愤恨。

    “翡翠说得不错,白远涛表面上仁义君子,可实际上却自私的可以,不过,以后像这样的话可别说了,免得让人得了垢病。”贺氏的手依旧游走于冰块之间,想找出条下手的缝细,好将这块冰给毁了。

    “是夫人,奴婢知道了。”翡翠尊命。

    贺氏满意点头,这二人都是随她经历过事儿的,感情自是不同一般,翡翠年纪尚轻,贺氏对她更是如姐妹般照应着,若是此事一完,她定是要放她自由的。

    “禀夫人,老爷带着徐院首进了后院。”就在这时,丫鬟来报。

    进后院?莫非是真的给老夫人诊治?

    “走吧,去看看这徐院首到底想干什么?”

    贺氏的手顿在大冰之上,翡翠赶紧取了帕子让夫人擦手,贺氏微叹了口气,有种落败之感,她始终没能从这块冰上扣下一块来。

    此时清秋院,同样有块冰,却被一锤砸裂。

    “不错不错,岚轩武功见长啊,居然能将冰块打碎。”

    白清秋立即上前,将冰收了起来,用更小的锤子砸得更碎,而后将榨出来的葡萄汁淋了上去,顿时人口齿生津,舀起冰渣一口咬下,咯吱作响,畅快淋漓。

    好吃,美味。

    “xiǎo jiě,不过砸冰而已,哪里就武功见长了?”岚轩郁闷的收回锤子。

    当看到屋子里原先的四块冰再多加了两块,嘴抽得不行,屋子里的温度都赶上穿秋衣了,见过怕热的,没见过这么怕热,若是到了冬天,xiǎo jiě岂不是长在坑上起不来了?

    “说你长就长,哪那么多罗嗦,对了,你家主子的毒怎么样了?还有那个徐院首他是怎么弄来的?”

    白清秋扔了小银勺,换了个大的舀起**渣,大口的吃了起来,边吃边问。

    那日君若凌回信上提到了这么一号人物,说是医术极为厉害的,让她好好利用,都不知道这徐院首的来厉,她利用个屁啊。

    “徐院首他本是徐太傅之长子,医术极为精湛,六年前曾任宫中太医院院首之职”

    岚轩将徐院首的信息说了一遍,白清秋听得极为仔细。

    原来徐院首也算得上是个人物,而且脾性极为古怪,当听到徐院首离宫之时,白清秋也是暗暗一赞,那样的一个位置,说走就走毫不留恋,有个性。

    不过,更让白清秋在意的是这个时间点“六年前”,脑子里瞬间便将君若凌中毒的时间扣了上去,君若凌中毒五年也快六年了,而恰好徐院首在这之前愤怒离去?

    “这就有意思了,徐院首身为太医院总管,所有药材或东西都要经过他的手,难不成,他是发现了什么却又迫于那个层面上的压力而闭口不言?”

    白清秋低喃,脑子里高速运转,像这般有个性的医生一般来讲都有种怪性,他们只专注自1;150850295305065己的事,对于交际和时事均不关心,有股别样的高傲在内。

    永不回宫,徐院首离宫时能说出那般绝决的话来,这魄力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也由此看来而他们是碰触到他的底线,让他怒极了。

    “xiǎo jiěxiǎo jiě,老爷让你过去。”

    这时,小新急冲冲跑了进来。

    “白远涛?他找我做什么?”

    白清秋目光中透出嫌弃,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琼雅院替李姨娘诊治的,她去了难不成李姨娘就能好全乎了?

    李姨娘的伤在当时若非现代手术,是根本好不了的,只可惜,她生错了年代,更何况时间过了这般久,再治,也不过是能让她坐起来,仅此而已。

    “那,那我回了他们。”小新立即说道,更何奖况xiǎo jiě这般怕热,清秋院离琼雅院还有一段距离,xiǎo jiě非热死不可。

    若是白清秋知道小新的想法,必要无语了,她哪里就那般娇贵了,只不过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之下让自己过得更舒服一点而已。

    “罢了,去就去吧,更何况本xiǎo jiě也想见见徐院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而那处,徐院首抚着胡子,一又精明的眼睛如老僧坐定般的眯着,一边的白远涛汗水直流,根本看不出他要干嘛?

    今早朝,徐院首突然在朝上说要提高自己的医术,而问下朝中各府是否有极重的病人,众朝员竟然全部将目光射向了他?

    可不是么,李姨娘残废得连太子都惊动了,这种家丑第一次被摆在朝堂他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不过,很快他又从另一个角度去想,能请动徐院首的官员,他还是第一个。

    但,这又是什么事儿?说好给李姨娘治腿伤,可现在却要说招几个打下手的,他将府中丫鬟全都招了来,一个都看不中,贺氏一句,该不会是要几个xiǎo jiě来吧。白远涛这才有了此令。

    面对徐院首,白远涛就是挂上再狗腿的笑容也是白搭的,白远涛也很是压力啊。

    而边上贺氏,她的肚子里也打了好几个转,虽然不知道徐院首为什么要治李姨娘,可她本能感觉,此事一定与白清秋有关,可一转念,那也不可能,徐院首岂是她能请得动的?

    “徐院首,是不是也可以去瞧瞧老夫人?”贺氏恭敬的问道。

    老夫人的身份可比李姨娘高多了,而且借此也能表现表现她大度贤惠的一面,何乐而不为?

    去瞧瞧老夫人?

    白清秋刚踏入前厅之时听到的就是贺氏这样一番可笑的话,而且,她真的笑了,笑声如泉水般的好听。

    但这笑声在贺氏听来,那就是嘲笑,是讽刺,贺氏看着这个绝美的少女,手指暗暗一捏。

    她就是不喜欢白清秋这副表情,活像她做什么都是错的,而且就算是一小点的错处她也会给你无限放大,直至狠狠的打击到你才肯罢手。

    贺氏更恨不得现在就将其撕了,一连两次的计划丝毫动她半分,而且险些让自己陷两难之地,这样的挫败她真的难以接受。

    “大xiǎo jiě,你笑什么?婢妾有说错吗,徐院首好不容易来一次,老夫人身子也非常不适,难道不应该去看看?还是说,大xiǎo jiě不想老夫人身子好起来?”

    贺氏此言一出,空气之中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这话中的陷井连徐院首都听明白了。

    白府之中好不容易来了个医术高明之人,任谁都会想到最先是会给谁看,若是白清秋回答是,那么她便真的不孝了,若回答不是,那么方才的笑声又何解释?无论哪一个,都会将她置于两难境地。

    众人目光不禁落在那个白衣素裙的美丽女子身上,只见她毫不客气的回给贺氏一个白眼,清冷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贺氏,你是真蠢还是假蠢?”

    蠢?

    这极不留情面的大骂是对贺氏极大的侮辱了,任何一个人听到这样的话,只怕也高兴不起来吧,贺氏,也一样。

    “大xiǎo jiě,你什么意思,婢妾也没得罪过你啊,更何况我也是为了老夫人好,大xiǎo jiě你又何必这般出言伤人?”贺氏手中的帕子捏得更紧了。

    白清秋红唇勾起道道冷笑,“出言伤人?,贺氏,你还没有那个资格让本xiǎo jiě伤你,不过,今rì běn大xiǎo jiě还是教教你,如何做一个京都尚书府夫。

    贺氏,你虽有这个份孝心不错,可是你也不想想,徐院首是什么人。

    他虽然人不在太医院,可是曾经也是伺候圣驾之人,就算是白远涛贵为一品尚书,连他见着徐院首都要小心伺候着,而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在这里指挥着徐院首替祖母瞧病?

    知道的以为你这是孝心,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白府的小小平妻胆子大到可以命令起伺候皇上的院首了,若是弄个不好,皇上发起火了,那也是白府吃不了兜着走的。

    贺氏,你说你是不是蠢?难道就因为你说的一句话,就要拿整个白府为你买单吗?”

    白清秋从来都是不客气的,或者说,对于白府的任何一个人她都不会客气,所以,这翻话说下来,让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