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稍有不慎,坠入的不仅是万仗深渊,更是万劫不复-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三十七章 稍有不慎,坠入的不仅是万仗深渊,更是万劫不复

    第一百三十七章稍有不慎,坠入的不仅是万仗深渊,更是万劫不复

    白清月醒了,在昏迷之中根本不知道圣旨的存在,若不是李姨娘急急来她说漏了嘴,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太子侧妃了?

    白清月两眼一抹黑,又昏死过去,这个打击对她来说,无疑是致命的,要知道她所想的根本不是什么侧妃,而是正妃啊,为了这个位置,她以说是弹精竭力了,甚至不顾死的危险去挡那黑衣人的剑。

    可是到头来呢,得到的只是一个侧妃?连圣旨都下了,一丝转圜的余地都不给。

    “白清秋,是你,一定是你暗中搞的鬼。”

    白清月再度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看着那幅鸳鸯戏水的账子恨恨道,手指深深的刺进肉里,尖尖的指甲刺破皮肉,连流出血来都不知道了。

    圣旨一下,白府沸腾了起来,就连平日时没有存在感的罗姨娘都有所动,向贺氏要了些上好的布料,准备给侧妃娘娘绣些小玩意儿,而贺氏也爽利的答应了,送了一匹上好的锦缎过去。

    可是最应该有动静的清秋院此时却一点作为都没有,别说是去清月院大肆看戏,就连丝讽刺的话都没有传出来。

    按理说大xiǎo jiě才是最有资格嘲笑的,毕竟斗了这么久,白清月终于闹了个天大的笑话,若不趁此机会大踩特踩,可真是对不起自己了。

    此时清秋院院门紧闭,将所有丫鬟婆子被白清秋无情的赶出院外,说要静静。

    难道,大xiǎo jiě不高兴了?也是,连一个庶女都能做上太子侧妃一位,这嫡xiǎo jiě的亲事还没有着落,定是受打击了。

    若是白清秋知道她们的想法,只怕会喷她们一1;150850295305065口盐汽水了,太子侧妃很了不起吗,还不是小三一个?有什么资格跟她叫板,她要嫁的人,约对是那人的唯一,若是有个侧妃妾室,她定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的说。

    不过,白的清秋现在没心思想这些个没用的,还是想想如何对付眼前的人吧。

    屋内一个绝美的男子,优雅的端坐于桌前,举手投足间尽显高贵之气,房内也因为此男子的到来而增色不少。

    “静静?小女人,你确定你这是静?”

    君若凌狭长的凤眼一眯,看着这满满一桌子的菜,虽然全部被碗盖住,可是鼻子灵敏的他还是嗅到了水煮鱼的味道,这鱼好像比昨夜的夜宵时的还要香上一分,真是让人食指大动。

    白清秋的嘴是抽了又抽,洗完澡就要享受她的美味大餐,见到的便是那只大妖孽已经坐在了桌前,吓得她小心肝儿一震,为以防外人知晓,便随口这么一说罢了。

    “凌王,您老怎么来了,白清风呢?”

    该不会被这厮给扔出去了吧,小心的瞄了眼君若凌,脸色略黑,白清秋心头一跳,真扔出去了?

    君若凌挑挑俊眉,凤眸深遂:“他不是要考状元么,本王让他回去好好了。白清秋,你忘了本王交代的话了?”

    君若凌声音越说越沉,周围空气瞬间紧张了起来。

    听到这话,白清秋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完了,君若凌又不高兴了,这厮,总是喜欢先对她来套规矩,而后再慢慢算账,介于他的武功高强,势力强大,她只能暂时屈于淫威了。

    “呵呵,凌王看你这话说的,您交代的话我哪里敢忘,我一直守着规矩呢,不信你问岚轩,我最近什么男人都没理,就是认认真真的虐渣,开开心心shā rén,我也不知道白清风这小屁孩他为什么会一大早的过来我这里,也许他是属老鼠的,闻着菜香味儿就过来了,我保证,不是我请他的,而且我跟他也没说上几句话。”

    白清秋立即伸出三根细长的手指,满脸狗腿的说道。

    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她在外头有多么的强大,可是只要是有君若凌的地方,她总是会不知觉的弱上三分。

    唉,冤孽啊。

    君若凌抬了抬凤眼,看着眼前刚沐完浴,身上充满着淡淡花香的绝měi nǚ子,还有乌黑的眸子一副可怜模样,暗暗叹了声,到底是谁冤孽谁?

    他见到她,同样是半点王爷之气都没有了,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男人而已,不自觉的目光会被转移到她的身上,会在意她的想法,他不是一个轻意被男女之情所左右的人,但遇上了小女人,他已然身不由已了。

    白清秋她根本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而且还是一只聪明又胆大的野马,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驯服的,稍有不慎,这匹马便脱离你的视线,奔向远方让你找也找不到。

    所以,他处处小心布置,即给她放任的自由,又不能让她太任性,这其中所费的心丝毫不压于当初逃宫。

    不过,无论如何,他是不会让任何男人有机会近她的身,发现她的独特的。

    暗暗轻咳了声,表情依旧的道:“当真?”

    “当真当真,比金子还真,好了话不多说,今儿个算你来得巧,本xiǎo jiě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对了,昨天的水煮鱼好吃吗?我的拿手绝活啊,这里还有还有。”

    白清秋再次扬起大大的笑容将水煮鱼端到在了君若凌面前,看她那八颗洁白的牙就知道她是有多么的真诚了。

    君若凌真是哭笑不得,只要小女人做错事,就会无尽的讨好他,虽然他不知道白清秋为什么那么看好白清风,不过,从小女人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对白清风并没那方面的意思,如若不然,白清风还能活到现在?

    “算你识相。”

    君若凌从油汪汪的汤中夹出一片嫩白鱼肉,放口中,那种鲜香麻辣瞬间充满着他的整个味蕾。

    南渊国人喜爱清淡,君若凌对吃食也不挑,可是这水煮鱼却给平淡的菜品中带来了强大的冲击,一时间竟感以前吃的菜都是猪吃的了。

    “好吃就多吃一点,还有这个,我做的一品红烧肉,表面上看它与一般的红烧肉没区别,可是实际上我是加了红曲的,吃起来即不油腻,又不发胖,也是我的拿手好菜。”

    “还有小青菜,荤素搭配才能让身体更健康。”

    “再来点汤润润喉。”

    白清秋见君若凌喜欢,忙得越发的欢快了起来,使劲的给他夹菜,而且时不时的自己吃上那么一口,大叫好吃。

    只是白清秋不知道,一个女子为一个男子夹菜,这在南渊是夫妻之间才有的,而且只有正室才可以这么做。

    兰香小新互视,这发展是不是太快了些,要不要教xiǎo jiě注意些规矩?不过,她们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跟xiǎo jiě讲规矩,无异于是对牛弹琴,左耳进右耳出的那种,到头来,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了。

    其实,像这样也不错,如平常夫妻一般的相处,没有那般多的规矩,不是更好,更温馨?

    二仆相视一笑,堂中帘曼悄悄放下,小声的退了出去,只留下xiǎo jiě与王爷的独处。

    这顿饭足足吃了一个时辰才算完,不过饭菜没收,空放在桌上,白清秋早早的将从一枚荷包放了桌上。

    “你看看,这个是我从桑嬷嬷身上弄来的。”

    荷包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用料只不过是一般的棉布,符合奴才们的身份。

    “你看出什么了?”君若凌知道,白清秋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否则,不会对一个荷包感兴趣。

    白清秋挑眉,跟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口舌,“桑嬷嬷只是交代,接受李姨娘消息,而后将消息从白府东南角扔出院外,我查过了,那个地方是个野竹林,人迹罕至,的确是个有接收消息的好地方。”

    如果她真的以为白府里有她一个眼线,桑嬷嬷绝对是在侮辱她的智商。

    “还有,你看这个。”

    白清秋又拿出另一个荷包出来在,这个比桑嬷嬷的无论材质用料还是绣工上都要高上一层,可是重点不于此,而是那荷包上的图案。

    君若凌又眼微眯,“原来,这才是他们联系的关键所在。”

    “没错,这是李姨娘的荷包,绣着的是两朵花瓣,这是桑嬷嬷的,绣的是三朵花瓣,只要李姨娘一有消息,只人要在腰间系上这个两朵花瓣的荷包在府里走上一圈,桑嬷嬷自然知道了。”

    “本王的皇兄在这方面做得倒是周密,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荷包,即不显露身会又可传弟消息。”君若凌冷哼。

    “百密也终有一疏,不过,看到这两个荷包,我就想到了第三个。”

    白清秋又将第三个荷包摆了出来,这个荷包比她们二人的更加好看,无论是绣工还是面料,都是上等货色。

    “还记得白清月挡刀,李姨娘变残的那一日吗,我与白清竹在青风亭打赌,赢回来的,当时我怎么样都破解不了其中信息,现在,可以主产是真相大白了,那潜藏在白府中的第三个人,就是我的好四妹,白清竹。”

    无论如何她也没想到,白清竹竟然会是皇上的人,一个年纪不过十三岁的少女,竟然有如此沉的心机,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这三个荷包,白清秋顿时感觉一种无形的压迫之力向她狠狠袭来,脚下更是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坠入的不仅是万仗深渊,更是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