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四十六章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卧槽!

    就在君若凌压下来的时候白清秋已经张开眼晴了,看着慢慢放大的俊脸,白清秋心中一万头草尼马奔腾而过,本能的伸手出去挡住那高大的身影,可是君若凌却以绝对压倒之势轻意将她防守突破。

    “你”

    白清秋大怒,可是刚一张嘴,君若凌便趁机而入,连药带着那不该有的东西她嘴里走了一圈。

    混蛋。竟然亲她。

    君若凌你个大混蛋,居然在这个时候占她的便宜?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半点良心,她心情差着呢。

    想也没想,抬起腿对着君若凌下身攻去,可是君若凌似早有预料,又腿一夹,将她两条腿牢牢制住,半点动弹不得。

    白清秋越发的恼怒了起来,没了脚她还有手,银牙一咬,右手一个勾拳狠砸下去,君若凌看也不看那砸过来的拳头,身体微微一偏轻松躲了过去。

    拳头落空白清秋大惊,还未等她出手,只见眼前一花,那手便错过的一瞬间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扣于头顶。

    美目一瞪:“君若凌,你特么放开我,否则,老娘我要你好看。”

    “君若凌,你听到没有,放开我放开我。”

    可是那个该死的男人非但没有放开她,而且抓得越发的紧了,可是他越是紧扣,白清秋挣扎得越发的厉害,仿若那个抓住她的不是君若凌,而是这个情势。

    不用想她也知道,她残杀了太子暗卫,更将白清月活生生给废了,一瞬间不仅得罪了当今的皇上,而且还得罪了下一任皇上。

    一对父子,他们绝不会这般好过的放过她。

    可是,若是小新的仇此时不报,更待何时,难不成真如白清月所说,还要让她来对付兰香,对付岚轩,甚至是亲近她身边的每一个人吗?

    不,绝不。

    白清秋不会让她们这么做,更不会让她们的奸计得逞,更不会让她身边的人再受任何伤害,所以后果如何,她一定要承担起来,哪怕是死,哪怕,也许,她还会再穿一次也说不定呢?

    她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她原本就是个死人,若是能用她的命来换取她们的生存,白清秋是愿意的。

    “白清秋,你醒醒,你给我醒醒好不好,在这个世上没有完美的计划,更没有铁桶一般的堡垒,你这样自责又能改变什么,你这样做,也只能亲者痛,仇者快。”

    “不,是我,是我的错,是我太自大了,我自以为聪明,自以为什么都掌控手,熟不知,却早已落入她们的圈套,早就准备这一手来打击我,她们做到了,做到了”

    “君若凌,那是一条命啊,一条鲜活的命啊,小新她死的冤,她,她因为我而死的。”

    一滴滴的泪如断线的珠子般从她略带发红的眸子里落下,划过眼尾,滴入发间,鬓边黑发再次湿润。

    君若凌看着极为心疼,她的小女人此时就是一只受伤的小鹿,同伴死后发出阵阵悲鸣,在杀死仇敌之后却又暗自躲在角落暗自添着带血的伤口,可是一这个角落,等待她的,将会是猎杀的利箭。

    这个小女人,她不是无情,只是她的有情是给该给,值得给的人罢了。

    君若凌长长的叹了口气,用低沉又坚定的声音说道:“小新她,她还活着。”

    什么?

    小新不活着?

    白清秋猛然一怔,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君若凌,脑子发嗡,她,她没听错吧,小新她,她居然还活着?

    “是的,她还活着,虽说只受了点伤,可是本王确定,她还活着。”

    君若凌洁白修长的手指抚去眼角的那滴泪,黑眸经过在泪水的洗涤变得灿若星辰。嘴边随之勾起一道宠溺之笑,此时感到一阵无奈,遇上白清秋是他这辈子的宿命,更是他这一生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若是有人敢对他的逆鳞动手,他定会如她一般将仇人一个个残杀,不,应该是团灭。不过,他是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因为他会好好的保护她,为她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任她遨游。

    “那,那她”

    “好了,现在你想要的dá àn已经得到了,那么,你也应该安心了,还有,我们继续喝药吧。”

    君若凌将一单手将药再次端到她的面前,可是这画风转变得太快太突然,她还没从小新活着的消息醒过神来,一碗刺鼻又熟悉的气味传了过来。

    “呃,那,那个,君若凌这药我会喝的,不过,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再说,我保证,不会再挣扎了。”

    操蛋了,心头之事一但放下,所有疼痛竟然如狂潮般的席卷全身,该死的,她方才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啊,双腿,双手传来的疼痛足以让她喊娘了。

    还有,君若凌这厮到底是什么意思,怎的一点动静也没有,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他又是个什么意思?

    “不会挣扎?保证?你拿什么保证?”君若凌眉角一挑,颇有几dì pǐliú máng的味道,白清秋嘴一抽,瞬间无语。

    “若是无话可在说了,那我们继续吧。”

    君若凌深深的爱上了这种喂药方式,那种少女独有香甜留在他的唇齿之间,而且他的心也同时加快速度跳了起来,全身第一次忍住的颤栗了起来。

    这种感觉他从未有过,而且有了第一次便会希望有第二次,第三次

    想也没想,君若凌再次喝口药,准确对着那樱唇覆下,白清秋睁大眼睛,打死也不开口了,这是她的初吻,上辈子和这辈子的初吻,竟然失在了他的嘴下。

    君若凌毫不在乎她那点小小的反抗,下颚以完全之势强行将她的唇撬开,又浓又苦的药顺势强喂了进去,而后随着心意的吸吮着小女人口中的甜美,辗转,加深,手中药碗轻轻一扔,稳稳的落在桌上,空出的长臂将白清秋小小的身子的捞,紧紧抱在怀里,恨不得将她揉进骨子里。

    这处是浓情蜜意,**,可是那处,却剑拔弩张,气氛极度紧张。

    李姨娘坐在木椅之上,怒指,“你这个贱婢,你有什么资格拦我,识相的给我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气死她了,清月就是毁在白清秋的手中,今日她若是不为清月讨回个公道,她就不叫李琼英。

    岚轩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哼道:“我是不是贱婢不是你说了算,我只要识xiǎo jiě的相就可以了,其他人的,不好意思我并不识得。”

    “你?”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鬟,李姨娘竟被她堵得哑口无言?岚轩说得没错,她只要认定白清秋就可以了,其作之人认不人都无所谓了。

    这样的丫鬟简直就与她的主子一样,一样的让人讨厌,一样让人想撕了。

    “岚轩,你可知道白清秋她犯下的是何等大罪,shā rén不说,她还将太子侧妃娘娘的手给砍了,你以为她缩在屋子里不出来就没事了吗,告诉你不可能,绝不可能,本姨娘今日便要为清月讨回一个公道,一臂换一臂。”

    李姨娘想起那个躺在床上白布紧紧包裹的人,心头狠如针扎似的疼痛,她的好女儿啊,竟然被虐成这般模样,她杀了1;150850295305065白清秋,她非要喝她的血,吃她的肉不可。

    “一臂换一臂?哼,李姨娘好狂的口气,白清月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让xiǎo jiě赔她一臂?”岚轩看到这里也明白了,李姨娘她不是来闹事的,她是要来杀不姐的。

    不过,xiǎo jiě是那么容易杀的吗,咻的一声抽出腰间软剑,只身挡在院前,目光紧跟着一沉,冷声道。

    “xiǎo jiě说过,她现在不见任何人,若是有人来闹事,又或者是想公报私仇,那就得问过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了。”

    岚轩身姿挺拔的站在那处,满脸阴得吓人,推着李姨娘轮椅的丫鬟吓得赶紧扔下李姨娘自己跑了,就算是李姨娘将她发卖了她也不要呆在这里了,白日里二公子抬那尸体的时候,她瞧瞧的看了一眼,被砍掉的脑袋睁着眼睛正看着她呢,吓得她晚饭都没吃。

    可怕,太可怕了。

    “你?贱婢,贱婢快给我回来。”李姨娘气得直拍大腿,一个一个的就是这般没用。

    岚轩看到这里,冷冷一笑,就如xiǎo jiě说的,善的怕恶的,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她要做就做那不要命的,替xiǎo jiě挡下这一路的风雨。

    这世间没有主子敢拼了命的,不惧与世界为敌的为丫鬟报仇,xiǎo jiě的大义,正是岚轩看中的,也是她愿意付出自己忠心所在。

    “大胆,岚轩,你这是干什么,白清秋就是这么教你的吗,拿着剑对着主子,你这是要弑主不成?”

    此时,白清流扶着白老夫人走了过来,见岚轩持剑挡门,更对着李姨娘那般讽刺嘲笑的模样便让他怒从胸中而来。

    李姨娘就算是再不好,身份再低微,那也是他白清流的生母,看不起她就等于看不起他,是白清秋的人,更不可能让她在任何地方压他一头了。

    弑主?

    这个罪名可就严重了,若真是如此,岚轩就是当场被打死,只怕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白清流一来便往岚轩头上扣下这么一个罪名,想来,是真的对大xiǎo jiě不满了。

    俗话说得好,打狗也要看主人,二公子杀了岚轩,同样对大xiǎo jiě也是个震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