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吃老娘一鞭-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吃老娘一鞭

    “有何可惧?大不了,本王倾尽所有,让他们消失便罢。”

    君若凌低沉有力地声音蓦然响在白清秋头顶,语气中的那份霸气让人不敢忽视,周身上下隐隐散发着凌厉之气。

    白清秋猛的抬头,落入的却是那道冰冷而又深遂的眸子里,他怒了,是因为她吗?

    “这不关”你的事。

    白清秋别过目光不敢看,这样的男子就是人中龙凤,他有让女人疯狂的本钱。可是那个疯狂的女人不是她。

    白清秋相信君若凌有这样的本事更有这样的气魄,只要他愿意,别说是让白府中人消失,就算是让皇上消失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他不愿去做更不屑去做。

    不过,这句极为霸道的话听在她耳内是那样的顺耳顺心,没来由的一股莫明的激动在胸口涌动,他总是这样,不经意间总能带给她别样的温暖,让她享受到了被保护,被呵护,被宠溺的滋味。

    “什么不关本王的事?白清秋,你以为你能够逃得掉吗,自从你出现在跛子峰,自从你为本王刺下第一枚针的时候,你以为他不知道吗?再者说,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白府,本王还不看在哪里,就算是白府被灭,他敢对本王说半个不字?”

    君若凌的话再次响起,这一回他不再隐瞒,更是直言不讳。

    白清秋心头一震,她哪里不知道她已经逃不掉了,不管她是不是皇上要除掉的人,光是一个有可能治愈凌王碧落毒的人,皇上也不会饶过她。

    她不是没有想过,为什么李姨娘要诓她去跛子峰,因为她知道行云寺就离那处不远,而那个地方是君若凌的地方,可是事情就是有那么巧,君若凌突然毒发了,也恰巧被她看见。

    若是不是她变聪明了懂得针术,她相信,君若凌会毫不犹豫的将她杀了,而皇上更会借口向凌王府发难。

    真是一箭双雕啊,好毒的计,好狠的心。

    白清秋手指紧了又紧,这哪里是古代观光生活,根本就是练狱般的存在,以前的穿越都是骗人的,什么可以用现代的东西混生风生水起,什么横扫整个时代,这就是好看的,否则怎么到了她这里,一切东西都变了呢,就连活着,那那般的艰难。

    “你在害怕?”

    “害怕,是啊,我在害怕,我才十四岁,难道我就不应该有怕的权利吗?”

    “那你会退出?”

    “退出?君若凌,你认识的白清秋像是玩不起的人吗?本xiǎo jiě害怕,那么,他们也别想好过,凌王,你会退吗?”

    “退?在本王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退这个字。”

    退,就是死。

    他不能死,他还没有查出母妃死因,当年父皇答应过母妃要放她归去,可是为什么等来的却是一杯毒酒,一杯见血封喉的毒酒,母妃当时痛得连最后的遗言都来不及交代便就这么去了。

    他恨,他恨这皇宫,恨住在这皇宫时原每一个人,若非是他们,母妃又岂会糟此横祸?所以,他要做的,就是查出当年之事,让主事者承受一次母妃当年的痛苦。

    局时,二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虑之中,一时间没有语言更没有目光对视,可是二人身上均散发着了强大的气息,这种气息即各自为政,又相辅相成。

    暗中暗卫都被此气息所震,主子本就是强大无比,可是能与主子相配的女子,这世间除了白清秋,便再无任何人了。

    夜渐深,黑夜再一次的笼罩着整个白府,更笼罩着整个南渊国,现在的南渊看上去国泰民安,可是只有少数人知道,它是有多么的不堪一击。

    君若凌走了,白清秋竟然生出一丝空落来,睡在长长的榻上,透过窗棂看着外头点点星辰,到底何时,她才能知道真正的身世?

    或许,她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身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也许婉儿只不过是长得美点,让皇上垂延,婉儿性烈,所以想法子逃走,小气狠毒的皇上便对她下了死手,再将仇恨转移到她身上。

    白清秋漫天的想着这些狗血的事情,无意间竟将事情猜透。

    可是白清秋已经无心想下去了,而是小心的防备着白府里的一切,白清月不会就此放过她的,暗卫来报,她已经与贺氏接上头了,正密谋着一场大事呢。

    “不管是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再不济,不是还有君若凌这张王牌么,怕个吊啊。”

    想到这里,白清秋的心瞬间通透了起来。

    抱着身下的薄被,一个翻身便将自己身体盖住,准备睡个大头觉,可就在这时院外却传来岚轩一声沉喝。

    “什么人在此?”

    声音刚落,便听外头一阵剑响,白清秋想也没想,抄起挂在柱子上的长鞭踢门而去。

    “你爷爷的,竟然有胆子闯到清秋院?看来,本事不胆子也不小。”

    经过今日一事,白府所有人都知道,任何地方都可以去,唯独这个院子,就是他们所有人的禁忌。

    漆黑的院中,只有四盏角灯,灯影之下两个全身被黑衣包裹的男子正与岚轩和暗卫对打。

    黑衣人的剑招极为怪异,而且招招致命,每一刀下去必带着伤人之气,不仅如此,他们出手极快,二人武功不是很高,可是配合在一起却能做到功守兼备,岚轩与暗卫竟一时拿不下,而且险些伤了要害。

    果然不是一般的shā shǒu,白清秋冷眉一横,娇喝一声,“吃老娘一鞭。”

    说罢,执起长鞭对着其中一个兜头而去,黑色长鞭就在黑衣rén miàn前闪出道道鞭。

    说实在的,白天她还没打够,而现在,完全的的可以大施手脚了,她的鞭子使得极为凌厉,方才还是岚轩主场,此时却已经换成了白清秋。

    二黑衣人节节后退,若不是防守得紧密,只怕身上早有鞭痕了吧。

    他们没有想到,在南渊国的府里居然还有这样好身手的xiǎo jiě存在,一时间更不敢大意,手下越发的狠了起来,不得已之下,扔掉长剑换成各自寸手兵器,一对金弯刀。

    白清秋冰冷的勾唇一笑,“换兵器了?就算是你们现在换裤子也休想逃现出这里。”

    “那就试试,不过,你倒是第一个逼我二人亮出金丝弯刀的人,就算是你败在我刀下,我们也会记住你的。”

    他们也是从死神堆里出来的,来到南渊这么些日子,今夜却被一个未及笄的少女逼出看家本领,若是主子知道了,定然是要发怒了。

    “败?你特么哪只眼睛看到老娘我会败的,就冲你这句话,老娘我先将你收拾了。岚轩,这个交给我,另一个,任你们玩,若是他跑了,从今晚后你们就与水煮鱼说永别吧。”

    与水煮鱼说永别?这怎么可以?

    “xiǎo jiě放心,交给我们了。”岚轩保证道。

    白清秋长鞭再次挥出破空而去,黑衣人弯刀急忙拍向长鞭,就在他以为不过如此之时,便又见长鞭借势对着另一人打去,另一个情急之下后退一步。

    可就是这后退,便让岚轩钻了个空子,一剑横扫千军便彻底将二人分开。

    xiǎo jiě真是聪明,此两个人有防有攻,配合极为默契,可是分开就不一样了,攻的不能防,防的也不能功,这就是他们的弱点。

    “你?”

    黑衣人蒙着面,可是从他此时血气涌动的速度来看,应该是发怒了。

    白清秋冷哼,“我什么我,有胆子来刺杀于我,那么应该想到,你们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看鞭。”

    白清秋手下不留情,长鞭再次打出,招招对着的是黑衣人的要害,黑衣人没了防守,身上不多时便几处挂彩,节节后退。

    啪。

    又是黑鞭驱过去,黑衣人使出浑身解数,险险躲过,可是鞭尾处一枚长针急急回过,就黑衣人胸前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中子,针尖带起一窜长长血珠。

    黑衣人脸色大变,他出手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一个女了伤了,若是那鞭尾不是划过,而是刺入,那他岂有命活?

    不待黑衣人回过神,白清秋抬脚飞身踢过,那一脚重重的踢当胸,黑衣人被踢飞出去,若不是他急时稳住脚步,只怕就要被打倒在地了。

    而此时,他的兄弟也被岚轩轻意拿下。

    “你?怎么会?”黑衣人脸色铁青,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哼,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和不会的,身为shā shǒu,你的话太多了,受死吧。”

    白清秋一向脾气就不好,而这两个人也好巧不巧的撞刀口上了,所有,今日必须有人以血来填补。

    手中长鞭不再留情,全身上下散发着渗人的杀气,一声沉喝,长鞭对着黑衣人强甩而去。

    可就在这时,一声极利的破空声起,直冲过来,白清秋想也没想将袭来之物反打回去。

    砰。

    一声闷响,暗器被打飞出去。

    啪啪啪。

    一阵清脆的掌声响起,“好鞭法。”

    白清秋目光一扫,便见墙头灾害上站着一个黑色衣袍的男子,男子同样蒙1;150850295305065面,看不清脸色,可是他那高高的颧骨,深遂的黑眸,白清秋可以做一个初步的判断。

    “原来,不是南渊国人,呵,真是有意思了,本xiǎo jiě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然有人请了外援?你是来救他们的吗?啧啧啧,可惜,本xiǎo jiě今日心情不好,这两个人,必死,岚轩,动手。”

    跟shā shǒu废话,她白清秋还没闲得蛋疼。

    什么,动手?他晕。

    墙头的黑衣男子脸色一变,根本来不及说话,救人要紧,扔下一枚烟雾弹,落荒而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