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四妹若是不想笑就别笑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四妹若是不想笑就别笑了

    卧槽,跑得真是比兔子还快。

    烟雾过后,那个墙头的男子和两个shā shǒu已经不在了,岚轩气得跺脚。

    “竟然用阴的,xiǎo jiě,怎么办?也不知是哪方派来的人,要不要让王爷查查?”

    太危险了,这接二连三的在清秋院闹事,到底还要不要活了?

    白清秋轻声一笑,“岚轩,不着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更何况,他们好像哪方的人都不是。”

    若是她所猜不错,这两个人只不过是进府打探的,看他们的武功路数和善使兵器,即不是白清流的剑奴,又不是江湖帮派,还有那个男子,虽被面巾蒙住,可是依旧能够从外部曲线看出,五官立体,根本就不是南渊国人。

    而且,她也不是半点收获都没有,手掌中一块玉佩静静的躺在手心,就在他打出烟雾弹时,她的长鞭看准了他腰间那块玉佩,趁机勾了过来。

    此玉极为沉手,玉体雪白通透,握在手心竟能生出一丝凉意。

    白清秋挑眉:“不错,像是个有钱的公子哥,就是人笨了点儿,大黑夜的穿个黑衣,腰间却系了块白玉,这不是让本xiǎo jiě挣点儿外快么?”

    此话一出,岚轩嘴抽得紧,xiǎo jiě,现在不是财迷的时候,能不能正经点,先查出来人的身份比较好?

    “好了,今天人你们的表现实在是让本xiǎo jiě失望,这清秋院里居然还能让外人进入?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清秋收起玉佩,面色认真道。

    她知道,君若凌派来的暗卫绝对不是擅离职守之辈,若不是有原因,只怕也不会出现这样的lòu dòng。

    有lòu dòng不怕,怕的是这个lòu dòng依旧存在。

    三个暗卫齐刷刷跪了下来,“大xiǎo jiě明鉴,就在黑衣人进来之时,属下见一黑影从院前飞过,我与老二飞身追出去,可,可没想到,这个时候被人钻了空子。”

    黑影?

    “你是说,你们发现的黑影是从白府院内飞过的吗?”

    “回大xiǎo jiě,正是。”

    白清秋蹙眉,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白府里皇上的三条狗都被她纠出来了,还没等她有所动作,她的院外又有另一个武功高强的人盯着,而这个人竟连两个暗卫都没追上,此人一定不简单。

    白清秋长长的叹了口气,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过她相信,潜水的总会有浮起来的一天,想再多也没用,否则,她的脑细胞又要再死几个了。

    “行了,此事到此为止,若是那人再出来,你们就给我来点儿阴的狠的,不要怕丢人。岚轩,明天你就去徐院首那里弄些巴豆粉,要最厉害的那种,身为暗卫,最重要的不是打杀,而是以最快的方式zhì fú敌人,明白不?不会用暗招的暗卫,不是好暗卫。”

    白清秋毫不客气教育了他们一翻,这古代陈旧的思绪一定要纠正过来。

    还别说,经过大xiǎo jiě这么一提点,这些暗卫的办事能力竟比以前的效率高出许多来。

    世间若论武功高低,那根本论不上来,他们以为自己就是高的,可是这世间有的是比他们武功高强的,比如今夜这个,所以,适时的用点招术,也不是什么坏事,即可以完成任务,又可以出奇不意,谁能想到一个暗卫还能阴他们呢?

    众人不是笨蛋,一点即透,顿时眼睛发亮了起来,激动的齐声道。

    “谢大xiǎo jiě指点,谢大xiǎo jiě不责之恩。”

    白清秋勾唇而笑,君若凌的人果然不错,没有一个是蠢蛋,白府里有他们,其实胜过千军万马,她还须担心什么,还须那般的自怨自艾吗?

    不,她以后再也不会有那种情绪了,就算是如履薄冰,她的身后也会有这些人,有君若凌,相信他一定会拉着她,不让她掉下去的。

    “好了,你们回去睡吧,今天夜宵我已经让小新准备了水煮鱼,吃完之后,好好的给本xiǎo jiě干,直到干死他们为止。”

    没想到打了一场架倒是将某些东西给思想给打通了,果然,她白清秋天生就不是什么乖乖女,她天生就适合打斗。

    白清秋想通之后,就连脚下的脚步也变得轻松起来,担着抢来的玉佩,美美的睡觉去了,睡饱了才有力气斗,不是吗?

    三暗卫张嘴一笑:“谢大xiǎo jiě赏赐。”

    白清秋满意点头,强将不差饿兵,这是白清秋的一惯原则。

    今夜没有月亮,只有星星,南渊的夜其实很黑,黑得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黑布罩在其上,而这些星得也只不过是从黑布的细小破洞里透过强光射进来的一般,根本没有丝毫美感可言。

    不过很快,这些星星便随着黑布的消失而一道消失了。

    清晨,夏日带着微风吹过白府院子里的花盆,带动起一阵叶子1;150850295305065在磨擦之声。

    福寿院,小辈们依旧按时过来请安,一切又似乎回到了原先的模样,可是谁都清楚,回不去了。

    白老夫人一夜未睡好,眼底下的青肿就是再敷三枚熟悉鸡蛋也是不行了。

    “祖母,您这是?”

    “无事,我只不过是在想清月的圣旨而已。”白老夫人说道。

    她这么说,白清竹却不一定相信,不过她是真心心疼白老夫人的,“祖母,三姐婚事已定,再怎么说她也是皇家中人了,您就是不想三姐出嫁,也无济于是啊。”

    白老夫人抬头,看着白清竹满是稚嫩的脸上带着安慰之语。

    真是没想到,到头来留在她身边伺侯的,会是一个最不起眼的庶女,她原先还以为会是白清秋呢,至少他是因为她才受的十四年的苦,不是吗?

    “清竹,你是个好孩子,不过你放心,你们都是我白府后世子嗣,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便会将你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既然那个不得她心,至少这个总还是孝顺的。

    白老夫人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这话里话外的音,难道老夫人是要弃白清秋而盛宠白清竹了吗?

    安排什么,还不就是亲事,老夫人这是打算越过贺氏,亲自替白清竹选门亲事了?看来,这白府的风向,又要刮到四xiǎo jiě边了。

    “祖母?清竹还不急,祖母身子要紧才是。”

    白清竹还不能这么早嫁,因为,她还没有让那个人动心,就算是再重活一世,她想嫁的人,依旧是那个在清竹林下作画的儒雅男子,恒心不变。

    “不好意思,本xiǎo jiě来晚了,没想到祖母这里一大早的就这么热闹,是在说三妹太子侧妃一事吗,咦,三妹呢,怎的不见她?难道,还有人比我更懒的。”

    就在这时,随着一声清冷之声,一道绝美的白影进了门,日光跟在身后一道斜斜的照进了门内。

    阳光下,白色衣裙被照得越发的亮了起来,衬着白清秋本就绝美的小脸,此时更加的美得不可方物了,犹如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让人心头一窒。

    白府不缺美人,就算是那个最不起眼的罗姨娘也有股子柔美,几个后代更不用说了,白清月的艳美,白清竹的俏美均是各有特色,可是这一切只不过是小美,只要白清秋向前一站,她二人便生生压下去,带着种星辰岂敢与日月争辉之意,光华全失。

    众人暗吸口气,白清秋竟真的是一天美过一天了,再加上这周身隐隐散发出来的华贵之气,倒不像是闺阁xiǎo jiě,反而像是个公主,一个带着肃杀之气的绝美公主,让人即害怕她,又不得不称赞她。

    白清竹赶紧低下头去,手指暗暗紧握,一股滔天的恨意瞬间充斥着她的整个心房,真恨不得现在就将白清秋给撕碎了,就是这样的美才让秦墨萧看中的吧。像这样的白清秋她见过,也深深的记得当时她就是这样爬跪在地上仰望她的,她求她

    不,她绝不能让白清秋再有那种机会。

    为什么,为什么她暗中做了这么多她却不死?以为贺氏是个聪明的有手段的,没想到,遇着白清秋同样是不堪一击。

    心中将白清秋恨了个千百遍,可是脸上白清竹笑得越发的恭敬,语气越发的柔和。

    “大姐姐,你来了。”

    白清秋冷哼,她太了解白清竹了,心里越恨,表情便越是无事,可她偏偏就不让她如意。

    勾唇道:“四妹若是不想笑就别笑了,本xiǎo jiě知道,昨日之事让你难看了,若说不生气那是假的,是人都有脾气,而你也只不过是心地太过于善良了,连一个嬷嬷的死你都那么激动,好了,祖母面前不说这个了,清秋给祖母请安。”

    什么不说这个了,所有的话不都让白清秋说完了吗,白清竹就是想为自己解释也被她挡了下来,一时之间,对白清秋的恨意再加上一层。

    贺氏看到这里,暗发笑,白清秋够狂,不过,也该轮到她受受罪了,张起笑容恭敬道:“母亲”

    “祖母,三姐既然身子不好,可是不久又要被太子纳为侧妃,清竹很为三姐担心,想明日去庙里给三姐上个香,求佛祖庇佑,更求白府平安顺意,还望祖母成全。”

    上香?

    谁又会认为,这只是一个单纯的上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