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磕头认错?-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十五章 磕头认错?

    南渊第一痴傻xiǎo jiě再次发疯了,打的还是那徐莫琴,真是胆子大了,兵部尚书的嫡女她白清秋也敢打?就不怕兵部一个发怒,将白府给踏平了?

    “咯咯咯,这白大xiǎo jiě也是个奇葩,什么人都敢碰。”

    “可不是,本xiǎo jiě还听说,她疯起来连自己的父亲都敢打,真是大逆不道。”

    “也不知东方府为何要请这样的xiǎo jiě赴宴,真真是丢了我们闺阁女子的脸。若是换作本xiǎo jiě,还不如一头撞死干净,也省得留人垢病。”

    白清月听着众xiǎo jiě的冷嘲热讽,心中乐开了花,哼,白清秋啊白清秋,我要让你颜面无存,看你还敢不敢抢本xiǎo jiě的马车。

    试想一下,若是一个闺阁女子的名声没有了,那她将来还会说个好亲事吗?她只能活活淹死在别人的口水之中,这比直接杀了白清秋来得还要悲惨。

    嘶,古代女子的心,那是有多狠啊,不过

    “徐莫琴,你想被人当猴子似的看戏吗?”白清秋低声道。

    “不想。”徐莫琴眉头一皱,发现这些xiǎo jiě的嘴,真是有够毒的。

    “那好,我们的架留着下次再打,该轮到我发飙了。”

    “好。”

    说罢,二人默契地有各自退开一步,白清秋挑眉,徐莫琴也没那么讨厌。

    “哎呀,各位xiǎo jiě别再说了,都是我不好,我没有看好大姐姐,让她胡乱作为,徐xiǎo jiě,真是对不起,大姐姐她的疯病,似乎又犯了。”

    白清月装模作样的说道,表面上委屈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暗中却得意之极,阴险的笑容锦帕之下。

    “白三xiǎo jiě,这与你何干,那白清秋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不清楚吗,你别自责了。”

    “是啊,有这么一个大姐姐头上,真是难为白三xiǎo jiě了,若换作是本xiǎo jiě,早就哭死在闺阁里了。”

    众xiǎo jiě越说越过份,就连一边的徐莫琴也听不下去了,这样毁坏一个人的名声,真的好吗。

    啪。

    就在此时,一道细微的“鞭”响震在她们头顶,鞭尾险险扫她们嫩白的小脸,顿时惊得众xiǎo jiě惊声尖叫。

    “你,你干什么?难不成,你这个傻子连我们也要打?”

    众xiǎo jiě怒喝,不知什么时候白清秋手中握着一根细长柳条,柳条虽细,便打起人来,也是很痛的,若是打在脸上,非huǐ róng了不可,想到这里,众xiǎo jiě越发的愤怒了起来。

    “白大xiǎo jiě,这里可是东方府,不是你的白府,若是要打人,还轮不到你来出手。”

    “没错,本xiǎo jiě虽然只是个侍郎府xiǎo jiě,可也容不得你在这里造次。”

    “哼,白大xiǎo jiě,若是不想此事闹大让白尚书知道,你就给本xiǎo jiě磕三个响头,叫三声我是傻子,本xiǎo jiě便好心的放过你。”

    “对,一定要磕头认错?”

    一个个娇美的脸上带着轻视和1;150850295305065得意的表情,一个傻子而已想怎么收拾便怎么收拾?今日便要让白清秋尝尝她们xiǎo jiě的手段。

    白清月站在一边旁观,唇边的阴狠的笑意更深了,若非时机不对,她真想大笑出声,小贱人啊小贱人,这次看你怎么逃。

    磕头认错?

    “哼,你们也想得太开了吧,让本xiǎo jiě给你们下跪,我怕你们受不起。还有这就是南渊官家xiǎo jiě的气质?特么真是大开眼界了。”白清秋哼道,这些个xiǎo jiě就是犯贱的,跟白清月一样的欠揍。

    “你,白清秋,你说什么?”众xiǎo jiě被她骂得小脸青红交加,她们还从来没被人这么骂过。

    “说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是聋子不成,还要本xiǎo jiě再说一次?真特么贱骨头,喜欢听人骂是吧,好啊,本xiǎo jiě不介意再骂,但本xiǎo jiě的口水是金贵的,一个字按一两银子计算,本xiǎo jiě我骂的,绝不带重样,保证骂得您舒舒服服。”

    卟,听到这里,众xiǎo jiě气得吐血了,谁喜欢被人骂的?她们又没疯。

    “白清秋,你就是个疯子。”李xiǎo jiě怒喝。

    “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抽死你?”

    “你?”李xiǎo jiě小心的看着白清秋手中柳条暗暗咬牙:“哼,白大xiǎo jiě,你我都是嫡出xiǎo jiě,你般又打又骂,也不怕有损官家xiǎo jiě的颜面?”

    “别跟我淡颜面,你以为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好货?在人背后说人坏话,你们就有颜面了?若说丢了颜面,那也是你们先丢的。一个个自称嫡xiǎo jiě,却学了个市井之民,嚼人舌根,平日里的诗书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白清秋提起柳鞭,毫不客气的对着这些个xiǎo jiě大声骂道,一个个嘴贱的,不骂不行。

    “你?”

    众xiǎo jiě脸色羞得青红交加,她说得没错,身为大家闺秀,的确不该嚼人舌根的。

    “哼,可若是白大xiǎo jiě你言行举止端庄,哪里还轮得到我们来嚼?这要怪,也只能怪你行为不妥。”李xiǎo jiě不依不饶。

    “我行为不妥?李大xiǎo jiě,你哪只狗眼睛看到本xiǎo jiě行为不妥了”白清秋双眼微眯的看着这位刑部尚书嫡女李xiǎo jiě,她好像没得罪过她吧

    不待李xiǎo jiě再次开口,对着众xiǎo jiě再次清冷喝道。

    “本xiǎo jiě与徐xiǎo jiě切磋武艺,可是没想到你们却在这里说什么胆子大,大逆不道的话,本xiǎo jiě我哪得罪你了,让你们这般说?

    女子清誉何等重要,岂由得你们在此胡乱编排?本xiǎo jiě倒要问问皇上,他的臣子们就是这样教导女儿的吗?”

    白清秋义愤填膺,震得众xiǎo jiě哑口无言。

    “这”

    众xiǎo jiě抬眼看去,那个南渊第一痴傻xiǎo jiě不知何时变得强势起来,那道笔直的娇小身影站在那处,仿若一尊战斗女神,若是谁也踏前一步,便会让她粉身碎骨。

    众人不禁暗抽口气,白清秋何时有了这样的气魄?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白清秋,很美。

    “呵呵,各位xiǎo jiě竟然在此处?害得老奴好找啊。”此时,一个老嬷嬷突然出现,恭敬的笑道:“宴会快要开始了,请xiǎo jiě们移驾主厅。”

    白清秋挑眉,这东方府的人,出现得可真合适啊,瞬间将尴尬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