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xiǎo jiě,你别这样好吗-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四十五章 xiǎo jiě,你别这样好吗

    白府遭了大难了,太子侧妃被贼人所伤失去左臂,并且身受重伤,昏迷未醒,好在徐院首就在白府,否则真是回天无力。

    可是这个消息谁也没有向外透露出去,能瞒多死就瞒多死,能瞒多久就瞒多久,白清月伤的不仅是她个人的事,更是关系到白府命脉,不管怎么说,她已经是皇室中人了,弄不好,那保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白清月性命是保住了,可是她还不如死了的好,若是死了,他白府还能得太子一个心疼,得皇上一个加官进爵,可是这残废了,只能有碍皇家颜面,惹人垢病。

    如今别说是太子侧妃了,就是一般的人家也不会娶了去。

    毁了,毁了,白清月算是彻底的毁了。

    “好狠,好狠,白清秋,你竟做得如此之狠?”李姨娘得到消息之时恨得咬牙。

    “现在生气有什么用,最重要的,是如何处理后事。”

    白清流也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动用的,可是太子手下的暗卫,当看到清月院中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场面之时,他同样是吓了一跳。

    没想到,白清秋为了一个丫鬟而下如此狠手,十八个暗卫竟然一个都不放过,尤其是最后的八名暗卫,死相十分惨烈,他不敢将此事报与太子知晓,否则,他也吃不了兜着走了。

    想到这里,却又不得不冲着李姨娘怒吼。

    “你们不是说计划好了的吗,不是说万无一失的吗,怎的到现在,非但全军覆没,而且连她自己也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这就是你说的,可以助我一臂之力的说法?”

    真是见了鬼了,他竟然会听一个姨娘的话,参和什么宅中内斗之事?白清流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我?我怎么会知道那白清秋还会有暗卫保护?我不也是为了你好吗,若是白清秋死了,皇上只会高兴,只要将此功记在太子身上,岂不是美事一桩?”

    “荒谬,杀一个白清秋就能得皇上看中?我怕你是糊涂了吧。”

    “我糊涂,我可一点儿也不糊涂,你以为我和你父亲为什么不给白清秋任何教受,为什么任由她在外头胡来,还不是因为这一切都是皇上之令。”

    什么?

    皇上之令?

    白清流心头猛的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皇上要杀白清秋便好。”李姨娘咬死了不说,不是因为不好说,而是怕他知道得太多,惹来祸端。

    白清流倒也聪明,闭口不问,可是,他要如何向太子交代这些人的死呢?头瞬间又疼了起来。

    “二公子,李姨娘,不好了,皇上圣旨下来了。”就在此时,丫鬟急急禀道。

    什么,圣旨?

    怎么可能,这事情发生了还不到几个时辰,皇上那边居然就知道了,还要下圣旨?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福寿院。

    白老夫人醒来之时久久的看着床梁上雕刻的麻姑献寿的图案,脑子里想的却是她这辈子也没碰到过的画面,现在只要一闭眼,便能看到那可怕的场景了。

    一想到那里,白老夫人便忍不住全身发寒,到底是那个人的女儿,心肠竟如此之硬。

    遥想十四年前,她使计成功让婉儿落红,本想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早产而亡,可是没想到,她竟咬牙,生生破开自己的肚子取出腹中胎儿,当时产婆都被她吓昏过去了,那样血腥的场面,到现在她都还历历在目,不敢忘记。

    而十四年后的今天,她的女儿骨子里的狠毒再次出现,一想起那满地的人体内脏就想吐。

    狠,太狠了,白清秋,你竟下得了如此之手哇。

    白老夫人眉头一凝,手指紧紧的抓住被子,被子被她纠得不成形了。

    “祖母,还请祖母替三妹做主。”

    白清流见此目光微闪,跪在床前,大声呼喊,低下去的头勾起一丝冷笑,看来,这白府里没有一个希望白清秋活命的,那么,这下事情就好办多了。

    皇上圣旨,命白府好生照应受伤的太子侧妃。

    虽是简单一句,可是仔细一想,明堂多着。白清月哪里是受伤,根本就是残废加重伤,还有,皇上的圣旨来得这般的快,这也足以说明李姨娘说的话是对的,皇上在白府早有眼线,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但这更是一个警示,警示白府中人一定要将此事查个清楚,给皇室一个交代,侧妃之伤,滋事体大,皇宫那里不得不管,也不能不管。

    众人都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那么,也就只缺一个借口而已,一个杀白清秋的借口。

    “清,清流?”

    白老夫人一时竟转不过弯来,他不好好陪太子,来这里干什么?

    若是白清流知道老夫人现在所想,定会哧笑,都这个时候了,他哪儿还有心情陪太子哇,命保得住保不住还是个问题呢。

    “祖母,您可不能再度姑息白清秋了,若是再任由她胡作非为下去,只怕整个白府都要毁在她的手上。”

    白清流义愤填鹰,满脸震愤的大声说道。

    什么?白府会毁在白清秋的手上?

    听到这句话,白老夫人的脸色越发苍白了起来,纠着被子的一振,嘶啦一声,上好的被子撕1;150850295305065出个大口子来。

    白清秋本就不是白府之人,先前的痴傻了十四年,也将她儿子的前程档了十四年,一个十四年的尚书,暗地里有多少人嘲笑他,嘲笑整个白府啊。

    而且,她不也同样的为她受了十四年的苦吗。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庶女被册封为太子侧妃,好不容易看到白府有了起色和转圜,可是圣旨才下了不到一天,竟就出了这样令人发指的事。

    白府子嗣本就单薄,难道她出来,就是要看着白府子嗣残的残,伤的作伤吗?

    “不,不可以,不可以再这么下去了,白清秋,你,你是绝迹不能再留了。”

    白老夫人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的霜白之色让人可怕。

    王嬷嬷身体缩在床后,紧低着头不敢看,背后瞬间升起道道冷汗,老夫人这,这真的是不想放过大xiǎo jiě了,而她此时更想离开,离得远远的,因为接下来的话不是她一个嬷嬷该听的。

    什么将白清秋软禁起来,什么无论如何也要让她承认清月院之事是她所为,什么将她交出去以保白府所有人的平安。

    说得这般的冠冕堂皇,可是再如何,也掩盖不了他们那龌龊险恶的用心。

    而另一处,清秋院。

    这里早就没了平日里的灯火通明,有的只是灰暗,只是难以言说的沉重,一时之间这里静得可怕。

    何止是清秋院如此,其他院哪个不是如此,虽然白老夫人下了封口令,可是总有些人会得知这其中的情况,可那又怎么样,只不过是以后更加的不敢惹白清秋罢了,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别的。

    岚轩亲手熬了徐院首特制的药,端了过来,那盏并不明亮的烛光之下映着个满脸苍白,双目紧闭绝美得让人心疼的小脸。

    在白老夫人倒下的那一刻,她也跟着倒在她的怀里,也许,xiǎo jiě早就支持不住了吧,只不过是想看看白老夫人那张惊恐的脸而已,她是在为小新看的,昏过去之前,xiǎo jiě说,“小新,她们好丑啊。”

    岚轩忍住哽咽,轻轻的在床前叫道:“xiǎo jiě,该,该喝药了,徐院首开的,好像还,还砸碎了一个jí pǐn珍珠,心疼得他胡子发颤呢,xiǎo jiě,醒醒吧,喝了药咱再睡。”

    她想哭。

    xiǎo jiě这是在征罚她自己,小新的死其实不怪她啊,她又不是神怎么可能面miàn jù到?若不是那些人联合起来,清秋院也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xiǎo jiě,你别这样好吗?我知道你还醒着在,你睁开眼晴看看我啊,我,我”

    岚轩死死咬唇,她嘴笨得很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来劝慰xiǎo jiě才好。

    “岚轩姑娘,岚轩姑娘,不好了,李姨娘来了。”

    此时,报门的丫鬟急急来报。

    李姨娘?

    岚轩暗哼,不用想了,一定是来清秋院找麻烦的,她虽不能替劝解xiǎo jiě,可是,她能保证不让任何人进入院子打忧xiǎo jiě。

    “你在门外候着,好生照应xiǎo jiě,我去将那此人打发了。”

    “是,岚轩姑娘。”

    大xiǎo jiě不喜欢有人在身边伺候,就连丫鬟守夜她也不成,其实大xiǎo jiě人不错,对院子里的人从未缺吃少衣,若是有好菜,xiǎo jiě便会吩咐兰香小新多做些,也分给她们吃。

    今日院里发生大事,她们当时一齐晕过去了,当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只见xiǎo jiě上换下来的件件血衣和三四桶沐浴血水。

    “唉,大xiǎo jiě你一定要好起来呀。”丫鬟深深的叹了口气,而后关紧房门,守在房前。

    就在房门紧关的那一刻,一道身影从窗口跃了进来,修长的身影在烛光之下显得越发的欣长了起来。

    君若凌看着桌上那碗黑呼呼的药,想也没想便端了起来,大长腿两步便来到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本就没肉,现在更瘦的白清秋,开口便道。

    “是我喂你喝,还是你自己起来喝。”

    床上女子一动不动,如真的昏过去一般。

    “好吧,本王便吃亏一回,喂你喝了。”

    说罢,君若凌先是喝了一口,而后巨大的身影压了下来,对着白清秋的唇覆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