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乌龟王八蛋-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四十七章 乌龟王八蛋

    总有几个人对你不爽,总有几个人不喜欢你的存在。如今白清秋大杀清月院,那1;150850295305065些人就要以各种方式和借口来至xiǎo jiě于死地。

    若是让他们进去了,那xiǎo jiě还会有好吗?就算是二公子给她扣再大的帽子,她也要顶起来。

    “弑主?”岚轩冷哼:“二公子,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弑主,我家xiǎo jiě好好的活着,哪里有弑主可言,我与xiǎo jiě主仆情深,还请二公子莫要在这里挑拔离间。”

    岚轩站在院前纹丝不动。

    白清流脸色铁青,这是在骂他是长舌妇吗,什么挑拔离间,他白清流可是太子伴读,手中掌据的东西是外人绝不可看见的,他的志向何其远大,又如何会做这般后宅妇人间的小事?

    “岚轩,你给我住口,这里是白府,你身为我白府丫鬟,在你的眼中只人那个恶女白清秋才是你的主子吗?你置我白府二公子何地,又置老夫人于何。”

    白清流口口声声将白府二字咬得极重,他虽然不知道府里头什么时候多了个会武功的丫鬟,可是他知道,任何一个人只要进府为奴,就算她武功再高,那她也是个低贱的奴才,他白清流要是不高兴,一样可以将她发卖了,一样可以将她乱棍打死。

    “哼,本姑娘叫你一声二公子那是瞧得起你,白清流,我岚轩也不怕告诉你,别说是一个白府,就是十个白府本姑娘也不放眼里,收起你那套,别在我面前耍你的公子威风。”

    “你?岚轩,你胆子也太大了,这里可是白府。”

    “二公子,你能不能别有我面前提白府二字,白府很了不起吗?依我看,二公子有心情来清秋院闹事,倒不如去查查清月院之事吧,死了八个身怀绝技之人,废了一个侧妃娘娘,皇上早晚会知道此事,若是查不出来,只怕二公子你,也会吃不了兜着走了。”

    岚轩冷冷一笑,突然她很佩服起了自己,居然可以说出这样一番打击死人不尝命的话来,果然跟在小身边,她嘴巴皮子都变得利索了。

    一想到xiǎo jiě,岚轩便又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她,一定要守好这个门,不让任何人进去,用xiǎo jiě的一句话说,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院外的动静实在太大,白清秋已经不能装作不知道了,坐在榻前,看着空荡的院子,听着岚轩以一人之姿打发着白府之众,不惜与他们为敌,换得她半刻的清静。

    白清秋心头一酸,岚轩,有你们在,真好。

    “你的丫鬟,不错。”

    君若凌倒了杯白茶放到了白清秋面前,温热的茶中倒映着白清秋绝美的笑容。

    “那是当然,小新是我的丫鬟,岚轩和兰香也是我的丫鬟。”

    言外之意,不管今天出事的是谁,她白清秋同样会拔剑而去,将那人给灭了,死得太惨那算什么,就算是将他们挫骨扬骨也化不了她的心头之恨。

    不过,经此一事,白清秋似乎明白了什么,保护一个人的最好方式不是如何隐藏,而是要让她经历风雨,面对强敌,在这样一种情况之锻炼出战斗的经验和自我保护的能力。

    她太过于想要保护小新了,所以不让她出院,不让她接触那此阴司,可是这样反而是害了她,一但出事,最先死的,就是小新这样的。

    “幸好,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白清秋微微垂下长长眼睫,“君若凌,谢谢你。”

    真的,很感谢他救了小新。

    君若凌俊眉一挑,“你的谢意我先收着,不过,你闹了这么大一出,就不怕皇上名正言顺的把你给杀了?”

    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任何人也找不出瑕疵的好机会,即能光明正大将白清秋除去,又保住了皇上一世千秋的名头。

    “哼,想扳倒我,他是有心,用计也很深,可是,他的手下就不一定能替他完美的完成了。”

    细细想来,从册封太子侧妃开始,皇上就已经布置好了这一切吧,不,也许是有人想假借皇上的名义将她杀了,除了白清竹,想不到第二个人。

    就说白清竹是条隐藏在暗处的毒蛇一点没错,这一口,咬得够深,够狠。

    不过,以后不会了,她绝不会让自己再出现这样的错误,绝不。

    “她们还在你手上?”

    君若凌当然知道白清秋口中的她们指的是谁,微微点头,“你想怎么做?”

    白清秋勾起绝美又邪魅的笑容,她最最喜欢的,就是君若凌这句,你想怎么做。每当这个时候她都感觉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她还有个强大的支撑。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君若凌唇角身微扬,狭长的凤眸看着对面的小女人,眼底宠溺浓浓,他爱极了她的皎洁,活像是看在以猎物掉落陷井的小狐狸。

    目光一移,甩了个同情的目光给院外白府中人,他们,真的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接下来的每一天,白府只会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岚轩,若是你再不走开,就别怪本公子不客气。”

    “不客气就不气,难道我岚轩还怕你不成?来啊来啊,如果今天谁退,谁特么就是乌龟王八蛋。”

    卟。

    乌龟王八蛋都出来了,众人暗伤,白清秋听罢也跟着嘴抽,能不能骂点儿高级的,哪怕是骂他龟孙子也好啊。

    若是岚轩知道清秋此时想法,定然汗,龟孙子和乌龟王八蛋,有区别?

    “你?你,你大胆。”

    白清流被她骂得一口老血呕在喉间,从小到大,还从来没被人这么骂过,这个低贱的奴婢,他一定要杀了她。

    咻。

    白清流抽出腰间宝剑,对着岚轩便冲了过去,也不管对方是不是个女子,招招杀意。

    岚轩也不是好惹的,抬剑便迎了上,不仅手长剑不停,就是脚下同样不停,即攻其上首,也攻其下身,对准的都是白清流的子孙袋。

    白清流脸色青红交加,,她,她竟然要他断子绝孙?

    “啊,我不会放过你。”

    “你不放过我,我还不放过你呢,那日你可是带着一帮的人冲入院中的,这一次,我也要为xiǎo jiě报仇,替xiǎo jiě出出这口恶气。”

    老账旧账一起算,她岚轩绝不会忘记,那一日为保她的存在,针刺百汇穴,强行将内力从无到有的提起,若非xiǎo jiě聪明,以同归于尽之势相逼,只怕白清流这个渣子早就将xiǎo jiě给杀了。

    思极之此,岚轩手中之剑更加的发起寒了来,就在虚空中闪出凌厉剑花,是他自己要来找死的,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白老夫人看着眼前刀光剑影,气得脸色发白,白清秋将她的一个孙女儿给毁了,难不成她的丫鬟还要毁她的一个孙子吗?

    “住手,住手,你们给我住手。”

    手中拐杖重重锤地,紧握拐杖的手指指关发白,大胆,真是大胆哪,她还没死呢,连一个丫鬟也敢在她面前动手了不成?

    可是,那二人早就杀红了眼哪里肯轻易住手的,白老夫人情急之下,顺手便将身边的一个丫鬟狠推了出去。

    那丫鬟也在震惊之中,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老夫人会将她往死路上推,一时不察,竟被这背后强大的力量给推了出去。

    “啊啊。”

    一声尖叫,一声惨叫,那丫鬟胸口赫然插着把长剑,顺着长剑看去,白清流扭曲到难看的脸色是丫鬟最后看到的。

    “这?”

    众人倒吸口凉气,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而更让她们心惊胆颤的是,老夫人居然亲手将这个丫鬟给推了出,她们以为老夫人平在时吃斋念佛的,可是没想到却是个心狠手毒的?

    血顺着丫鬟的胸口如泉般的流了下来,一剑穿胸,丫鬟身子一软,砰的一声倒在地上,众人更是吓得瑟瑟发抖,阵阵凉意从脚心而升,额头瞬间冒起密密冷汗。

    “好了,看什么看,还不快清理了?”白老夫人语气不耐的说道,“不就死了个丫鬟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什,什么?

    不就死了个丫鬟?

    白老夫人这话说得实在是寒了人心哪,丫鬟也是爹娘养的,也是条命啊,怎的在到了她口中,说得就好像是死了只鸡鸭似的呢?这丫鬟看上去也不过是十五六岁,只怕这亲都没说过吧,大好的年华却被白老夫人这轻轻一推给葬送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难不成,你们也想逆主?好好好,你们胆子大了是吧,不将我放在眼里了是吧,王嬷嬷,去,去给我请了家法来,今儿个,我就要让你们看看,这逆主的下场。”

    白老夫人嘶声喊道,气死她了,真是气死她了,白清秋是这样,难不成连所有的丫鬟婆子都是这样吗?难道她一个白府的老夫人,就做不得这白府的主吗?

    “老夫人”王嬷嬷也是害怕极了,这样的老夫人她从来没有见过,脸色沉得吓人。

    “怎么,王嬷嬷,难道,你也要逆主?”

    逆主?

    老夫人这话真真是诛心了,王嬷嬷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她若逆主,也不会跟着她一齐受那十四年的苦了,王嬷嬷紧捏着手掌,指甲深深的有钳进了肉里而不觉疼,暗暗咬紧牙关,从牙缝里吐出个“是”字来。

    “慢着。”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之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