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这是你自找的-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这是你自找的

    大胆?

    如果白清秋胆子再小点儿,指不定现在坟头的草都有人高了,原主“白清秋”她不就是死在了胆小上吗?

    任人而欺十四年了,这也应该够了吧。

    李姨娘,白远涛,白清月他们怎的就不肯放过她?现在再加上贺氏,白老夫人,难道她白清秋就真的不能活吗?就真的这般碍他们的眼吗?

    啪,手中黑鞭再度一抖,就在虚空之中闪出一道漂亮的鞭花,一股由内而发的冰冷之气慢慢散了出来,这种气息让院中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寒而栗。

    白清月颤抖着身体步步后退,这样的白清秋只有在梦里见过,这模样就是地狱里走出的恶鬼般让人可怕。

    “白,白清秋,你,你别乱来,别过来。”

    她承认,她害怕,害怕的这样的白清秋,因为每当这个时候,她都感觉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白清秋轻意的就能将她捏死。

    “白清月,现在知道害怕了?早特么干嘛去了,一大早的来我清秋院闹事,当着我的面砸我的院伤我的人,还莫明其妙的抬了个尸体过来说是本xiǎo jiě我杀的?

    好啊,你不就是想知道我是不是恶女么,本xiǎo jiě现在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恶女,岚轩,将院门给我关了,今儿个要是谁敢踏出这里一步,别怪本xiǎo jiě的鞭子不长眼。”

    “是,xiǎo jiě。”

    岚轩动作很快,砰的一声,院门紧闭,她便手持长剑立门口,若是有人想出去,先吃她一剑再说。

    疯了,真的是疯了。

    大xiǎo jiě她关着的不仅是白清月,还有白老夫人啊,这门一关,她先前在老夫rén miàn前的所有宠爱都将尽失,一个本就不讨贺氏喜欢的大xiǎo jiě,以后在白府的处境岂不是更加艰难了。

    白清秋怎会不知这其中关节,可是她更清楚,一个人的宠爱能维持多久?一个月,一年还是一辈子?

    她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做不了深闺女子,更讨不来任何人的欢心,她只想在这个以权利著称的世界里寻找一片只属于自己的净土,哪怕这在世人看来是可笑的,不可能的,但她依旧坚持。

    “祖母,不好意思,让你看到这种血腥的画面,其实这不是我想做的,只是人生在世,总有一些人不想你好过,而对付他们的唯一办法,也只有我比她们更狠。”

    白清秋面无表情的说道,手中的黑鞭紧紧一握,既然缘份已尽,那便无须再为其洒下任何一丝感情,白老夫人怨也好,恨也罢,今日之事,必定要有个了结。

    “清,清秋?”

    白清秋的话让白老夫人脸上的红润尽数退去,她从进门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若非亲见,的确想不到白清秋竟然有如此凌厉的手段。

    不,也许这不是手段,而是胆量,有如此胆量敢在她的面前动武,她不是笨人应该知道后果才对,可是她却依旧这般做了。

    白老夫人只觉胸口有股气被生生压着不得而出,这口气让她很不舒服,比那毒发作之时还要痛苦。

    “兰香小新,将祖母扶入房中,这些个阴司,不是祖母能看的。”

    扶入房中?

    这哪里是看不得,而是没了白老夫人,她更加的肆意吧。

    白清秋一声令下,兰香小新立即上前一左一右站在白老夫身边,将她“扶”了进去。

    白老夫人毕竟年迈,根本不敌两个年轻丫鬟的暗中力度,而且体内之毒已折磨了这么多年,早已失了根本,若不是一口气强撑着,她也活不到现在。

    “不,不能,白清秋,你不能这么做,祖母你不能进去啊,这个白清秋她根本就不是人,她会杀了我的。”

    白清月脸色大白,急忙伸手过去想要抓住她的救命稻草,白清秋是不会杀她,可是会让她生不如死的看着她带来的人1;150850295305065一个个惨死在她的黑鞭之下,不是她珍惜这些人的命,而是不敢相面对这么强势的白清秋而已,这对她无疑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白清秋冷哼,不理白清月那欠收拾的脸,转身对着打砸她院子的丫鬟婆子看去。她的目光闪着箭利,众人心紧紧一抽,腿脚纷纷一软竟生生跪了下来,齐声求饶。

    “大xiǎo jiě饶命啊,奴婢老奴再也不敢了。”

    是真的不敢了,就算是白清月将她们一个个打死,也不会再来清秋院了,太可怕了,大xiǎo jiě是拿着鞭子站在那里都会让头皮发麻。

    “你?你们这些个贱奴,本xiǎo jiě要你何用?赏了那么多银子给你们,就是这样办事的吗?”

    “贱奴,贱奴,回去后本xiǎo jiě一定不会轻饶了你们,我,我非要将你们一个个发卖了不可。”

    白清月嘶声大叫,她最不想见到的场面来了,果然人人都害怕她这个恶女,跪服这个恶女,她才是白府嫡女啊。

    可是为什么这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白清秋身上,光是这一点,她居然都比不过。

    想到这里,白清月顿时感觉心口处又是一阵绞痛,原先替太子挡刀的伤口又一次发作了,越是痛,越是能激起白清月的愤怒。

    “白清秋,我,我要杀了你。”

    白清月突然捂着胸口猛冲了过去,原本娇美的小脸此时扭曲得不行。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坏了所有人,不仅是大xiǎo jiě疯了,就连三xiǎo jiě也疯了不成,竟然杀一个不可能杀的人。

    白清秋嘴角噙着冷笑,“这可是你自找的。”

    话音一落,白清秋抬起长腿,对白清月胸口狠狠踢去,她本就是跆拳道高手,再加上君若凌上回输送给她的内力,足以将白清月踢废。

    “啊。”

    白清月胸口一个剧痛,身本更如破布般横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砸落在地,激起地面一阵尘烟,白清月哇一声,喷出一口血来,鲜红的血极为刺目。

    这?

    众人根本来不及阻止,更不会想到白清秋会这般的手下不留情,对白清月下了死手。

    贺氏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场景,震惊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几次张嘴竟说不出一个字来。

    白清秋,现在不是一句大胆可以形容了。

    啪。

    黑色长鞭再次挥动,白清秋再度开口。

    “本xiǎo jiě说过,来这里的闹事的人,本xiǎo jiě一个也不会放过,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们不长眼,更不长心。”

    什么饶过,什么不关她们的事,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想逃脱罪则而找的借口,为什么白清月找上了她们不找别人,那还不是因为看在未来太子妃的面子上?

    所以,既然选择了对立面,就该有要承受的代价的觉悟。

    丫鬟婆子们听到这里,个个脸色发白了起来,大xiǎo jiě这是不打算饶过她们了,那,那她们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求大xiǎo jiě行行好放过我们吧,我们,我们也是被逼的。”

    “是啊大xiǎo jiě,我们也只不过是砸了花盆而已,并未伤人啊。”

    可是回答她们的,只有鞭响,白清秋不是笨蛋,岂会被她们这一阵求饶而放?

    长鞭打过,每一道鞭子的抬起和落下都会带起一阵鲜血,院子里瞬间变成了屠宰场,惨叫之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白清月这是第二次经历了,饶是心里建筑再强大,她也忍不住,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夫人,三xiǎo jiě她,好像晕过去了。”曹嬷嬷看着这遍地鲜血的清秋院,也是狠狠一震,白清秋她就是个蛮的。

    贺氏扫了一眼,冷冷哼道:“晕就晕吧,谁让她这般自作主张,草草的抬了个尸体进来,这不是打白清秋的脸么,真是蠢笨得可以。”

    白清月一口一个与她合作,可是没两日便就私自做主了,这不是看不起她么?落得今日的地步,那也是白清月自找,怨不得谁。

    而屋内,同样透过窗户看着满院的丫鬟婆子被打得血肉飞溅,嗷嗷直叫的模样,白老夫人心中更不好受了。

    “王嬷嬷,我,我这到底做得到底对是不对?”

    王嬷嬷心中一惊,老夫人这是在后悔吗?可是当初,她可并不是这么想的啊,难不成,难不成老夫人她有别的打算?

    王嬷嬷脑后瞬间想通了十四年前那场大雪中的事情,那日婉儿就要生产,而那一日,老夫人突然说要带着老爷赏雪,走了一条回廓,而那条回廓则是婉儿平日走所用。

    那日见老夫人人占了回廓,婉儿为了避开老爷折了回去,可就是在折回去的路上,一跤摔倒,当下便见了红。

    不知怎的,王嬷嬷此时脑子里想的就是这件事,而且,越来越清晰,越来越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老夫人明明知道婉儿待产在即,又明知道婉儿的生活习性,却又为何突然说要赏雪了,还带上老爷一道,明知道婉儿根本不见任何人的?

    老夫人这么做,只怕深意不只是赏雪吧。

    想到这里,王嬷嬷背手冷汗直出,她只是个奴才,知道的秘密越多,那也就代表着死得越快,当有一日老夫人败了,那么她相信,自己便会成为她的第一个替罪羔羊。

    “住手,大姐姐,快住手啊。”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了白清竹的焦急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