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她年轻不懂事,难道你也年轻不懂事吗-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二十八章 她年轻不懂事,难道你也年轻不懂事吗

    第一百二十八章她年轻不懂事,难道你也年轻不懂事吗

    有些事情在不是说变就能变的,贺氏饶是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将翡翠的命运改变,白远涛像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一般的要抬翡翠为姨娘,你能怎么办,你能说半个不字吗?

    贺氏气得连撕了几条帕子,更砸碎了不知多少个花盏,她还从未像现在这般的身不由已。

    “不好了,不好了翡翠上吊自杀了。”

    当听到丫鬟大呼翡翠上吊之时,更是气得面色惨白。

    “该死的,她怎会这般想不通?难道她不知道这么做会有怎样的后果吗?想死,也别选在这个时候啊。”

    贺氏急忙进院,可是当看到院子里的杏花和王嬷嬷之时,呆愣竟脱口而出:“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见过夫人,老夫人早上突然感觉胸闷,便想要出来走走,半路之上还遇着正准备请安的大xiǎo jiě,大xiǎo jiě陪着老夫人一道过来,可是刚到新姨娘门口便见院门未关,这才,这才”进来看看。

    杏花开口说道,王嬷嬷皱眉,目光不悦的看着杏花,这岂不是给贺氏透露消息了?暗暗瞧杏花的眼色也深了起来。

    “白清秋?”

    贺氏瞬间有种不好的感觉,任何事情只要遇上白清秋,事情便没有那么容易过去,果然,房中传来白清秋大喝。

    “翡翠,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死在白府让白府难看吗?若是你不愿做姨娘直说就好,又何必用这种方式来陷白府不仁不义,你可知道,徐院首他还在府中呢,若是传入他的耳内,父亲要不要做人,白府还要不要立足于南渊了?”

    白清秋的话说得极重,顶天的帽子往她头上一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可不是么,白远涛好歹也是一品大员礼部尚书身居要职,在朝堂之上那是人人仰望的存在,而这样一个人物,却在抬了姨娘之后,那个姨娘要上吊自杀?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白远涛根本就是逼迫那女子为姨娘的,往小里说,那是生活作风不正,往大里说,他这个礼部尚书一职也算是当到头了,因为御史正愁没事干,紧巴巴的盯着底下官员,若是心情不好参他一本,也够白远涛喝一壶的了。

    再有,外头的人会如何看待白府,一世挣来的好名声说不定就会被这个翡翠给毁了。

    想到这里,白老夫人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杵在地上,脸上的怒意瞬间爆发了出来。

    “贱婢,你这是要害死我白府吗?别以为你是贺氏身边的人,我便不能处置你了,若是你真的想死,我便成全于你,王嬷嬷,去,去请了家法来。”

    家法?

    贺氏刚踏入房中便听到这两个字,心下大惊,立即上前劝道。

    “母亲,母亲可使不得啊,翡翠年轻不懂事,您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若是气伤了身子,那才是大大的划不来。”

    家法,那东西用在女子身上根本不是什么好事,通常能用在姨娘身上的家法无非就只有一种,那便是猫刑,猫在平日里看似温顺乖巧,可若是用在这处,那绝对是你不能想像的痛苦。

    将猫放入你的裤管里,而后将腰间和双腿腕子的带子一系,那猫就顺着你洁白的长腿上下攀爬,1;150850295305065尖利的爪子瞬间将你的皮划出一道道血痕,若是再在外头用鞭打猫,猫儿受了惊,发了狂,就你的下身乱窜,锋利的爪子将你爪个血肉模糊,可怕之极。

    贺氏的脸色越发的白了起来,她保不住翡翠的幸福,可她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她的命。

    想要保翡翠的命?

    白清秋看着贺氏便感觉一阵可笑,当她灭了贺氏一门之时,本可以用那里的银钱过上好日子,可是贺氏非但没有这么做,反而是再次带着翡翠跳入另一个火坑,然而这个坑,就是她们的坟墓。

    “贺氏,她年轻不懂事,难道你也年轻不懂事吗?”

    “你?大xiǎo jiě何出此言,难不成翡翠自缢也是我教的不成?”

    “你教她自缢?量你也没那个胆子。可是你即身为白府主母,自然有管教姨娘之职,姨娘的心情不佳,你难道就没有发现,就不会安慰,疏导?若是你做了,翡翠又何至寻死?”

    “你?”

    贺氏猛的抬头,眼睛瞬间落入一个古井深渊的清冷眸中,这冰冷的眼睛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贺氏,你要记住,你的任务和责任是什么,为白府开枝散叶这才是你首要的,所以,父亲无论抬了谁,你要做的是让这些个女人再生下几个子嗣来,当然了,是嫡出的就更好,可是嫡的不成,就是几个庶的也勉强可接受。”

    嫡的?

    白清秋的话又如一道灵光闪在贺氏脑后。

    她怎的就这般糊涂了呢?白府若说嫡的只有白清秋一个,她能这般的在白老夫rén miàn前受宠,可不就是因为那个嫡字吗,而李姨娘也也设计陷害翡翠,同样是因为她生下的一对双生子的原因。

    而且,老夫人也透露过想让她身子养好的意愿,这一切的关键,就是因为她没有个嫡出的子嗣。

    想到这里,贺氏便感觉翡翠之事并没有那么难过,若是她的身子实在不行,不是还有她吗?她年轻,生养自然也容易之极了。

    贺氏立即换了张脸,对着老夫人深深的叩首下去:“母亲,是媳妇想差了,媳妇甘愿受罚,若是真的要执行家法,就让媳妇担着吧,翡翠好歹也是从我屋子里出来的,我,我不能看着她年纪轻轻便受那样的苦楚。”

    “夫人不可。”曹嬷嬷大叫。

    “住口,有什么可不可的,大xiǎo jiě说得对,身为白府主母没有管教好底下的姨娘,就是我的责任,请母亲下令吧。”

    贺氏是个极善于演戏的,这翻主仆情深真真是让人动容,看翡翠满是感动和老夫人有所松的脸就知道了。

    此翻自求刑法,不仅不会让自己受罪,更会将她的贤良与宽大发挥到极至,因为白老夫人最不喜的就是勾心斗角了。

    “罢了罢了,这回也就给你个教训,若是再有下回我定当不饶,不过翡翠你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若是底下姨娘有样学样,那这白府后院岂不乱了套?来人,将她给我拖下去,重打十五大板。贺氏,你可还有话要说?”老夫人看着贺氏的脸又威严了起来。

    贺氏她还有何话何说?她又能说半个不字吗?显然依旧不能。

    “但凭老夫人做主。”贺氏表面上低眉睑眼,心里却恨得要死。

    白老夫人手段不差,先不先来个杀威棒,而后口气一弱,但最后还是没有饶过翡翠。虽说十五大板打得不重,可是打的却是一个颜面,翡翠以后在这姨娘圈子里总有这么一档子事儿让她难堪。

    “院子里的事儿你也多上点儿心,别老是出差子到头来让我给你收拾,清秋,我们回吧。”

    白老夫人临走之时叹声道,一大帮子人又这样走出了翡翠姨娘的院子,贺氏抬头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修剪得整齐的指甲刺入掌心。

    “让你来收拾?哼,这白府上上下下哪一桩哪一件不是本夫人打理,老夫人,叫你一声母亲那是给你面子,可别给脸不要脸了。”

    贺氏她也算是看清楚了,这母子二人就是个骨子里自私的人,只要有权利在手,他们哪里又会管你的死活,等着,你们给我等着,终有一日她贺氏不会让这二人好过。

    当然,还有那个白清秋,这世上哪里会有那么巧的事儿,说碰上就碰上,气闷了哪里不好逛偏偏逛到了翡翠这里?

    卟嗵一声,翡翠跪下磕头:“夫人,对不起,是我糊涂了,您放心,以后我绝不会如此,定要助夫人一臂之力。”

    贺氏看到这里,心情才算勉强平顺了下来,总算有一个对她是忠心的。

    “xiǎo jiě,您何苦这般点拔贺氏,难道你就不怕她利用翡翠的肚子为其所用,到时候若是真生下一男半女,那就真是给贺氏添了个助力了?

    还有,那贺氏看您的背影都是狠毒的,想必一定是猜到了此事也有你在其中搅和,以后这目光又要回到这里了。”

    兰香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清秋院平静了几日,却没想到又要面对这府中阴司,想想都累啊。

    xiǎo jiě将老夫人送回福寿院便出来了,白老夫人也没说半句留住的话,兰香想到这里,肚子里的那口闷气又升了上来。

    助力?

    真的是这样吗?

    白清秋可不这么觉得。

    “翡翠还没贺氏的丫鬟身份转过来呢,若是真到那个时候,这助力只怕也会变马崔命符。至于你说的狠毒,她贺氏又有哪一天不想我死的,这宅子里的斗争只要有姨娘,便会生生不息。

    算了,不说了,本xiǎo jiě这两天被那个徐老头可折腾死了,走,咱睡个回笼觉去。”

    白清秋若不是为了看这么一场好戏,才不舍得众床上爬起来呢。

    “xiǎo jiě,不好了,白清月从祠堂里放了出来。”岚轩此时急急而报。

    什么,这么快?

    “这怎么可能,这才几天连半个月都没有呢?”兰香不信。

    “是我亲眼看见的。”岚轩其实也不敢相信,这也太欺负人了。

    白清秋关心的不是多久,而是,“是谁放她出来的。”

    “是白老夫人,就在方才xiǎo jiě走出福院的时候对王嬷嬷下的令。”

    岚轩说到这里,自己都替xiǎo jiě不值了,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给xiǎo jiě闺誉造成了这般大的损害,老夫人只关了这么几天便放出来了,她这般做为,真是让人寒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