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想跟xiǎo jiě斗,你只有被虐的份-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二十九章 想跟xiǎo jiě斗,你只有被虐的份

    第一百二十九章想跟xiǎo jiě斗,你只有被虐的份

    寒心吗?

    白清秋不会这么觉得,她向来是个残忍又狠心的女人,不仅对别人狠心,更对自己狠心。

    还记得当初孤儿院,她明明有机会被一个富豪又慈善的人收养,可是她想也没想的拒绝了,更拿起小刀在自己身划出一道血痕将收养者震退,你说她狠不狠心?像她这样一个女人,是不是连寒心的资格都没有了?

    再者白府的一切毕竟与她无关,当白老夫人说出那般质问和露出那种眼神之时,她甚至可感觉自己可以理解。

    与其说寒心,倒不如说白清秋完完全全的变回了原先那个自己,那个冰冷的自己。

    可是她又不后悔,不后悔将白老夫人从那地方捞出来,毕竟,欠人家的,是要还的。不过,这并不代表她白清秋会任意让人欺到头上来。

    “府里的情况,你们要给我盯着,尤其是贺氏那头,若是有一丝异动,你也要给我报,对了,君若凌的那些暗卫呢,没吃白饭吧。”

    吃白饭?岚轩嘴有些抽,也只有xiǎo jiě敢这样说凌王的暗卫吧。

    “xiǎo jiě,他们已经将整个白府掌控了,就算是哪只蚊子在谁身上叮一口都知道。”

    说到这里,岚轩有种莫明的激动,自打从李姨娘院中出来,xiǎo jiě便将隐藏的暗卫一个个用针刺了出来,想到那日如天女散花般的针法着实让她吓了一跳,没想到xiǎo jiě也是个中高手。

    那些暗卫犹如熟落的桃子般纷纷着地,好不狼狈,xiǎo jiě没有给他们思考的空间,直接一句:她若心情不好,君若凌的毒也会好得慢,你们看着办。

    此话一出,将所有人都震住,只有咬牙听令了,一个时辰之后,白府完全的落入了xiǎo jiě的掌控,翡翠的**和上吊,都是xiǎo jiě在暗中操控,所以,想跟xiǎo jiě斗,你只有被虐的份。

    “不错,告诉他们,若是干得好,本xiǎo jiě给他们加道菜。”

    白清秋不是等人来宰的,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掌握一切信息,从中调配以达到重重打击敌人的效果。

    贺氏猜得不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翡翠能一大早上吊还有老夫人胸闷气短,一步步都在她的算计之中。既然到了这里,那也别再如小媳妇似的扭扭捏捏的了,干吧,开始干起来吧。

    白清秋白裙一撂,挺直背脊,稳步消失在充满绿意盎然的蛹道之上。

    贺氏永远也想不到,除了翡翠之外,白远涛竟接连的宠幸了好几个丫鬟,稍稍有些姿色的便抬为姨娘,其余的不是通房则是暖床丫鬟。

    白远涛的这种近乎于种马的行径还不是贺氏最恼的,最恼的是,他上的那些个丫鬟是她院子里的丫鬟?

    这叫什么1;150850295305065事儿,这叫什么事儿?

    难不成她贺碧如竟真的有那么大方,让她的夫君分享给这些人吗,又或者说她难道要与那些个贱婢争风吃醋不成?

    “混账,真真是混账东西。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贺氏再也忍不住心头的那阵怒火,抄起手边花鸟粉彩茶盏摔了个粉碎,干净的青砖上冒着阵阵热气,刚泡开的碧螺春茶叶满地狼狼藉。

    “我难道做得还不够吗,不是已经将翡翠给他了吗,他到底还想怎么样?”

    “他不是自称礼部尚书,自称最要规矩的人吗,可是这一连抬了两三个姨娘,要了三四个通房又是怎么回事儿?”

    贺氏快气疯了,她还打算着让翡翠作为后备替她生养的,可是没想到突然冒出这么多个姨娘,那她又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无后吗?

    不可以,这种事绝对不可以发生,她贺碧如强了前半辈子,这后半辈子绝不能让姨娘和庶子庶女踩她的头上作威作福。

    贺氏怒气冲天,曹嬷嬷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声不坑的垂首而立。她是聪明人,绝不会在贺氏怒极的时候开口,这钉子,她不碰。

    “曹嬷嬷,去,去给我查,本夫人就不信,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贺氏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暗中之人一连送了她这么多个姨娘,她却一点都不知情?

    突然被点名,曹嬷嬷紧了身子,恭身应是。

    就在此时,外头一道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

    “贺氏,贺氏,你给本xiǎo jiě出来。”

    不知怎的,贺氏听到这个声音竟有种脑门儿突突的感觉,不待贺氏有所动作,白清月不善的声音度响起。

    “别以为躲在屋子里我白清月就不知道你的心思了?怎么,有本事借白清竹的口与本xiǎo jiě”

    “三xiǎo jiě?”贺氏立却大喝止道。

    “联合”两个字不没出口,贺氏便猛的推开房门厉声喝断,光天化日之下,耳目众多,她竟敢这般大胆的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个笨蛋。

    白清月见到贺氏,略带苍白的脸上挂起了讽刺的笑容,“你终于肯舍得出来了?”

    贺氏见白清月根本连脸色都不懂得隐藏,真是暗暗后悔她为什么会选她?白清竹都比她强,只可惜白清竹的背景不值一提。

    “三xiǎo jiě说的哪里话,本夫人一直在屋子里,只不过刚刚稍作休息罢了。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大热天的也不知道打个扇子,通通下去各领五大板子。”

    贺氏有火无处发,这些个丫鬟婆子也是撞枪口上了。

    白清月这才消了火,不过她不是来看贺氏耍威风的,宽大水袖一甩,白府三xiǎo jiě气质尽显。

    “别废话了,办正事吧,本xiǎo jiě的仇还要报。”白清秋,她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了。

    说罢,白清月抬脚便往房内走去,根本不管贺氏的脸色是有多难看

    而此时琼雅院中,李姨娘根不知道白清月从祠堂里出来了,也不知道她出来不是去看她,而是去了贺氏那处,甚至是呆了很晚才出来。

    她唯一知道的是,白清月第二日一大早便冲入琼雅院,毫不留情的冲她开口说道。

    “姨娘,我的婚事,该提上日程了吧。”白清月连正眼都没看李姨娘,便直白的说道。

    “清月,你来了。”

    李姨娘见白清月喜不自胜,伸手过去就想拉住她的娇嫩的小手,可是得到的却白清月冷漠避开,这一避也将李姨娘避了个呆愣。

    “姨娘,本xiǎo jiě的说的话,你听见没有,我的婚事,该提上日程了。”白清月再度说道,那冰冷,又直白得让让人无法接受。

    这,这像是一个女儿说的话吗,她的亲生姨娘残废在前,非但不闻不问,而且在第一在次见面之时居然不问好,反倒是,反倒是要关心起她的婚事了?

    白清月的态度落在伺候的丫鬟婆子眼里,竟真的是寒了人心了,还不如大xiǎo jiě做得体面,至少白清秋还来过一次,而且还帮了徐院首助李姨娘恢复,相比之下,白清月的良心还真被狗吃了。

    可是她们不敢说,因为主子之间的事情,也容不得她们插嘴,置喙。

    “清月,你这是怎么了,怎的突然提起了婚事?”

    寒心归寒心,但女儿却是她亲生的,这点李姨娘清楚得很,也正因为清楚,所有她才永远跨不出这道坎。

    “什么叫突然?本xiǎo jiě替太子以命挡刀也这么久了,总该有个回音吧?”

    白清月很害怕,害怕事实如贺氏所预料的那般,李姨娘根本就没有将她的事情放在眼里,她在怪她,怪她自从受伤后没有做到尽女儿的职责,所以,才将她太子妃一事给抛之脑后的。

    所以,她才会不顾一切的冲进来,问个清楚,说个明白。

    “回音?”李姨娘坐木质轮椅之上,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清月,这回不回音的,岂是我能说了算?”

    白清月的心思她一直都知道,可是她废了这么久,又与外界失去联系,她又如何知道太子的想法,更何况,太子妃一事就算是太子同意,那也是要经过皇上首肯的。

    她只不过是个姨娘而已,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去左右皇上和太子的意愿?白清月她,她不会是糊涂了吧。

    “你是说了不算,可是你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儿子,我的好哥哥可是太子伴读,他天天陪在太子身边,哪里就会没有机会?”

    “清流?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本xiǎo jiě告诉你,这事儿我是对你说了,无论如何,你也要替我做,三日,我给你三日的时间,若是不给我一个回复,你应该知道我什做出什么事来。”

    说罢白清月便头也不回的踏出李姨娘的屋子,李姨娘瞪着眼睛,只能目睹那个远去的俏影,那身极美的月色长裙透过阳光照射,隐隐折射出一朵巨大的芍药花来。

    “芍药毕竟不是牡丹,清月,你,你这是在逼死我,逼死你哥哥吗?”

    太子伴读,世人眼中公子哥最高的位置所在,可是谁又能知道这伴君如伴虎的危险?

    白清月不知道,可她李姨娘是知道的,这让她如何是好,是应了女儿的要求为难儿子,还是拒了女儿,保护儿子?

    李姨娘思绪千回百转,只感觉背后有一道极重的压力暗暗袭来,让她喘不过气来,这是个两难的选择,无论谁面对这样的选择都是艰难的。

    可是,白府里没有任何人会帮她,甚至只会看她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