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特么疯了吧-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十四章 你特么疯了吧

    东方睿,南渊jí pǐn美男,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阿卿,这就是救你的女人?”东方睿怎么也不敢相信,就白清秋这模样的,也能救人?

    阿卿是君若凌的小字,这世间也只有东方睿敢这称呼南渊国十二亲王了。

    “别说那些个没用的,本王要的东西呢?”君若凌面无表情的看着怀中烈酒,一个仰头,火辣辣的酒顺喉而入。

    “呵,还真是着急。”

    东方睿说罢,便将一本小册子放到桌角:“这里有你想要的任何消息,不过,制作凝香丸的药材还差最后一味火龙草,据说,只有在药王谷才有,若想再制此丸,就再等上半年。”

    东方睿语气满是担心,君若凌这个十二亲王听上去尊贵无比,可是这天下谁都知道,每年药不离身,甚至有人传言,他病得都快要死掉了?!

    “我说阿卿,你真的不打算去秦相寿宴吗,要是再不露面,只怕上头那位会认为,你已经死了。”东方睿苦了张脸。

    君若凌放下酒杯,修长骨感的手捏小册翻了翻,扫了一眼,淡淡说道:“他们如何认为,那是他们的事情,与本王无关。”

    “你还真心宽,不过,那个白清秋你的确要小心,如若不是被人掉了包,便就是欲擒故纵的想接近你,要知道对你下毒之人至今都未查到。”

    东方睿在五年前君若凌第一次毒发时便着人暗查幕后之人,可是却半点找不到音讯。

    君若凌掩下冰冷的凤眸:“此事本王有分寸,你还是想想如何过老夫人那关吧。”

    说起这个,东方睿火蹭的一下就上来了:“祖母今日会办什么春日赏花宴,还不是你搞的?若非你故意让她发现这张宴请的贴子,祖母又何至于此?”

    君若凌他是故意的吧,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

    “没错,本王就是故意的,谁让你办事不利,居然让本王旧毒复发?哼,还说什么是南神医的方子,根本就是想让本王不好过。”

    君若凌霸气说道,还没有谁在办错事之后不付出代价的,东方睿也一样。

    “你?”东方睿脸抽得紧,原来,这是他的报复?“本公子不也是为你好吗,南神医说,此药方极为霸道,可,可是我也没想到,会是那样的霸道啊。”

    “行了,多说无益。本王限你三个月内,将那火龙草找到,否则的话,本王送你二十个女人。”

    君若凌不待他回答,转身便消失在这楼阁之中。

    送二十个女人?东方睿脸色更苦了,什么好兄弟,这根本就损友嘛。

    另一处,东方府最不起眼的角落,白清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梳新鲜的空气,白了眼这两个没用的奴婢。

    “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憋死我?”

    俩丫鬟赶紧摆手:“不,不是的不是的,奴婢不敢。”

    “算了,这次本xiǎo jiě便饶了你,兰香,你去打听一下,这破宴会什么时候结束?咱拿了钱赶紧走人。小新,你去拿点儿吃的来,本xiǎo jiě也尝尝南渊首富糕点,不吃点啥,总感觉亏大了。”

    “啊,xiǎo jiě,你还吃啊?”她不是刚刚才吃了早饭的吗?

    “怎么,不行啊,本xiǎo jiě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能多吃就多吃,明明小新你比我只大一岁,怎的你的你就鼓起来了,而我的,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白清秋朝着二仆胸部扫去,再瞧瞧自己的,真特么平啊,根本没法比。

    小新兰香被看得脸色娇红:“xiǎo jiě”

    “噗,快去吧快去吧,不然,你家xiǎo jiě我的两个小笼包就变不成大肉包了。”白清秋喷笑,没事调戏两个丫鬟还是很能让人心情愉快的。

    “是,奴婢这就去。”二仆领命分头行事。

    白清秋一人独处,无聊的坐在石墩之上,欣赏着南渊首富的院子,果然不是盖的,就算是一个角落,被设计得奢华大气。

    从这里透过一镂空的院墙,便能看到一座莲池,池中开放着本不属于这个季节的莲花,越过莲池那处隐约数十个xiǎo jiě,其中最显眼的一个,便是白清月。

    只见她淡笑风声的游走于各大xiǎo jiě之间,这是她学不来的,她最讨厌的就是聚会,表面上吹捧,暗地里还不知道怎么骂你小人,真真虚伪得紧。

    “啧啧啧,别看李姨娘心狠手辣,可是对她的女儿倒是不错,琴棋书画样样都是找最好的先生教,不过,学那些个东西有用吗?又不能当饭吃。”

    “好啊,你个傻子,居然在这里,真是让本xiǎo jiě好找。”

    正当白清秋吐槽之时,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

    说话间,一个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的娇美xiǎo jiě怒冲了过来,手上一只黑呼呼的鞭子二话不说便冲她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白清秋身体一侧,险险躲过,目光猛的一沉。

    “徐莫琴,你特么疯了吧。”不错,这个1;150850295305065女人便是她上次在大街之上狂揍过的兵部尚书的徐xiǎo jiě。

    徐xiǎo jiě冷哼:“我疯了?白清秋,是你这个傻子疯了才对,上次之事害得本姐一个月都没脸出门,此仇不报,本xiǎo jiě就不叫徐莫琴。”

    说罢,说徐莫琴便抽鞭再挥,黑鞭凌厉的扫过白清秋门面,白清秋一个后空翻,轻松避过。

    “怎么你,居然可以躲过本xiǎo jiě的鞭子?”徐莫琴一怔,这可是她苦练了一个月的成果啊。

    白清秋双手抱胸:“徐xiǎo jiě,若是要打,本xiǎo jiě奉陪,不过,若是你输了,你便不能再找本xiǎo jiě麻烦,如何?”她可不想四处竖敌。

    “输?本xiǎo jiě的可是兵器堆里长大的,若不是有人暗中偷袭点中我的穴道,双岂会让你占了便宜

    “谁特么占你便宜了,老娘我敢做敢当,徐莫琴,你再这般,别怪我不客气了。”

    “废话少说,看鞭。”

    徐莫琴黑鞭再挥,气势凌人,白清秋不退反进,屈身上前,二人再次对上,只不过这次比上次更加激烈。

    看到这种情形,暗中岚翔微汗的看着自家风轻云淡的主子,此事,是他无意中造成的吧。

    “哎呀,大姐姐,你干什么,还不快住手?若是再发疯将徐xiǎo jiě打了,这让我怎么向父亲母亲交代啊。”

    此时,白清月带着各府xiǎo jiě火速赶来劝解,只是,这真的是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