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哎呀,这个丫鬟怎的一点事儿都不懂-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五十一章 哎呀,这个丫鬟怎的一点事儿都不懂

    清秋院外,一个身着青色衣裙的丫鬟满脸通红的拦着就要冲进去的御林军,为首的是个个子很高,但极为消瘦小的中年男子。

    “大胆,本副统领可是奉了皇上之命捉拿砍伤太子侧妃的要犯,误了皇命,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若再不退开,便别怪我刀下无情。”

    说罢,便见他凶神恶煞,抽出宝剑就要砍下。

    “住手,这时是女宅后院,岂由得你在此放肆?”岚轩拔剑挑开那副统领的长刀。

    砰的一声响,副统领刀被震开,顿时感觉虎口发麻。

    “你?你这是在违抗皇命。”

    这个帽子扣得有点儿大了,岚轩都有些招架不住,毕竟皇上想要xiǎo jiě的命她是知道的,还以为白老夫人有多厉害,能够拖得了多久呢,没想到,却是个纸糊的老虎,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副统领见岚轩面有异色,紧接着冷声一哼:“识相的,让开,否则,别怪我将这个院子夷为平地。”

    什么?

    夷为平地?

    “你敢?”岚轩大叫。

    好大的口气,好嚣张的气焰啊。

    不过,若真的动起手来,只怕岚轩拼尽全力也护不住xiǎo jiě。

    怎么办,怎么办哪?急死个人了,xiǎo jiě,你别写大字了,就算是你再写上个十年也成不了大儒,快出来救救场子吧。

    “住手。”

    就在此时一声娇喝响起。

    岚轩抬头看去救场子的人不是白清秋,而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子,只见布衣布裙,一身素色,可是气质极好,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桀骜之气。

    “叶副统领,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在替他做事。”叶二娘脸色极沉,说话也很不客气。

    “大胆,区区一民妇怎敢这样对我副统领说话?”一名御林军大声喝斥。

    叶二娘冰冷的扫了那人一眼,冷冷哼道:“这官威摆得够足啊,怎么,难不成你连我也想杀吗?好好好,你杀,你杀,你杀啊,若是不想小妹她在天之灵不得安息,你尽管来杀,若是我叶二娘有半句不字,你便将我尸身一齐扔入那乱葬岗,受那野狼野狗的啃食。”

    叶二娘这话说得极重,叶副统领脸色铁青,“你?你胡说些什么,谁要杀你了,谁又敢扔你进乱葬岗?”

    “哈,好啊,你不杀我,那你这是干什么,明知道今日我要来找我家妹子说话,你,你就带着你的兵来寻我的麻烦,你看看你这气势,不是杀我,又是做何在?”

    叶二娘指着这在些个御林军怒喝。

    “我,我们不是来抓你的,更不是来杀你的,二娘,你,你误会了。”

    “误会?叶辰,别以为你是叶良的大哥我就不知道你了,告诉你,你也去告诉那个坐在大殿上之人,我叶二娘无论过了多少年,都不会进宫,更不会做他的什么妃子,让他死了这条心吧。”

    听到这里,众人明白,原来这个叶二娘就是十年前在秦府寿宴之上得下四项全能之人,当时皇上当下便想将其纳入后宫,可是这叶二娘性钢烈,更是绞了一缕青丝,若是皇上再逼,便如这青丝般了断性命。

    当时此事闹得极大,可以说是举国上下都知道了,没想到今日一见亦是不改当年傲骨,依旧宁死不屈啊。

    “二娘,你休要在这里胡搅蛮缠,皇上,皇上根本不知道你来白府,更不会再逼迫于你,等,等等,你怎的来到白府了?”而且找的还是白清秋?

    “哼,我来白府难不成还要向你御林军报备不成,叶辰带着你兵,滚出去。”

    滚出去?

    这世间只怕也只有叶二娘敢对叶副统领说这话了。

    “不行,这不是儿戏,二娘”

    “叶辰,你给我住嘴,别跟我淡什么儿戏不儿戏的话,我只知道,是你将小妹一家逼死,若不是你,小妹也不会丢下嗷嗷待乳的小袁子在她面前自尽,若说不想见到,我第一个就不想见到你,你滚,快滚,别让我看到你,别让我看到你。”

    叶二娘紧紧的纠住胸口,痛若的别过脸去。

    众人的心也跟着一纠,看来,这面一定有个让人悲伤的故事。

    叶辰几欲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看着叶二娘的痛苦,他哪里又不痛,他又怎会忘记小妹的死,她还那么她的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不是吗?

    “撤。”

    “什么,撤?叶副统领,这?”

    “这什么这,本副统领说了撤就撤,怎么连我的命令你们也不听了吗?”

    叶副统领大怒,手中长刀紧握,最后,深深的看了眼叶二娘,便转身离开。

    “是,副统领。”

    如来时的那般,御林军来得快,去得也快,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叶二娘深深的吐出口气,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她的心到现还突突直跳。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还以为他退不了呢,还好还好。”

    啥?

    岚轩看着叶二娘的表情,方才不声然厉冉,来势凶凶,怎的现在才知道害怕,这是不是晚了点儿?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告诉清秋说我来了,哎呀,这个丫鬟怎的一点事儿都不懂?”

    叶二娘算是急疯了,那个凌王也不早点告诉她是清秋有麻烦了?害得她不得不连夜赶过来,可终究晚了一步,没赶在清秋最需要人的时候。

    “是二娘吗?岚轩,快,快让二娘进来。”

    院内传来白清秋激动的声音,好久没看到二娘了,自从那日秦府一别,还真不她过得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对吃食那么感兴趣,正好,她最近对吃的也别有研究,倒真的可以坐下来,好好探讨探讨了。

    “哎呀,清秋,清秋,你怎么样?没事吧,你这个死妮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的也不告诉我一声,真是气死我了,这白府真拿人不当人了,走,我现在就跟白老夫人说,让你住我那里去。”

    真是气死她了,白清月断手断脚了,还让清秋赔?这世上哪儿有这样的道理?这根本就是欺负清秋没有母亲,没有背后支撑的娘家吗?

    清秋是个可怜的孩子,痴傻了十四年,让人欺负了十四年,如今清醒了,更有了别样的本事,本以为可以过上好日子了,却没想到居然被府人这般欺负?

    真是想想便让人纠心。

    叶二娘怜爱的抚白清秋如丝绸般的秀发,泪光闪动,充满无尽的心疼。

    白清秋心中一暖,叶二娘是性情中人,她看中的人会拼尽全力的去维护,这让她再一次体会到了亲情,难人可贵的姐妹之情,没想到她以为是一面之缘的东西,却在不知不觉中深入人心了。

    白清秋喉头哽咽,真好,真好。

    “二娘,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很好么,还有,我可是会功夫的,谁要是敢来我清秋院闹事,我便就给他一拳,打得她连娘都不认得。”

    说罢,白清秋着毛笔当剑使的比划了起来,叶二娘看着更加心疼了,一把握住白清秋娇嫩的手,嗔道。

    “什么打不打的,你这孩子就会哄我,宅子里的那些个阴私,虽然我未经历过,可是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而且,你马上就要及笄了,这可是女子一生中最大的事,待过了及笄,那些个人只怕又会拿你的亲事做伐子了。”

    说到这里,叶二娘又急了起来,慌得不行了,口中直说,不行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呆白府了。

    看着叶二娘这般岚轩备感温馨,更替xiǎo jiě开心,叶二娘的真心她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要知道,xiǎo jiě在白府受的是什么待遇,那比冰窖还要冷,别说是亲情了,哪怕是一刻不算计xiǎo jiě也不行,叶二娘,真的是比白府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好。

    “二娘放心,他们休想从本xiǎo jiě婚事上做伐子,哎呀不说那个了,二娘,你最近有没有在研究吃食?”

    白清秋将笔笔放下,转手勾起她的手臂往厨房走去,相比写大字,她更喜欢吃弄吃的,而且,在无意识之下写的那两个字,也完全影响到了她的心情。

    “吃食?有啊,最近,我着做鱼,一日我路过一家农庄,那庄子上只一对翁婆住着,他们吃的鱼就很奇怪,切成片,就那般白口吃了?”

    “是吗?那不得腥死自己?”原来,早在这个时就就有人吃生鱼片了,高手啊。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我试吃过一次,险些没将我的早饭给吐出来。”

    “哈,跟我一样,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不过二娘,最近我也在研究吃鱼,而且研究成功了,怎么样,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

    “真的吗,太好了,那道菜取名字了没,叫什么?”

    “取了,叫水煮鱼。”

    谁也没想到,在以后的日子里,水煮鱼这道菜竟成了一道chuán qí之菜,而且世上会做的人就只有两个,若想吃这道菜,要么凌王府求了王爷让王妃亲自下厨做,但你觉得凌王像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不被打死才怪。

    所以,日后叶二娘的紫烟庐便成了趋之若鹜之地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白清秋现在的危机一点也没有降低,反而是越来越高。

    因为白老夫人不知什么1;150850295305065时候已经满脸怒气的走向清秋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