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没错,我就是疯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三十三章 没错,我就是疯了

    第一百三十三章没错,我就是疯了

    找死?

    白清秋挑眉勾唇,她在这里的年纪才十四岁,你真当她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吗?

    “白清月,有种把话再给我说一遍。”

    白清秋声音不重,可是听在众人耳中却有种莫明的震慑,那种震慑力不知在何时已经深入到她们的骨子里了。

    白府中人谁也没有想到当初那个人人得而欺之的痴傻xiǎo jiě有一天会是她们的魔咒,只要听到这个名字,便会感到全身发颤。

    也不知何时起,原先那个痴傻模样的大xiǎo jiě的面容已经记不得了,更清晰浮现的,是现在这张绝美高贵而又霸气的脸。

    白清月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她手臂被岚轩划过的伤口又开始疼了起来,这一疼也将她的理智给激了出来,银牙一咬,冷冷哼道。

    “白清秋,别一副得意的模样,呆会儿,有你哭的时候,来人,将桑嬷嬷的尸体给我抬上来,看她还有什么话说。”

    人,不是随便乱杀的,今时不同往日了,祖母不会让她好过,贺氏也不会放过她。因为,她们要顾及白府的名声,不是吗?

    白清竹说得对,她们看中的就是这个名声,所以才会在她散布谣言之时发那么大的火,然而这一次,她总没散布吧,这是白清秋她自己作死的杀死嬷嬷,那恶女之名是担定了。

    不多时,院外的的四婆子将桑嬷嬷的尸体抬了进来,一块白布盖身,白布底下是一个冷透了的尸体,桑嬷嬷的尸身在白布上只露出个轮廓,可这足以让人害怕到了极点。

    “白清秋,承认了吧,残杀自己院里的嬷嬷,这事种事,也只有你这种心狠手毒的人干出来,只要你承认了,本xiǎo jiě好心便会在祖母面前替你求情,如何?”

    白清月吸了口气,瞬间感觉这里的空气也没那么难闻,手臂上的伤口也不觉得疼。

    杀嬷嬷?

    白清秋把玩着手中黑鞭,“白清月,你没搞错吧,我杀她?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没有影的事儿你千万别乱说,若是祖母听到了,你猜她会不会将你再次关入祠堂?”

    “你?白清秋,就知道你不会承认,可是,证据摆面前,也不由得你抵赖。”

    白清月快步走过去,一把将桑嬷嬷的白布揭开,指着脖子上那道细长的剑伤说道。

    “看到了吧,这可是剑伤,整个白府也就只有你身边的这个丫鬟才有配剑,要比伤口吗,那你看看,我的手臂上的伤口是不是跟她脖子上的一样?”

    说罢,白清月撂起袖子,白细的手臂之上露出刚刚被岚轩所伤的剑痕放到桑嬷嬷身边一比,众人倒吸一口气。

    怎么会这样,桑嬷嬷真是大xiǎo jiě杀的?

    可是为什么?桑嬷嬷为人一向很好,也从未听说过她做了什么错事惹大xiǎo jiě不快啊,难道,难道大xiǎo jiě她真的有胡乱shā rén这一爱好?

    想到这里众人又是倒抽一口凉气,这,这也太可怕了吧。

    “白清月,这步棋下得不错。”白清秋勾唇一笑,古井深渊的眸子里发着清冷的光芒。

    看到这里再不懂,那她就是个笨蛋了。

    白清月最先怒气冲入清秋院惹岚轩动手,伤了手臂,而后再将桑嬷嬷尸体抬上,露出致命点,两下一个比较,她白清秋就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shā rén的罪名了。

    不过,光凭她一个人的力量似乎在太薄弱了些,只怕马上便会引来白府两大重量级的人物,到时候她南渊恶女之名又将重启,而且会受到白府严重的责罚。

    “大姐姐,这是一个局。”身边的白清风低声说道。

    白清秋挑眉,这小屁孩儿也不简单居然能想到这一层,白清风一大早鸡还没叫门还没开的便冲入院中了,难不成,他也知道了些什么?

    “不错,脑子果然比白清月的好使。”

    这一声夸赞让白清风嘴抽,“大姐姐,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若是贺氏和老夫人来了,你的南渊恶女之名可就定下了,你就不怕他们给你小鞋穿?”

    “怕?你家大姐姐我有什么好怕的,看,本xiǎo jiě可是有wǔ qì在手的人,若是谁敢动本xiǎo jiě我一根毫毛,它,可绝对不是吃素的。”白清秋手中长鞭晃了晃毫不惧色的说道。

    南渊恶女又如何?嫁不出去又如何,毁了白府的名誉又如何?

    她白清秋什么时候怕过?又什么时候会为了这些个虚名而将自己陷入被杀的境地过?

    贺氏,老夫人,白清月她们算什么,真的能让她这个狠心的女子改变性格吗?那她们也想太多了。

    “大xiǎo jiě?”

    “清秋?”

    就在这个时候,贺氏搀扶着白老夫人急急跨入院中,脸上那抹震惊和不可思议已经到达了最**。

    “祖母,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袒护的白府大xiǎo jiě,她竟二话不说将院子里的婆子给杀了,就是连孙女儿我也不放过啊,你看,你看我这伤口。”

    白清月冲了过去将手臂的剑伤露在白老夫rén miàn前,原本白嫩完美的肌肤上赫然一道剑伤,血从伤口里流了出来,顺着手臂流向指尖,看上去极为可怕。

    白老夫人被生生震退出去,脸色苍白,声音颤抖的质问:“清,清秋,这,这真是你做的?”

    她简直不敢相信白清秋会做出这等在事来,以前在安福堂时,她总以为打打小厮丫鬟婆子而已,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她居然连人都敢杀?

    白老夫人的表情落在白清风眼中,他竟有那么一丝心疼起身边的这个绝měi nǚ子了,老夫人竟然连问都不问,便已经开始笃定是她所做的了,同样是白府子嗣,这种偏博也太让人伤心了。

    而白清秋脸上没有半分的伤心之意,只见她乌黑的眼眸内带着淡淡的笑意,唇边提起的弧度依旧不变。

    “祖母,这种事情,你是不是问错人了?桑嬷嬷的尸体是白清月抬进来的,这砸了我院子,惹我丫鬟不快的人也是白清月,你是不是该问问她,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住口,白清秋你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不承认?别说那些个没用的,你就说说,该如何处置吧,正好,也当着祖母的面说个清楚,道个明白。”

    白清月一下子便冲了过去,可是离她五步的距离生生止住了脚步,因为那道黑鞭冰冷的让她可怕,可是白清月心里清楚,只要给白清秋任何机会,就算是再铁的铁证也会被她翻盘的。

    “说?你让本xiǎo jiě说什么,说杀了一个嬷嬷,还是说我白清秋就是个shā rén恶魔?好,好好好,那本xiǎo jiě今日就如你们所愿。”

    什,什么意思?

    白清月猛然抬头,瞬间有种不好的感觉,她,她该不会要当着祖母的面开起打来吧?

    她还没想完,一道黑色鞭影带着劲风破空而来,鞭子打得极快,白清月吓得她失声尖叫。

    “白清秋,你大胆。”

    “我就是大胆你又能耐我何?白清月,给你的教训你记不住,那便别怪本xiǎo jiě不客气。”

    娘的,她以为来了两个人她白清秋就会怕了不成?若不给她们点儿颜色瞧瞧还真当她白清秋死人了。

    啪的一声,五米多长的黑鞭再度打了过,来势极为凶猛,丝毫不留半点情面,黑鞭在她手中就如一条飞舞过来的长蛇,吐着漆黑的信子直直袭来。

    白清月想也没想便落荒而逃,她能有什么办法,白清秋的黑鞭从来不吃素。

    只见黑鞭所到之处,鞭风就在地面激起一道细小的烟尘,啪的一声黑鞭着地,更是打出一道深深的鞭痕来。

    嘶,这下手下也太重了。

    这等力道若是落在了人的身上,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在老夫rén miàn前,难道她就没想过后果?白清秋,她真的一点也不怕吗?

    贺氏猛的抬头,看着那个手持长鞭的女子,一袭白色衣裙将姣好的身子包裹,头上只随意的挽了个髻插了枚白玉发簪,可就是这样最不起眼的打扮却让她的霸凌之气突显。

    她以前真是看错她了,总以为是个闺阁女子除了宅中内斗之外没什么了,可是现在,她却不敢这么想,因为任何宅中阴司在那可以shā rén的wǔ qì之下都显得苍白无力,面对强大的杀气,若是没有强大的力量回击,对方也只有死路一条。

    贺氏的心也在这1;150850295305065里受到了极大的震憾,难怪皇上对白清秋无能为力了,像这样聪明又强势的女人,就算是她,也不一定能够一举击倒。白清月这回算是真的在太岁头上动土了。

    “疯了,白清秋,你疯了不成?”

    白清月吓得唇色发白若不是她跑得快,只怕这重重的鞭子就要打在她的身上了,她可不要皮开肉绽,不要成为黑鞭上的那块肉丝。

    “疯了?”白清秋冰寒着的在眸子里射出道道冷箭,“没错,我就是疯了,今日谁要是敢再说一句,就不要怪本xiǎo jiě手下无情。”

    手下无情?

    白清秋她真的是疯了吧,难道要当着白老夫人的面动手不成?难道她就不怕背负一个不悌不孝的罪名吗?

    众人狠吸一口报,目光齐聚在那个霸气的女子身上,这,真的是太大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