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阴谋再起-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四十一章 阴谋再起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白清竹,你不觉得这话,问得可笑么?”白清秋冷哼。

    是她们有设计的陷井,是她们以身试险将自己引出来,现在还好意思问她什么意思?这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你们还真当她白清秋笨蛋不成?上香,上个吊香啊,还给白清月求什么平安,她求她死还差不多。

    从一开始,从刚进福寿院的门开始,她就知道,这里一定有什么阴谋正等着她,因为,太过于平静了,平静得将昨日之事全部忘记。

    若是换作常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将那昨夜之事忘记,十几个丫鬟婆子被她打得血肉模糊,还有那个太子侧妃白清月也被她当场踢昏过去。

    这一切的一切在白老夫人和贺氏眼里都是绝不允许发生的,老夫人想骨子里是自私的,所以当你不听话的时候,她的选择就是抛弃,贺氏更不用说了,杀她是她的任务,是她唯一活着的出路。

    若说白府就是个虎狼之窝恐怕也没人否认。

    “哼,就算是你想到了又如何,我也绝对不会让你从这里逃出去,现在,你一没有鞭子,二没有银针,就凭你们两个,真的以为可以改变这一切吗?”

    唬人的,白清秋只不过是个空架子,就算是府里她是王者,出了府到了外头,她就是个空架子,一个凭她白清竹捏圆搓扁的猫而已。

    “唉,白清竹啊白清竹,你们太过于自信了,本xiǎo jiě若是没有点防备,会跟你们出来吗,难道,你就没有听到外头的声音?马车停了这么久,可是外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你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

    白清竹猛的抬头,侧耳一听,外头竟真的一点动静也没有,这,这是怎么回事?

    按计划,马车一停,贺氏便会在过来喊她的,而且,她们暗中所能调动的暗卫,也一定会将这辆马车团团包围住。

    可是,可是现在别说贺氏的喊声,就连一丝脚步声都没听到。

    “你?白清秋,你到底做了什么?”

    白清竹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她,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回想了从出门到现在她一直都盯着她,若是她想此时下药,那根本不可能,而且,也不可能对两马车的人同时下药。

    可是,可是为什么外面没有动静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清秋除了岚轩那个会武功的婢女之外,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吗?

    白清竹脑海里本能的浮现出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不过很快便被她否定了,凌王他现在碧落毒发,根本就身不由已,哪里会来救她,而且,而且这个时候他们根本没有相遇,也没有相爱啊。

    “怎么,想知道吗?下去,下去你就知道了。”

    下去?

    “不,我不下去。”白清竹脱口而出。

    虽然她不知道下面有什么在等着她,可是她就是不想看,不想知道为什么,现在,她明白了白清月的感受了,那种虐人不成反被虐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哼,那便由不得你了,来人,请白四xiǎo jiě下马车。”

    白清秋猛然一喝,你说不下就不下?现在不是你来做主,而是她在做主,既然这棋是你们先开的,那便就更没有任何退路可言。

    白清秋一声令下,外头暗卫立即动手,时面的人不下,他们自然有帮她下的方法。

    暗卫一个沉喝,抄起岩石般的掌力对着马车打出一道劲风,暗卫的内力均是以刚烈为主,用内力打破一辆中看不中用的马车对于他们来说易如反掌。

    砰。

    只听一声巨响马车瞬间碎裂,罩在其上的木板向四周飞溅而去,一时间马车只剩下光秃秃的一片木板和四个轮子,竟连马都未惊动一下。

    “好掌力,不错,武功进步不小啊。”白清秋开口赞道。

    “多谢大xiǎo jiě夸赞,属下愧不敢当。”暗卫拱手而道,可是他嘴边得意的笑容出卖了他的心。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白清竹,一连三个自问,若说先前的脸色是苍白,此时的脸色却是青白,眼睛内带着不敢置信和巨大的震惊,整个身体开始僵直了起来。

    这里不过只有两个人,可是却无声无息的制住了四五个那边派来的暗卫,他们几个的武功她是见过的,不压于任何一个江湖高手的存在,然而,依然无用。

    “这,这几个人是你的?”白清竹声音拔尖,极为刺耳。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是一个想要杀本xiǎo jiě的人,你以为,我会回答你的问题吗?”

    “不,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高手在身边,你怎么可能有,你可知道他们的来厉?”

    白清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身体颓然后退,直直摇头:“不会的,这世上除了那个人,绝不会有这么武功高强的手下。”

    凌王。

    只有凌王的人才能制住皇上的人。

    可是白清秋什么时候与凌王有过交集的?她怎的一点都不知道,难怪,难怪白清秋有恃无恐了,原来身后有这么大一个后台?

    白清竹瞬间感觉全身冰冷,额头密密的冒上冷汗,若说在这个世上还有她怕的人,那么,这个凌王就是首当其冲,那是真正从死人堆里出来的人啊,只一个眼神便让你如遇死神般的可怕。

    白清竹的表情落在白清秋眼里,她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当她说到那个人时,脸上的表情居然是惧怕的,那是真正从内心里害怕才能发出来的。

    她,会怕君若凌?

    若是她没有猜错,白清竹已经猜到这两个暗卫是君若凌的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此时,白清竹突然大笑起来,额头上的冷汗将她额前的头发打湿,汗水不断的从汇成汗滴自那处流下。

    白清竹真是疯了,到这个时候,她居然还笑得出口?

    “哈哈哈,白清秋,你,你真的以为你赢了吗?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哈哈哈,没那么容易的。”

    白清竹疯狂了,被白清秋这一手给彻底弄疯狂了,表情带着冷笑和不顾一切。白清秋她的软肋在哪里,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所以,她就要从她的软肋开始,这里失败了,可是那里,却一定是胜利的,哈哈哈。

    “白清竹?”

    白清秋眉头一蹙,白清竹不会无缘无故这般发疯,一定,一定是她还遗漏了什么,白清秋心猛的跳了起来,毫无预兆的开始心慌。

    怎么回事?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白清秋捂着胸口,脑子快速运作,她一举破坏了她与贺氏的计划,那,那白清竹还有什么可值得她高兴的呢?

    想,想,快想啊。

    “白清秋,你就等着死吧,你就等着着伤心吧,有人会替我报仇,白清秋,你以为你很聪明吗,可是我比你更聪明,更善于算计。”1;150850295305065

    “白清秋,若是你今日不杀我,你会后悔的,我会生生世世的纠缠你,算计你,直到将你打败,将你挫骨扬灰为止。”

    “住口,白清竹,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白清秋五心烦恼,一把提起白清竹领口中怒喝。

    “呵呵,好啊,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我等着。”

    “你?”

    白清秋看着白清竹突然笑意加深的脸,脑后灵光猛然一闪,表情突然变得比白清竹还要可怕起来,清冷的眸子时里嘣发着道道冰寒之光,二话不说,对着白清竹狠狠煽了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肉响,白清竹猛的一偏,整张脸瞬间失去知觉,口中一股铁锈味再度充满整个口腔,可是这一次,白清竹丝毫不觉得疼,她开心。

    “终于发现了吗?”白清竹舌头发麻,但依旧还能吐出这几个字。

    发现了?

    她能不发现吗?她是离开了白府,可是,可是白府里还有一个人,一个让从来都保护着的人,一个也是她从小保护自己的人,小新。

    她就是笨,就是傻,原以为白清竹针对的只是她,可是没想到,在她的算计中,还有小新?

    “白清竹,若是小新有任何闪失,本xiǎo jiě定然让你生不如死,将她们给我看好了,若是她们敢跑,便将她们的脚给我跺了喂狗。”

    白清秋说罢,手起刀落斩断缰绳,一个利落翻身上马,剑背就在马臀猛的一啪,马一个吃痛,白清秋驾的一声,骑着快马冲了下去。

    白清竹看着那远去的身影,还有白清秋最后一道落在她身上的冰冷得让人发颤的眼神,身体瞬间瘫软了下来。

    凄然而笑:“白清秋,你永远都是那个有仇必报之人,你永远的都那般的高高在上,以前是,现在更是,凭什么,凭什么那么多人帮你,在意你,替你挡尽天下风雨,凭什么凭什么啊,我不服,我就是不服”

    她就是打击她的所有,她就是要将她身边的人一个个铲除,让她也尝尝失去重要人的那份撕心裂肺。

    可是她更知道,小新一死,等待她的,也是等同于撕心裂肺的疯狂报复,想到这里,白清竹浑身竟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