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没良心,白眼狼?-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四十四章 没良心,白眼狼?

    静,特别的安静。

    静得只能听到人鲜血横流的声音。

    这才是死亡的音符,这才是可怕的声音,她白清秋就是一个从练狱里出来的修罗,手段狠毒的收割着生命。

    可是,岚轩宁愿不要这样的xiǎo jiě,这样的xiǎo jiě让他们看着心疼,极为心疼。谁说她是地狱恶魔,谁说她是修罗在世?她的发狂,她的嗜血只为一个人。

    小新死了,xiǎo jiě为她疯狂的横扫着杀她的人,不顾一切,不计后果的报仇,像xiǎo jiě这样的人,在这世间已经很少了,就算是亲生姐妹也不一定能做到这样。

    就是这样的xiǎo jiě才让岚轩感动,才站岚轩无比的心疼,一个比她还矮上几分的身子就在死亡边是游走,这份胆量,这份魄力,只怕有世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吧。

    “xiǎo jiě?”

    岚轩慢慢来到白清秋身边,她的一袭白裙早已被鲜血染红染透,血正沿着裙角滴落在脚下形成一个小血滩,这样的白清秋看上去就像是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般。

    岚轩目光下移,她手中原本锋利的宝剑也缺了几道口子,那是砍在了骨头上才有的,可见下手是多么的重,心中有多么的恨。

    岚轩暗暗吞了吞口水,努力控制着声线柔声道。“xiǎo jiě,过去了,都过去了,来,把剑交给我,好吗?”

    只怕连白清秋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有多么的可怕,身上的气息有多么的渗人,只要稍稍一靠近便能被其肃杀之意所伤。

    她的双目不知什么时候布满血丝,已经通红了起来,这是人在极狂极怒之下才有的,有些人杀红眼之后便疯了,有些人会终身难忘情景成为一生的梦魇。

    岚轩很害怕,害怕xiǎo jiě也会成为其中一员,毕竟才十四岁少女就能狂成这般,这以后陷入怎样的境界难经预料。

    “过去了吗?”白清秋木然开口声音嘶哑。

    听到她开口说话,岚轩狠狠的松了口气,xiǎo jiě意志果然非常人可比。

    “是的,都过去了。”

    岚轩重复着她的话,不过心里比任何人都明白,这怎么可能过去,这才刚刚开始还差不多。

    死了这么多个人,又重伤了一个太子侧妃,她都能闻到未来的腥风血雨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掀起的,还是血涛骇浪。

    白清秋垂下长长的眼眸,看着手中那柄被鲜血倾浸的长剑,已经找不出原先的模样了,少了份锐利多了份杀气,可是,这就够了吗?

    “不,还不够,这剑上还少了几个人的血。”

    “xiǎo jiě”

    “别劝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知道接下来面对的是什么,让她们进来吧,对于白府,我已经仁致意尽了,已经没有什么好再留恋和留情的。”

    小新的死,光是白清竹贺氏和白清月三个人能完成的吗,这绝对不可能,这些暗卫是从哪里来的,她的行动为什么会那么快让人知道?

    还有这白府,清秋院中那般大的剑声,嘶杀声,为什么一个丫鬟婆子没听见,守在她院前的那个婆子见着她为什么又那么慌张?

    这一切的一切牵扯的暗中之人,只怕是你想也想不到。

    “清秋,清秋,快,快给我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院门外传来一道苍老而又极凌厉的声音。

    是白老夫人?

    她们终于是来了,只是这不善的语气听了着实让人心里不舒服,活像是shàng mén指责问罪的。

    而这道声音也将昏死过去的白清月幽幽惊醒,胸口的疼痛再次袭来恨不得将她疼死。

    可当看到白清秋浑身是血的有站在她面前,脑海里瞬间便浮现出了她嗜血屠杀的场面,浓浓的血腥再次钻出她的鼻间,吓得她浑身打颤,竟连疼痛忘记了

    “你,你干什么?”

    “不,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白清秋,我是太子侧妃太子侧妃啊,你若是杀了我,太子他,他不会放过你。”

    可怕,太可怕了,白清秋她根本就不是人,那种shā rén方法她居然用得出手,她很害怕,害怕自己也是那种死法,若是这样,还真不如那一剑结果了她。

    “白清秋,你,你到底要干什么,还不快开门,放了清月,清秋,你听到没有听到没有?你们几个死人不成,还不快把门给我撞开,撞开。”

    此是,院外又来了白老夫人气急败坏的声音,白清月想也没想忍住疼痛高声呼救。

    “祖母救我,祖母救我,白清秋她,她要杀了我啊。”

    什么?

    白清秋要杀了白清月?

    白老夫人顿时感觉头嗡嗡作响,脸色越发的惨白了起来。

    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白清秋只不过是那个人的女儿,她怎么可以杀清月,杀她白府子嗣?更何况还是一个可以给白府光宗耀祖的孙女儿?

    不

    当下,白老夫人跺着手中拐杖,发白了眼,高声怒喝:“白清秋,你听到没有,还不快给我把门打开,若是清月有任何闪失,我,我家法处置了你。

    白清秋,白清秋你聋了不成,难道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你个没良心的,我白府养了你十四年,你就是这样回敬的吗?你个白眼狼白眼狼,我白府是作了什么孽了,居然还留你活在这个世上?

    白清秋,你死了不成,还不快给我开门,开门”

    没良心,白眼狼?

    白老夫人一席话生生的震惊了在场所有人,众人倒抽口气。

    大xiǎo jiě再怎么说也是白府子嗣,怎的能说出这般诛心的话呢,就算三xiǎo jiě是太子侧妃,可是那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高级小妾而已,要知道大xiǎo jiě才是正主,她的亲事才能越发的支持住白府的存在啊。

    老夫人她,她该不会是老糊涂了吧?

    她老糊涂?

    她怎么可能老糊涂,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她白清秋是什么人,她竟真的怀疑起当初白老夫人收留她的目的来了。

    “xiǎo jiě?”

    白老夫人的话连岚轩都感觉到了寒心,这清月院里的人可都是些shā rén不眨眼的凶徒,老人竟然连问都不问,只听白清月胡叫两句便开口骂起来,她的眼里竟真的没有xiǎo jiě吗?

    回想着白老夫人从安福堂出来的种种,刚出1;150850295305065来第三天便随贺氏来到清秋院查人,这是有多么的不信任xiǎo jiě啊,还有谣言一事,查都未查便质问起xiǎo jiě来,甚至不理嫡孙女的亲事如何,反而直言要给一个庶女寻门好亲?

    这一桩桩一件件摆在眼前,真是让人寒心之极。

    如此祖母,简直让人匪夷所思,要知道她能从安福堂里出来,是谁在拼了命的策划和布置,又经历了什么样的算计和惊险。

    岚轩只感觉一股怒意死死的堵在胸口不得而发,她替不姐不值,更心疼xiǎo jiě此番境遇,她是以万分之情投入,得到的却只不过是大声斥责。

    白眼狼?

    到底谁才是白眼狼,难不成要等着贺氏来杀的时候还要洗干将脖子主动送上去才不叫白眼狼吗?

    “xiǎo jiě,这白府不要也罢,杀出府去,我看还有谁敢挡?”岚轩怒了。

    杀?

    白清秋冰冷一笑,古井深渊的眸子里散发出让人胆寒的冷意。

    “杀,那是便宜了她们,本xiǎo jiě说过,会让这里的人后悔活着,不是说我是白眼狼,没良心么,那么,本xiǎo jiě就让她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没良心。”

    “你,你干什么?白清秋,祖,祖母可还在外头呢?”

    “祖母?哈哈哈,白清月你傻了不成,哪有一个祖母骂自己孙女儿的,不过,她骂得越凶,那么本xiǎo jiě对你惩罚也就越重。”

    什,什么?

    越重?

    白清月心头一紧,身体本能的发起抖来,白清秋可是刚刚杀过人的,那些武功高强的人就在她的面前被碎尸了,她不是恨极了她吗,难不成,也要碎她的尸?

    想到这里,白清月原本惨白的脸色更的惨白了,全身栗颤的大叫:“不,不要不要,啊,祖母,快救我,救我”

    救?哪怕有是天王老子在这里也救不了她。

    白清秋手起剑落,白清月厉声惨叫。

    所有之人都被这惨叫之声给生生惊住,外头的人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可是光听这声音也感觉到事情不好了。

    不会吧,难道大xiǎo jiě真的对三xiǎo jiě动手了?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院门成功被破开,一股浓重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白老夫人当下一沉,暗道不好,快步入院。

    可是当众人看到院内情景之时,不由的猛吸口气。

    目光所到之处均是,血红一片,肠子内脏是流了一地,还有人头,那种头未完全断掉,皮肉还拉扯着睁眼的头颅看着便让人脚底发凉,头皮发麻,当下便有有几个丫鬟婆子吓晕当场。

    白老夫人顿觉天旋地转浑身发冷了起来,若不是身后王嬷嬷强行扶住,只怕她也要倒入这血腥之中了。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话的声音明显的打着颤。

    到底是谁杀的人?居然下这般的狠手,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样血腥的场面,没看到过这样恐怖的shā rén方式。

    白老夫人狠狠的吞了吞口水,难道shā rén的人会是

    “祖母,您终于来了。”

    老夫人还没想完,一道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猛的抬头一看,白清秋正扶着白清月倒在另一处血泊之中,而白清月身边赫然躺着条断臂。

    “你?”

    白老夫人再也受不住打击,两眼一翻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