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真正的疯狂才刚刚开始-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四十八章 真正的疯狂才刚刚开始

    吱牙一声,院门打开。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道袭白色长裙包裹着个娇小的身体,乌黑的长发随意披在身后,夜风吹起,撂起几缕青丝,看上去在犹如天上仙子一般绝美异常。

    白老夫人心头狠狠一抽,这样的女子,这样的面容,可不就是当年的婉儿么?那日初到,婉儿沐浴过后,还来不及梳妆她便进了她的院门,看到的,也是这般情形,嘴上挂着的淡淡笑容,美得让人无法忘记。

    难怪了,难怪那个一心想要得到她,她若是男人,这样的女子她也会想方设法的得到的,可惜那个人用错了方法,错过了那样一个绝色měi nǚ。

    “祖母何必生这么大气,人又不是你杀的,你只不过是想让这丫鬟阻止二弟行凶罢了,谁知道二弟竟杀红了眼,连一个丫鬟都不放过。”

    白清秋清冷的话响了起来,也同时将白老夫人的思绪也拉了回来,一脸不悦的看着白清秋。

    现在的白清秋在她眼里不仅是个不相干的人,而且是个钉,眼中钉,说不定,以后还会是肉中刺,若是她不听话,说不定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拔除了。

    “清秋啊,我白府对你不薄吧。”

    白老夫人现在就是连做戏也懒得跟她做了,直接越过丫鬟之事说起了正经。

    “祖母,你在说什么呢,什么薄不薄的,还不都这样,难不成你们是想要拿我这条命去给一个庶女的断臂填命?若真是那样,便真的寒心了。”

    白清秋声音很轻,轻得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不过,说话的同时,目光一直没有看白老夫人,而是一直看着那个胸膛插着剑,死透了的丫鬟。

    所有人的目光一直在白清秋身上,自然,也会顺着她的目光向那丫鬟看去,死人的脸色在灯光之下变阴森可怖,更随着白清秋的话而浑身打颤,再次肯定了,老夫人就是个心狠之人。

    “你?白清秋那是你做下的,难不成你不该赔?”

    “祖母,你是老糊涂了吧,你难道没有看见白清月的手是那帮贼人砍的吗?还有,我才是白府的正嫡女,你竟然让一个嫡女给一个庶女赔命,你不觉得这很荒谬吗。”白清秋冷冷哼道。

    荒谬?

    白老夫人气得猛吸口气,她毁了她的亲孙女儿,却还在这里说她荒谬?

    “白清秋?难道你是想看着白府就此灭门不成?”

    “白府灭门,老夫人你说什么蠢话,白清月被贼人砍断手臂,难不成皇上还会将错处怪在白府头上吗,简直是笑话,那贼人又不是白府请来的?谁请来的你找谁去,白府最多是个护主不利而已。”

    “你?”

    “好了老夫人,我看看这天色也不早了,您还是好生回去歇着吧,此事,只要白清流将那贼子的头目抓了来,交给皇上细细审问就好,其余之事,也不是你我能做得了主了,毕竟,白清月在圣旨下下来的那一刻,她已经不是白府之女了。”

    白清秋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什么面子,什么祖孙情深,她已经不是从前的白清秋了,还做着那些个表面功。

    白老夫人难道就没发现,她已经在开始叫她老夫人了吗。

    大xiǎo jiě说得对,白清月之伤不是人力所为,在这个时候应该去抓人去而不是跑来清秋院对她呼喝,就算皇上知道了,也只会怪个保护不周之罪,哪里会是什么灭门?老夫人这根本就是有意针对大xiǎo jiě。

    众人异样的目光看着白老夫人,自今夜之后,只怕白府所有丫鬟婆子都要对这个老夫人“另眼”相看了,不仅是非不分,而且心肠狠毒,为了阻止二公子,竟活生生将一个丫鬟推了出去,现在又想将大xiǎo jiě推出去。

    看着着实让人心里发怵啊。

    “白清秋,你这个贱人,贱人,还我清月命来。”

    就在这个时候,李姨娘突然抽出丫鬟胸口的那把利剑,自己推着轮椅的轱辘冲了过来。

    “xiǎo jiě小心。”

    岚轩脸色大惊,想也没想,对着李姨娘轮椅狠踢过去。李姨娘连人带椅齐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一边树杆之上。

    又是砰的一巨响,轮椅碎裂,李姨娘破败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胸口一个剧痛,哇的一声吐出口血来。

    “贱货,就凭你也敢伤我家xiǎo jiě,你还真当我岚轩不存在吗?”岚轩冷哼。

    白老夫人见此,面色极为难看了,这李姨娘虽然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可是,可是也轮不到一个小小的丫鬟来教训,那,那不是在打她的脸又是什么?

    “白清秋,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祖母?”

    祖母?

    她现在来说这句话不觉得好笑吗?

    白清秋转过头来,长长的睫毛微微下垂,灯光透过浓密的睫毛眼下一道阴影。

    “我还正想问呢,祖母今日之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没良心,白眼狼,什么养了我十四年这般的报答白府?你这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就因为我母早逝,您就这般对我吗?”

    没娘的孩子最可怜,最让人心酸。

    “这?”

    白老夫人惨白着张脸惊退半步。

    她,她也不是有意要说的,只是今日情势危机,情急之下连她自己说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万不能让白清月有任何损伤,否则白府将再无出头之日了。

    “怎么,不回答了吗?还是说,祖母你就是这样想我的,我就是那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唉,真是让人伤心啊。好了,你们回吧,本xiǎo jiě不想见任何人。

    若祖母真的想将孙女儿交出去,那便交吧,只是请祖母应我一事,若是我死了,那便让我与母亲葬在一处,在人间我们不能做母女,也许到了阴曹地府,也许我们还能再见面。”

    说罢,白清秋头也不回的进入院内,岚轩砰的一声将门关紧,掩住那些恶心的面孔。

    白清秋一翻明讽暗刺的话狠狠的砸在白老夫人身上,顿时震得她一口老血呕在胸口。

    若是再纠缠此事,那岂不是在告诉世人,她白老夫人是用一条嫡女的命保住的?到那时,她岂不是要被南渊国人笑死,又如何在贵妇圈里混?

    可是,白老夫人忘记了,十四年未出来的她,世人哪里还会记得她,贵妇圈里的宴会之上早已没了她的名字了。

    “祖,祖母?”

    白清流看着白老夫人不断变幻的脸色暗道不好,她该不会是想退走了吧?

    “清流啊,回吧。”

    白老夫人轻叹了口气,灯光之下本就不好的面容瞬间苍老了许多,看上去竟真的像是迟暮的老妪,也不理白清流,便让王嬷嬷扶她回福寿院了。

    回?

    布置了这么多,白老夫人竟让他回去?白清流目光闪着阴霾。

    这怎么可以,若是皇上得不到dá àn,他会放过他吗?还有太子,死的十八个暗卫他又该如何交代?若是白清秋不死,死的,就会是他白清流了。

    不,不可以,这世间谁都可以死,唯独他不能死。

    想他白清流九岁便跟在太子身边,费尽心思的让太子发现他的价值,更是呕心厉血的一步步成为太子身边最为信任的人,更不惜告诉太子皇上毫无传位之意,让太子与皇上反目。

    这一切的一切都向着他想要的方向发展,在这个时候,他绝不允许有任何人破坏,哪怕是白清秋,哪怕是白老夫人。

    白清流眼眶发红,脸上布满阴沉:“白府,你们只不过是我踏上青云之路的跳板而已,你以为没有你们,我白清流举步维艰吗?哼,那么我就要让你们看看我白清流的手段。”

    说罢,白清流大步走出清秋院,一刻也不停留的出府策马而去。

    “xiǎo jiě,白清流进宫了。”岚轩来报,只是,“他该不是被我打傻了吧,这个时候进什么宫啊,他不是应该想法子对付我们的吗?”

    岚轩不明白了,方才还杀气腾腾,可是到最后却丢下摊子,进宫去了?难不成,太子还会帮他?这不可能吧,毕竟,他损了太子十八个暗卫啊。

    “你猜对了,白清流就是去向太子求救了。”

    “这不可能,太子十八暗卫已死,他隐瞒还来不及,哪里还会送shàng mén去让太子治罪?”岚轩脱口而道。

    一个暗卫的培养有多艰难,她比谁都清楚,何况以那十八个暗卫能免冲破凌王留在这里的暗卫防线,可见武功不是一般的高,所以,暗卫残死,太子必定大怒,白清流1;150850295305065这是去送死。

    “对于别人来说是死,可是对于白清流来说却不一定,他在太子身边那么多年,你以为他如何爬上今天这个位置的?若不是对太子了如指掌,他哪里敢去?而且,我敢肯定,最多不过三日,白清月一事必然满城风雨。”

    白清秋目光看向那只跳动的火焰。

    太子意在皇位,白清流定会说服他,将白清月之事扩大,加深,并会以绝对之势将所有罪责加在她的身上,更甚者直接下一道太子令,将她捉拿,审问。

    到那个时候,她白清秋纵是有十张嘴和万分的本事也逃不过了,而那个皇上,必然会助其一臂之力,将她秋后问斩。

    好一个白清流,果然是狠毒之极,白清秋双目一沉,乌黑的眸子里嘣发出冷意。

    真正的疯狂才刚刚开始。

    白清秋的心反而静了下来,这,也许就是暴风前的宁静吧。端起那杯放在桌上还未来喝的白茶,这是君若凌倒给她的,茶还留着余温,白清秋仰头喝下,有一股清甜,扬起唇角,微微一笑。

    “岚轩,自明日开始,没有本xiǎo jiě之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入清秋院。”

    “是,xiǎo jiě。”

    “还有,帮我准备笔墨,还有一大堆的书,本xiǎo jiě要开始认真学习了。”

    认真学习?不会吧。

    岚轩嘴抽得越发的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