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心如刀绞-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四十二章 心如刀绞

    白清竹,白清竹,如果小新任何损伤,她绝不会饶过她,甚至是白府里的每一个人。

    白清秋手中长剑紧握在手,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白府,脸上极具骇人的表情府中丫鬟婆子见此吓了一跳,手中杯盘碎落一地。

    大xiǎo jiě她,太可怕了。

    白清秋眼中一无他物,脑子里不停的回想着小新的身影,从她记事开始,她便已经在她身边了,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小小身体替她挡过多少鞭子,受过多少罪?可她依旧一声不吭,默默承受。

    小新她不见得有多聪明,甚至还有些愚笨,不会对李姨娘做事反击回去,只懂得,不能让她爱伤,要好好保护她让她吃饱穿暖,可就是这样的一份赤子之心,这样的一个人竟足足保护了她十四年哪。

    这十几年来,她背后的伤痕从未好全过,直到她穿越过来那些纵横交错的伤口还在化着脓,看到这里,她的心被狠一纠酸涩瞬间涌在心头,小新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姑娘,她怎能做到如此?可她却还笑着说,xiǎo jiě,她不疼。

    不疼?

    疼不疼她不知道吗?

    那个傻丫头,她难道就只知道保护她,就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吗?

    所以从那天开始,她便弃了针而改用长鞭,她要让白府里的人尝尝被无情鞭挞的兹味,小新所受的苦她要千倍百倍的讨还回来。

    “白清月,若是小新有任何损伤,本xiǎo jiě定然让你后悔出生。”白清秋脸上布满阴沉,

    手指紧紧捏着那柄三尺长剑,手心溢出一股浓浓的寒意,胸口被极大的恨意直涌上心头,如入无人之境,快走向清秋院。

    “大,大xiǎo jiě,您,您回来了”

    守门的婆子见了她突然慌张了起来,说出的话也是磕磕绊绊的,目光下移,当看到大xiǎo jiě手上那柄发着寒光的长剑之时,身体竟如筛子般抖得厉害。

    白清秋丝毫没有理会,目不斜视推门开院门。

    可是当看到院内情景之时,白清秋猛的倒吸口气。

    院内无人,可是那里却有一大滩刺目的鲜血,鲜血之中散落着一枚被血浸透了的银簪,那银簪她认得,是小新的。

    心下猛的一沉,一股记忆疯涌了上来。

    xiǎo jiě,你的银簪好厉害啊,那张婆子被你刺得半句不敢多说,

    真的送给我吗,我,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送东西给我,xiǎo jiě你真好。

    我戴上它,好看吗?我要天天在戴着,就算是将来死了埋进土里我也不怕,因为,xiǎo jiě会一直有我身边的。

    小新开心的捧着银簪时的模样还清晰的闪动在她的眼前,可是如今,这枚簪子却是倾浸在已经凝固了的血液之中。

    “小新?不”

    白清秋顿时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过般,疼痛得就连呼吸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抬着铅重的步子,伸出的手颤颤微微的将那枚带血的银簪一把拿住,可是银簪早已没了温度,冰冷得让人可怕。

    她,终究是来晚了吗?白清秋心如刀绞。

    小新于她而言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她很清楚?自从她穿越至此,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她,第一个挡在她身边的人也是她,让她这个现代没人疼没人爱的孤儿第一次享受到了亲情的温暖,让人感受到了自己在被欺负的时候会有人档在你身前。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人一定要将她从她身边夺走,让她连这一丝亲情也不放过吗?

    “不,不要,不要,小新,你怎的就不等等我?”

    “是我不好,是我不该,我不该留你一个人在这里,你,你出来打我啊,骂我啊,是我没用,是我没用。”

    吧哒吧哒,一滴滴无声之泪滴落下来,滴在带血的银簪之上,泪眼蒙拢了她的视线。

    白清秋手中银簪紧握在手,想从这簪子里寻找出属于它主人的温度来,可是这一切只不过是徒劳,徒劳啊。浓浓的悲凄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让人看着极为心酸。

    她不是没有心,她不是没有情,只是她的心与情不轻意交付,一但交付那便是真心真情,全心全意。

    白清秋紧紧的咬着牙关,眼泪中冰冷的黑眸射出一道道绝然之光。

    “白清月,白府?哈哈哈,好,好好好,既然你们已经不在乎自己的命了,那我又何必替你们珍惜?要死是吗,我白清秋自当奉陪。”

    纤长笔直的身影猛的站了起来,在这悲凄之中隐藏着的,却是骇人的杀意。

    “小新,你看着,我会亲自将她们一个个手刃。”

    说罢,白清秋将那枚带血的银簪深深的刺入发间,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发生改变,浑身上下充满了肃杀之气,手持冷剑,一袭白衣,乌黑的发间插着血红的银簪。

    此时的她,就像是刚从地狱里出来的修罗一般,恐怖到让人颤抖。

    “啊。”

    一路之上所到之处,丫鬟婆子无一不惊声尖叫让开道路,如此修罗在世,她们哪里还敢挡,哪里还敢靠近,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便会被她一同拉进地狱。

    “大,大xiǎo jiě,你,你干什么?”

    清月院守院的婆子脸色大骇,面色发白,远远的拦住白清秋的去路。

    “小小守院婆子,也敢拦我的去路?”

    白清秋看都没看她一眼,手起剑落,一只耳朵瞬间被斩飞出去,出手又快又狠,根本不给一丝逃脱的机会。

    “啊,痛,痛死老奴了,你?白清秋,你这个狠毒恶女,竟然敢在太子侧妃门前动手?小心侧妃娘娘将你撕了,1;150850295305065哎哟,痛死我了。”

    婆子捂住伤口杀猪般的吼叫,血从她的指缝中疯涌了出来。

    “骂得不错,本xiǎo jiě就是恶女。”清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话音一落,剑再次一抖,卟的一声,另一只耳朵也被削了下来,同时削下来的,还有她大半边头发。

    婆子只感觉钻心般的疼痛席卷全身,还有半边脑袋清凉无比,紧接着从空中散落下满天黑发,随手一摸,摸到的不是软软的发髻而是扎手的发渣。

    “啊啊,白清秋,你,你不得好死,你居然削了我的耳朵,还断了我的发?”婆子惨白着张脸惊声尖叫

    “哈哈哈,好一个不得好死,那么,在本xiǎo jiě死之前,便先让你不得好死吧。”

    白清秋言语之中满是骇人的戾气。

    剑不留情,原本剑上就染了她的血,可是这点血根本不足以填补这把剑气,血,她需要更多的血来喂。

    剑气一出,又有一截人体器官从空中飞起更溅起巨大的鲜血,一只手掌齐腕而断。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不,没完还没完,就在那婆子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几个剑影闪过,另一只手掌双足被齐齐砍断,滚烫的鲜血如泉般的疯涌而出,大片大片的血染红了整块地,血泊之散落的是新鲜的人体器官。

    “啊”

    躲在角落里的丫鬟哪里见过这般作呕的血腥场面,身体一软,竟生生被吓晕过去,那婆子更是不堪痛苦,惨叫一声,也晕死过去。

    惨吗?

    白清秋丝毫不觉得这有多惨,她的心早已被白府中人磨灭得连疼痛都不知道了,只感觉,还不够,依旧不够填补她的伤痛,她需要更多人的血,更多人的。

    “xiǎo jiě,你,你终于来了。”

    岚轩飞身而下立在白清秋面前,语气中竟有说不出的激动。

    “是啊,我终于来了。”不过,已经来得太晚了,白清秋木讷低喃。

    “xiǎo jiě,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小新让她,你前脚走,后脚便有十几个有暗卫高手袭击清秋院,小新她,她也”岚轩紧咬住唇,是他们疏忽了才让小新遭遇不测,“不过,我们拼死,将那伙人堵在了清月院。”

    她要为小新报仇,报仇。

    清月院,哈哈哈,果然是她做的。

    白清秋强忍胸中那抹悲痛,冰冷的轻磕双目,咬牙带着声嘶哑说道:“小新,小新的尸体呢,在哪儿?”

    小新不在了,可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留下的东西,她要留住。

    “对,对不起xiǎo jiě,不,不知道,当我回头再去寻小新的时候,不,不在了。”岚轩紧握双拳,周围身散发着强烈的怒意。

    “什么,不在了?”

    白清秋猛的睁开凌厉的眼睛,怎么会不在了,怎么可能不在了?小新死了,难不成白清月还要拿一个死人的尸体作伐子?

    白清秋冷酷的心,再度蒙上了层绝杀,猛的踢开清月院的院门,她要找人填命。

    “白清秋,你竟然回来了。”

    白清月顶着张苍白的脸阴笑走了出来,外头杀猪般的惨叫惊动了她,她正沉浸在胜利的欢愉之中,可是这个声音生生的破坏了她的心情。

    出来一看,首先看到的却是那个本以为会死在外头的白清秋。还真是让人惊讶,她的命真的很大啊,两三次了,她竟然都能全身而退?

    不过,现在她也很开心,这就是她想看到的画面,白清秋发怒了。

    可是白清月,你竟真的没有想过白清秋发怒时的后果吗,只怕那个代价,她承受不起吧。

    因为,在白清秋眼里,看着她的表情就是一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