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嗜血的屠杀-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四十三章 嗜血的屠杀

    清月院两个女子对立而站,同样是绝美的女子,可是气势却在截然不同。

    白清月表情虚浮,脸上努力的做出的强势怎么看都那么假,而反观另一名女子,光是持剑站在那处,便不能让人忽视的存在。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真是畅快,白清秋,你以为你变聪明了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吗,看看,你现在不一样依旧要脸色发青的来找我?”

    白清月自然也感觉到了白清秋强大的气势,可是她就是不服,不甘,在她眼里,她就是一个痴傻的,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

    “小新在哪里?”白清秋丝毫不理会白清月的表情。

    白清秋的冰冷的模样彻底的激怒了白清月。

    “小新?哼,不过一个卑贱的奴婢而已,你居然为了这种人提剑而来?白清竹说得一点都没错,你最在乎的不是老夫人,也不是你自己,而是你身边的人,那你可就要好好看着她们,否则本xiǎo jiě便要将她们一个个撕”碎。

    白清月话还没说完,便见眼前一道寒光闪过,薄如蝉翼的剑刃便架在了她细嫩的脖子上,剑气让她脖子发凉。

    那剑上的鲜血还很新,新得从剑刃之上不断的滴下,血瞬间脏了1;150850295305065她的牡丹长裙,这血是谁的不用多说了吧,就在刚才还制作了个新鲜的人疵。

    “你?白清秋,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敢出手?”白清月咬牙恨道。

    她赢了,白清秋难道就不应该像一个失败者一般跪地求饶吗?可她为什么还是这般高傲,这般让人感受不到一个失败者应有的情绪?

    “别让我再说第二次,白清月,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不要以为你挂个太子侧妃的名号我便动不了你,别说你不是就算你是,本xiǎo jiě也一样会宰了你。”

    宰了她?“你敢?”

    白清月声音如破喉的公鸡般叫了起来,声音里本能的带着颤抖,她知道,白清秋疯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可是,回答她的,是白清秋手中长剑。

    只见白清秋手腕加重,长剑猛然一推,剑刃划破皮肤疼痛自脖处袭来,洁白细长的脖子划破,那道血口子像是一张狰狞的嘴,正往外咕咚咕咚的吐着血。

    “你?”

    白清月牙齿打颤,身体竟如筛子般抖得越发的厉害了。

    她,她怎么敢,她可是御定的太子侧妃啊,白清秋,难道杀了她,她就能活着吗?太子会放过她吗,皇上会放过她吗?

    这世上,还没有白清秋不敢做的事情,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隐忍和害怕,永远不是白清秋所选,她要的,就是将这里夷为平地,哪怕是与皇权做对,哪怕等待她的是万劫不复,她也要为小新讨回一个公道,让她们付出代价。

    若是兰香在这定然会死死的抱住白清秋,不会让她这般冲动,正也白清月所想,杀了一个皇族之人等待她自己的会是多么惨痛的后果,更何况这也是小新不愿意看到的吧,她那样的维护xiǎo jiě,怎么可能让xiǎo jiě面对这样的局面?

    但是,她们真的能够拦住白清秋吗?

    不,拦不住。

    “既然不说,那么,你就去死吧。”

    白清秋脸上没有半分表情,更没有甚至连说话都是轻声的,可是这声音听在白清月耳中,那就是死亡的钟声。

    “不不,不可以,白清秋你不能杀了我,我可是太子侧妃啊,你杀了我太子不会放你的”

    白清月嘶声大叫,她在害怕,这样的白请秋让人害怕,让她从骨子里感到恐惧。

    可是白清秋的剑已然再次在提起,发着寒光的剑尖对准白清月的心脏狠刺下去

    “住手。”

    一声男子大喝,八个不属于君若凌的暗卫立时出现在清月院,而他们出来的同时,另外守着清秋院的暗卫亦同时出现,而且比他们的速度还要快,更挡在他们面前。

    出现了,终于出现了。

    白清秋勾唇冷笑,眸子里的温度更低了。

    杀入清秋院的就是他们吧,小新,就是死在他们手中的吧,不管他们是哪一方的人,今天,谁也别想活着走出去。

    白清秋根本不理身后男人的大叫,手中长剑咻的一声破空而去,气势极为凌厉的向白清月刺去。

    “啊。”

    白清月惊恐尖叫。

    卟,利剑与肌肉磨擦的声音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钻心的疼痛再次月脖子转向胸口,若说第一次挡剑作了假,那么这一次,却是真真实实的疼痛,白清月身体发颤,一双本能的紧握住锋利的剑身。

    “你?你竟敢?”

    连说话都感觉到困难了,冷汗瞬间从她的背心冒了出来,原来白清秋真的想杀她。

    白清秋下手极快,身后暗卫根本来不及阻便看到那把剑插入了白清月的胸膛。

    “你?白清秋,你着实大胆。”暗卫大喝。

    “大胆的人是你,你们几个贼人敢擅闯南渊国礼部尚书白远涛的府邸,刺杀未来的太子侧妃,我看你们才是活腻了吧。”白清秋冷声哼道,反喝回去。

    什么?

    刺杀太子侧妃?

    那把刺入白清月胸前的剑还没有拔出来呢,白清秋这瞎话说得实在让人心惊肉跳。

    “你?”

    暗卫一时语顿,脸色青白交加,他们来干什么自然清楚得很,可是这事若是闹到皇上那处,就算他们是太子的人,只怕也会吃不了兜着走吧。

    这个白清秋,着实可恶。

    卟。

    “啊。”

    又是一声惨叫,长剑从白清月胸前抽出,一并带出的还有如泉般喷射出来的滚烫的鲜血。

    白清月哪里受得住这般苦楚,脸色惨白之下更瑟瑟发抖,软弱的身体快速倒退,可是她的身后没有人,就连一个丫鬟都没有,所以,砰的一声,狠狠的撞在房柱之上。

    卟。

    一口大血自口中喷出溅落在地。

    “你,你?白,白清秋?”白清月全身发颤颓然倒地,根本动弹不得。

    白清秋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地狱深渊般的声音再度说道:“不是不杀你,而是让你看看,你所谓的倚仗是如何瓦解的,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他们是如何惨死的。”

    “你?”

    可怕,她真可怕,留着她一口气,原来是想让她亲眼看看太子的人如何死在她面前的吗?

    不,白清秋,你不能这么做。

    她怕死,可更怕那种日日恶梦再次出现,杀鸡儆猴,那鸡是死了,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那只猴子活着的时候所要面对的是什么痛苦?

    她是人,不是畜生,她也会有怕,有恐惧的时候,可是白清秋却紧紧的纠住她的恐惧不放,非要在那上头揭开一次又一次,鲜血淋淋。

    “你,你杀了我吧。”白清月受不了,再也受不了了。

    “杀了你?”

    白清秋抬起嗜血唇角哈哈大笑,“哈哈哈,杀了你杀了你?你现在求我杀了你?那当时下令残杀小新的时候你做什么去了,你与白清竹贺氏秘谋的时候又做什么去了?现在求饶你不觉得可笑吗。”

    白清秋长长吸了口气,“岚轩,看着她,若是她敢自寻求死,那么你便拔了她的舌头,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xiǎo jiě。”

    什,什么?

    拔舌头?

    光听这三个字白清月便想晕过去了。

    白清秋手腕一抖,剑身发出嗡嗡之响,对着那八个暗卫冷声说道:“该轮到你们了。”

    不待那人说话,白清秋大喝一声,脚下重重一跺,身体如猎豹般冲了出去,身体化为一道虚景影对着最近的两个暗卫下手而去。

    那两个暗卫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见眼前寒光一闪,喉管便被生生割断,哼未来得及哼一声便惨遭割喉而亡。

    “什么?”

    暗卫脸色大变,白清秋竟有如此身手。

    她这一动,同时也牵动了两拔人,转眼间便再次开打起来,一时之间刀光剑影,杀意浓浓。

    与其说这是双方暗卫之斗,倒不如说这是白清秋一个人的屠杀

    只见那娇小的身影他们中间闪过,每一次的闪过都带起一道长长的血珠,下手极为狠辣,对准的都是人体要害,一剑下去再无生还的可能。

    暗卫头目看着手下兄弟一个个倒了下去,或是破肚肠出,或是人头落地,更或是一剑穿心,那心脏破体而出之时居然还是跳动着的。

    这哪里是厮杀,这根本就是屠杀,一场让人心惊胆颤的屠杀,不小的院内在不到半刻钟时间便被鲜血覆盖,肠子,人体残肢散落一地,有些甚至是冒着热气,简直让人作呕。

    “呕”

    白清月真的呕了,没想到她伤得这般严重竟然还能有这样的情绪,此刻她竟丝毫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但是一种极致的惧意却由然而升。

    暗卫头目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带来的人一个个变成残肢肉块,背心冷汗四溢,手脚冰凉。

    他也算是见过shā rén的,自问心理也足够强大,可是今日一见,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罗刹,那是比死亡还要可怕的存在。

    咻。

    白清秋冰冷带着黑色杀气的剑架在了他的项上,听到了他在人世间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一落,剑光带起在一片血液,那暗卫的头颅便从他的脖子上断落下来,从项上喷出的血让白清月再也忍受不住,彻氏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