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不跟她废话,先虐了一顿再说-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三十章 不跟她废话,先虐了一顿再说

    第一百三十章不跟她废话,先虐了一顿再说

    没有人能帮李姨娘?

    那可不见得,至少白清秋是极乐意帮这个忙的。

    纤长的手指握着自制的鹅毛笔在白纸之上刷刷刷快速写下一行字来,而后利落装入小竹筒之中,交给身边暗卫。

    “交给君若凌,告诉他,本大xiǎo jiě一定要看到成果。”

    “是,大xiǎo jiě。”暗卫接过竹签领命而去。

    “等等,还有这个,也一并带给他。”

    白清秋将早早包好了的一个包裹交到了暗卫手中,暗卫接过,本能的晃了晃,却惹来白清秋一记刀眼,吓得暗卫赶紧立正。

    “里面的东西若是打翻了,小心你家主子揭了你的皮。”

    暗卫嘴抽,不放过他的哪里是主子,应该是她才对,白大xiǎo jiě尽会拿主子说事儿,不过暗卫依旧恭敬应是,小心的端着包裹,消失于眼前。

    白清秋办完事,长长的呼出口气,目光看着手中的鹅毛笔发起呆来。

    白府这个戏台子所有唱戏的人都闪亮登场了,她要做的就是步步为营,狠虐渣渣的同时找出自己的身世。

    从李姨娘得知婉儿当年血崩而死,在古代这种难产而死的女人不在少数,可怪就怪在,婉儿身边难道就连一个人都没有吗?哪怕是个年长的嬷嬷也好啊。

    可是,无论她如何打探,都探不到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好像婉儿从来都是孤身一人似的。

    再想到白老夫人那种从内心不敢面对她的眼神,这更让她心头沉重了起来,事情绝没有想的那般简单,婉儿的身份应该极为特殊,而这也造就了她的身份同样特殊的存在。

    皇上以前不杀应该也就是介于她特殊的身份,现在却非杀不可,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让他不得不将我给杀了?”

    白清秋低声喃道,脑子里不断的想从重重迷雾和少时的线索之中找出有用的情报。

    娘啊,这实在是太烧脑了,她二十多年的脑细胞都用在这上头了,连备战高考那会都没这么积极过。

    白清秋身子倒了下去,砸在软被之上,长长的吐出口浊气,气息喷出将额前碎发吹起,表情有说不出的烦闷来。

    “小清秋,小清秋,你看看老夫这一针扎得怎么样?”

    这时,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徐院首如入无人之境般跑了进来,还有那修剪得平整的胡子脸带着满满的兴奋。

    白清秋翻了翻白眼,怎么一个两个都是这样?还以为没了池老那个不着边际的人在耳边叨叨日子会清闲一点,可没想到,连看上去高大上的徐院首居然也开始向池老靠近了。

    “小清秋你看,按你说的,我这个神门穴扎得怎么样?而且我检查过了,并没有扎到里面的薄纸,不过,为什么心经脉却要扎神门呢,不是应该扎天泉天池的吗?哪怕是扎个周边穴也好啊”

    徐院首又开始了自言自语功能。

    白清秋实在头大,憋着一股闷气猛的坐了起来,“你还有完没完,都这么些天了,你说说看你这个徐院首做了什么正经之事?难不成,你来白府不是为了治李姨娘,而是跑来跟我学针的?”

    说到最后,白清秋的声音拔高了起来。

    她要疯了,一个是北神医,一个是太医院院首,这两个随便一个扔出去,哪个不是跺跺脚震三震的人物,可他们倒好,不务正业的来缠这么一个十四岁少女,真想问他们一句,要脸不?

    徐院首摸了摸胡子,正色道:“白大xiǎo jiě果然冰雪聪明,老夫正是此意,正所谓学无止境。”

    果然,是个不要脸的。

    “学无止境?你就吹吧,别以你来此目的我不知道,说吧,君若凌允了你什么好处,还有,既然你从宫里来,那么皇上那边是不是不好了?”

    白清秋目光微闪,虽然不能直接去问皇上为什么这么做,可是傍敲侧击她还是会的。

    徐院首发誓不再入宫,而这一次却破例,若是宫中真没出什么事儿她才不信,还有,这徐院首是君若凌弄来的,她更得小心应对了,那个男人极其腹黑,稍有疏忽将自己卖了还不知道。

    不过,白清秋的两句问话的确是纠住了关键,徐院首胡子一抖,吱吱唔唔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白清秋见此,心中暗道果然有猫腻,不过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恬静了起来。

    “徐院首,不瞒你说,你能来这白府,是我向君若凌要的,只不过,我以为他会随便弄个什么太医来,却没想到是你。你也看到了,这白府的水不比皇宫浅,你确定,还要呆在这里吗?”

    白清秋嘴角扬起个好看的弧度,徐院首心头一紧,这样的笑容十分熟悉,好像那只叫君若凌的狐狸。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徐院首感觉不妙。

    这个白大xiǎo jiě虽然他未接触过,可是她的“事迹”却早有耳闻,从一个痴傻之人再到秦府夺魁,这样的跨度实在太大,不得不让人记住和奇怪。

    但当时他也是只是听听而已并未放在心上,可是当你真正接触她之时,便会被其深深感染,不仅聪明睿智,而且布局极为精密,更有一副不输于凌王的硬心肠和凌厉手段,白清秋竟然敢连自己的父亲都算计,不得不说,她是个胆大的。

    再加上她针法绝绝,更让这个不及笄的少女身上散发着某种光芒,这种光芒让他仰视。

    “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这世上有种人,知道得越多,死的就会越惨吗?”白清秋勾起唇角,清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徐院首。

    “不不,你不会是想shā rén灭口吧?”

    徐院首声音拔尖,看着眼前绝美少女,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她应该没有开玩笑才对。

    “如果不想死得太惨,那就告诉我,你所有知道的皇宫之事。”

    皇宫之事?

    徐院首明白了,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不过。

    “那你还是杀了我吧。”徐院首两手一摊,“反正老夫早晚是个死,你不是也说过吗,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不过在死之前,你得教会我针法。”

    卟。

    白清秋瞬间内伤,这个徐院首,他脑子里装的是浆糊吧,他都要死了还要她教针法,这是啥思维,难不成要将这针法带到阎罗殿去不成?他真能想。

    不过。“真的想学针法?”

    “自然。”

    “可以,用你的消息换我的针法。”

    这回轮到徐院首内伤了,苦着脸提声道:“小清秋,不带这么玩人1;150850295305065的。”

    白清秋不说话,只回给她一个恬美笑容,目光深处发着邪魅之光,换不换全看他自己了。

    徐院首咬牙暗骂,“又是一只小狐狸。”

    二人话还未说完,岚轩便急急从房外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丝兴奋,瞧都没瞧徐院首那委屈的模样直接来到榻前,对着白清秋就是一阵耳语。

    白清秋见岚轩过来,眼睛放着光亮,看来放出去的鱼饵有收获了。

    听着岚轩的消息,眉头微蹙,嘴边的笑容越发的冷了,漆黑的眸子里凝结出一道冰霜。

    “要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在我白清秋眼皮子底下玩花样,她竟真的以为我不敢对她下手吗?”

    怒了,白清秋绝对是怒了。

    “xiǎo jiě,人已经被我给绑了,就在柴房,要如何处置?”岚轩禀道。

    “如何处置,既然敢做,那她就该有敢当的气质,岚轩,走,让本xiǎo jiě会会那人。”

    白清秋翻身下床,穿上绣鞋,便往外冲了出去,活像是慢了一步,那人就消失不见了一般。

    而另一处,李姨娘满头大汗的推着轮椅入院。

    “你们几个死人不成,还不快将院门给我关了,别以为我残了便拿捏不住你们,要知道,你们的卖身契还在我的手上。”

    李姨娘无故发火,四婆子心惊胆颤,“是,姨娘。”

    她也不是第一次发火了,可是火发得像这般莫明其妙的还是第一次。只是她们岂能知道李姨娘现在的心情。

    宽大的锦衣之下,李姨娘发白的指关紧紧的捏着一个荷包,心突突的跳个不停,她也是没有办法了,她也是被逼的,否则也不会通过这么一个危险的渠道向清流透露消息。

    清月的脾气她清楚的很,说三天便是三天,否则三天后极有可能看到的是她冰冷的尸体。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李姨娘心下更是发起狠来。

    “不是我想,而是我为你们做了十四年,回报一二总是可以的吧。皇上啊皇上,用十四年的辛苦换取女儿的幸福,这笔账其实很划得来,不是吗?”

    李姨娘强行吸了口气而后缓缓吐出,将这个念头坚定起来,她的心好像也没那么害怕了,可她又如何知道,那个跟她接头的人此时早已被人控制了起来。

    雷厉风行,白清秋很快来到柴房,猛的一脚踹开了柴房的门,透过月光便看到柴堆边一个五花大绑的老嬷嬷倒在一边,凌乱的发间一张并不怎么陌生的脸。

    “大,大xiǎo jiě,老奴犯了什么错,你,你竟将老奴绑起来?”

    果然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老货,白清秋也没跟她多废话,先虐了一顿再说。

    咻。

    纤指一翻,一枚银针落于指尖,带着锋利的寒光闪过老嬷嬷的眼睛。

    “你?大,大xiǎo jiě,你要干什么?”

    老嬷嬷害怕了,身体不断的向后退去,直到背碰到坚硬的柴和,对面的白清秋迈着优雅的步子紧逼过来,她显然已经无路可逃。

    “不,不,你不能这么对老奴,老奴可是很守规矩的。”

    “啊,痛死老奴了。”

    痛?

    现在痛是不是晚了点儿?

    人,总是这样,事情未发生之时要多骄傲便有多骄傲,可当一根针刺入肉里,刺痛你的神经之时才开始后悔起来,可是事已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