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英明个屁-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四十九章 英明个屁

    白府嫡女白清秋胆大包天,竟将太子侧妃的手给砍了?

    朝堂哗然,整个南渊国哗然。太子跪在大殿之上,表情痛苦,几近悲伤,肯求皇上彻查此事,还他侧妃一个公道。

    皇上脸色大变,立即招徐院首入宫寻问,徐院首只一句,不可用了。

    当下群臣们便生生怔住了,顿时整朝堂沸腾了起来,谁都知道宅中内斗的厉害,可是像这般厉害的还是第一次见,要知道,白清月虽未进宫可也已经是皇室中人了,白清秋她,她怎么敢将其挑废了?

    史御史也在这个时候抓紧时机马上参了白远涛一本护主不利。

    白远涛当即便跪了下来,瑟瑟发抖,磕头如蒜直喊皇上息怒,他的震惊并不比他们的不是说好了只瞒着皇上不让他知道的吗?不是说好了,等西临国的人走了之后再慢慢告诉皇上的吗?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快的弄到朝堂上呢?到底是哪个王八糕子在背后阴他?

    白远涛头死死的磕在地面之上,在鼻涕眼泪流了一地之下暗中将那人骂了个半死,龙颜之怒啊,他哪里受得住?

    砰的一声响,皇上大掌狠狠的拍在了龙椅之上,白远涛心尖儿一颤,几近吓得屁滚尿流。

    “白远涛,你是怎么做事的?竟然让太子侧妃受如此重伤,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他哪里知道怎么回事?当他接到消息之时,他下在安排西临国使臣的最后事宜,当时便将他吓晕过去了。

    “皇上,臣,臣臣”臣不下去了,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这般表情落在众人眼里,换来浓浓的鄙夷,身为白府家主,居然连府中之事都不知道,那可真是到头了。就在众人等着看好戏之时,太监突然来报,白府二公子白清流求见。

    白清流的到来,将大殿又推向另一个**,白远涛也知道了,原来阴他的王八糕子是自己最看中的儿子,真想当时就晕过去,这叫什么事儿啊。

    原来,白府为不愿将事情闹大,竟包庇白清秋对外宣称太子侧妃只不过是受了点小伤。而白清秋非但不承认自己有错,而且十分张狂的将前去质问的李姨娘再伤再地,还将白府祖母狠骂了一顿。

    二公子白清流实在看不下去了,在义灭亲将此事告之太子。

    白清月本就是他的侧妃,再加上她曾为太子挡过致命一剑,无论从哪个角度,太子都会为白清月做主。

    事情到了这步,已经不是一个小小白府可以隐瞒的了,皇上的雷霆之怒也不是那般容易平息的,白清秋的下场可想而知了。

    可是,皇上却不会直接下了圣旨将白清秋赐死,因为毕竟是朝臣之女,他直接扔给了京兆府张天坤主审此事,另赐御林军前往相助。

    “皇上英明。”

    英明个屁。

    张天坤暗中大骂,残的是皇室中人,本应交由大理寺那边审理,可是皇上却偏偏不愿将其与皇室挂勾,以体现他的正直,公正一面,可到头来却是苦了他。

    张天坤想起白大xiǎo jiě,便就是一阵胸疼,欧阳振兴之死他还历历在目,那样一个有勇有谋,不卑不亢的女子怎么可能做下此等之事?就算是真的,也定然是那三xiǎo jiě做下什么不可饶恕之事惹毛了大xiǎo jiě吧。

    “唉,白大xiǎo jiě,你可真是会惹事儿啊,皇上这次只怕没那么容易过了。”张天坤站在出殿的台阶之上,目光远去,看到就是天空中那一片火红的云,就像是血般让人害怕。

    很快,张天坤便带着御林军火速包围了白府,气氛瞬间变得紧张和让人颤栗起来。

    对于这种结果,皇上是满意的,原本在大殿的怒气,在御花园时早已消散,换上的是一副释重负的笑容。

    “白清秋,这可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朕的心狠手毒。”

    皇上看着眼前那盆娇艳的花朵,冷冷一笑,目光射出一道凌厉之光。

    谁能想到她竟然长得越来越像她了呢,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

    再过三日,西临人就要来了,而且来的是三皇子纳兰良垣,此人看似玩世不恭,可是却精明异常,若是宫宴那日见到白清秋,一定会发觉其中异常。

    他,绝不能让那边的人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啊,否则西临国主大怒,两国之间又打起来,他南渊国哪里有人替他出征?君若凌已经被他下了碧落之毒,死,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

    碧落之毒。

    那可是当年用云贵妃身上的,整杯的毒,那个女人刚一喝下去,连开口说话都不能了,而且她死之时所埋入的棺材也都被腐化了,可见此毒的厉害。

    而君若凌同样是中此毒,可是份量却是十分之一,因为此毒也只剩下这么多了。

    只是没想到,君若凌命硬,竟然活到了现在,真是不可思议了,不过,他也不会让君若凌那般好活

    “何事让皇兄如此烦恼?竟让皇兄眉头皱得这般深?”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他一跳,猛的抬头,君若凌苍白的脸色毫无征兆的出现在眼前,方才还在想在他,没想到此刻他便出现,生生唬了一跳惊出一身冷汗来。

    “十,十二弟,你怎么来了?”

    君若凌微微一笑,但是笑容里却看不出任何情绪:“也没什么,只是方才进宫之时见张大人脸色铁青的带着御林军出宫去了,怎么,是有什么人又惹皇兄不开心了吗?

    皇上目光一凝,打量着他的十二皇弟,这可是十几年来君若凌第一次叫他皇兄啊,这一声声的叫得实在是刺耳,心中那口不快猛的升了起来,语气也开始不善了。

    “十二皇弟,你不在府中好生休息,跑到皇宫里来做什么,你要记住,不该你管的事,不要管,要知道,朕才是这南渊国的皇上。”

    皇上说话极不客气,身边的林公公听罢心跟一紧。

    “皇兄,本王自然知道这天下是谁的,不过,皇上你也别忘记了,本王手中握有什么?说句不好听的,本王叫了你这么多年的皇上也该够了,而且,你年纪也这么大了,是不是考虑,该换个人在那上头坐坐了?”

    他不客气,他君若凌又会客气了吗,布署了这么多年,他一味的暗中进行着各样行,努力的不让皇宫里的人发现在任何异常,可是换来的,却是下毒,安插眼线和日日的暗中刺杀,还有小女人的受伤。

    也许是受了小女人的影响,激发了他久违了的杀伐果决,他不再手软,他要从暗中转到明面,哪怕是知道皇上手握百万大军。

    “你?”

    皇上大惊,这还是那个看到他恭敬的十二皇弟吗,这还是那个中毒致深快死掉的药罐子?

    “皇上,不必惊讶,你的手段本王从五岁之时便已经领教过了,你想要我死,也不是1;150850295305065一天两天的事情,明人不说暗话,皇上你不杀我,还不是因我我手里有一份先皇的空白遗诏?”

    君若凌的话越说越深,越说越让人心惊。

    既然他已经明示了,那皇上也丝毫不客气,脸上瞬间带着阴毒之色。

    “不错,朕当年不杀,还就是因为那道遗诏,谁让那个男人不将皇位传给朕,在所有皇子之中,最有能力的是朕,当年的国之大事,哪一个不是朕摆平的,哪一桩不是朕身涉险境去做的,可是那个人为什么偏偏就看不到,为什么偏偏就看中了你这个五岁的小娃娃?难道,朕做的这一切还不如一个稚子不成?”

    真真是让人可气可恨,他做了那么多,甚至惨遭刺杀重伤在床之时,那个人居然还云贵妃处与他共享天伦之乐?

    这,这还是一个父亲所为吗?他还配做这个南渊国的皇上吗?

    不,他不配不配,与其这般,倒不如先下手为强,可当他知道,这个男人在临死之时竟偷偷的将一份盖好玉玺的空白遗诏给了君若凌。

    当时便气得他闯入皇陵将那人的尸体挖出来狠狠鞭策。

    若不非如此,君若凌只怕早就不在这世上了,不过,他也要让他尝尝当年云贵妃的痛,结果,他做到了,君若凌五年来病痛缠身,那种痛苦不用看都知道是生不如死的,这才勉强的消他的心头之恨。

    每当接到君若凌痛苦不堪消息之时,他都会前往祠堂,告诉那个男人,你看到了吧,这就是当年你最爱的小儿子,他现在在朕的手可是痛苦不堪的呢,你是不是心疼了?

    若不是他的雷霆手段,只怕这皇位便是君若凌的。

    可是,如今君若凌却当着他的面说遗诏之事,这岂不是又将旧时伤口给揭了出来么?

    皇上强忍下胸中滔天的怒气,沉声道:“你想怎样?”

    君若凌突然来此,为的应该不只是打击他这么简单吧,真是恨哪,可是恨,有用吗?最重要的是将那遗诏给毁了。

    那份遗诏的存在,对他就是个十足的威胁,就像君若凌说的,只要他想,遗诏一出,他的皇位便真的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皇上的手再次握了握,无论如何,定不能再让君若凌给跑了,暗中向暗卫使了个眼色,将御花园牢牢的包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