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若想进入此院,便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五十二章 若想进入此院,便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白清月之事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过去,那张大人还在大厅坐等回话呢,而且那个叫叶副统领的人已经将白府团团围住,若是不给个交代,只怕难以甘休了。

    白老夫rén miàn色铁青的冲到了清秋院,锤着拐杖怒声喝令:“给我砸,若是砸不开,那便给我烧。”

    什么?烧?

    这岂不是要将白清秋烧死在院内?

    白清风脑子一嗡:“祖母不可。”。

    白老夫人冷眼扫过,她岂会在乎一个孩的话,“你们几个是死人不成,还不快砸门。”

    “是,老夫人。”

    呆愣的几个婆子领命,抄起手中铁锹便对着清耿院狠砸了起来,一时间门被砸得砰砰作响。

    白清风大急,身冲过去一把将婆子推开挡在门前。

    “我看你们谁敢动?祖母,大姐姐她可是白府嫡女啊,你怎能因小失大?”

    “因大失小?白清风,你在这里说什么蠢话,难道你没有看到外头京兆府和御林军都来了吗?若是白清秋交不出去,你以为他们会放过白府,放过我们吗,来人,将他给我拖开,拖开。”

    白老夫人气急败坏,怎么一个两个都是这么的不省心?

    “不,我死也不会让你们进这个院门的,祖母,孙儿求你不要这样,相信大姐姐她不会做出此等之事的。”

    说罢,白清风卟通一声跪倒在地,他求她不要这么做。

    若是白清秋真的交到了那些人的手里,只怕等着她的只有死路一条,想到这白清风心头猛的抽痛,拼命摇头,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白清风,到底在干什么,难道,你要为了这样一个狠毒的女人跟我做对吗?”白老夫人气得脸色发白。

    “清风,清风,你干什么,这可是老夫人,难道你连老夫人的话也不听了吗,快,快给我过来。”

    杨姨娘生生唬了一跳,竟半天才神来,她的儿子居然在为白清秋求情?他难道不知道此时的白清秋是近不得的吗,她就是个马蜂窝,惹不得的呀。

    “不,我不过去。”白清风回答她们的就只有这四个字,小小的身子跪挺在清秋院前,丝毫没有做出任何让步。

    张天坤看着白府五少爷,微微点头:“没想到,在白府还能看到难得的画面。”

    叶辰冷哼:“那又怎么样,不过是个养子而已,他以为,凭他那小身板能够挡得住发怒的白老夫人吗?他太小看这个吃了半辈子斋念了半辈子佛的女人了。”

    “哦?”张天坤挑眉,若有所有思,“看来,叶副统领对白老夫人很了解嘛。”

    叶辰锐利的目光一顿,闭嘴不语。

    张天坤提唇一笑,看来皇上命叶辰来而不是命叶良来是有目的的,虽说二人是亲兄弟,可是叶辰才刚刚从下头上任,而且行事雷厉风行,是个不好惹的主啊。

    啪。

    就在二人说话间,一声清脆肉响,只见杨姨娘扬起的手掌停在半空,而白清风本就惨白的脸上,清晰的印着纤长的五指红印。

    白清风头狠狠的偏向一边,耳内一片嗡鸣之响,头被打得晕晕呼呼身体忍不住的摇晃起来。

    “清,清风不,不”

    她不是有意的,她不是有意的,若是他再顶撞老夫人,那他以后在白府的路可是举步维艰啊,她,她是不得已的。

    “清风,清风,我的儿啊,你没事吧。”杨姨娘看着越发的心痛了起来,伸手将白清风扶住。

    可是这一打,更将白清风打醒了,什么白府,什么姨娘,什么宠爱,在这个时候一切都是假的,还不如那个凶凶的骂他的女人,至少,在他迷茫的时候那个女人给过他光明的指引,而这些人只会呼喝嘴上说为了你好而实际上是在有需要的时候将你无情的推出去罢了,就像现的白清秋。

    白清风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杨姨娘,闪着重影的目光中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做法。

    “不管是谁,若想进入此院,便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什,什么?

    从他的尸体踏过去?

    杨姨娘一听,目瞪口呆,惊得倒退数步。

    “清,清风,你,你疯了吧。”

    “疯了?我没疯,疯的是你们,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个白清月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什么太子侧妃,她在只不过是礼部的一个庶女而已,她有什么资格做太子的侧妃?而且,她的臂早不断晚不断,却偏偏在立了侧妃之后的一日断,这么明显的陷害,难道你们就看不出来吗?

    还是说,还是说你们原本就知道这是针对白清秋的阴谋而任其而为,我疯了,以我看,你们才是疯了,为了杀死白清秋,而活生生的布下这么一个丧尽天良的局。”

    白清风怒视,死死的环看着这些陌生,可怕如鬼怪一般的脸孔,他只感觉到恶心,从未有过的恶心。

    “你,你你,混账,混账,白清风你只不过是我白府的一个养子,你竟敢对我说这般话?我告诉你,我能让你进这个门,同样的,我也能将你扫地出门。”

    孽障,真是孽障。

    白老夫人气得举起拐杖对着白清风狠狠砸去,白清风闷哼,头顶一个剧痛袭卷过来,顿时,一阵温热顺着他光洁的额头流了下来。

    “啊。”一声尖叫响起,杨姨娘不敢置信,“清风”

    “不许过来。”白清风低低的喘了一声,似力竭,“这白府的门,我本就不想进,老夫人若是想,大可以将我除名便是,只是这院门,你们无论如何是不能进。”

    这是他能守着的最后一道防线。

    众人倒吸口气,没想到这个五公子,还是个硬气的。

    除名啊,若是从白府中除了名,这位五公子,便不是明身了?众人的目光,不禁多看了眼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少年,暗叹,倒是有几分大xiǎo jiě的傲骨。

    “好,好好好,杨昭,这是你自找的。”白老夫人气得叫他的本名。

    “不,不要不要,求老夫人开恩,开恩哪,清风他,他昨夜高烧,只怕烧未退,他说的都是糊涂话啊。”杨姨娘跪爬过去,一把纠住了白老夫人层层叠叠绣着“万”字不断的裙角,“老夫人恕罪”

    看着这样的杨氏,白老夫人的心越发的狠了起来,冷哼打断了她的说话,“糊涂话,我看他清醒得很。此人已经不是白府五公子了,来人,将他给我乱棍打死。”

    什么,乱棍打死?

    “不”杨姨娘厉声嘶叫,一口气提不上来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娘”白清风再也忍不住一声大喝。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打。”白老夫人扭曲着魔鬼般的脸指着白清风大喝,“今日有谁敢拦,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狠,好狠。”

    一阵清冷的声音响起,众人抬着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大xiǎo jiě早已站在院门前,冰冷的目光看着他们。

    “白清秋”

    白清风在看到寻个熟悉的身影之时,勾起惨白的唇角笑了起来,她没事就好。

    “什么白清秋,小屁孩,我是你大姐姐,怎么,几天不见,你就将规矩给我忘了?”

    白清秋走到他面前,如痞子一般的挑起白清风的下巴,左右看了看伤口,接着道1;150850295305065:“还好,死不了,就是这血流得太难看了,有损你家大姐姐我的颜面,要知道,本大xiǎo jiě身边的人,不是俊男就是měi nǚ,小屁孩,原本你还可以排前十的,可是这下,你只能排老幺了。”

    话虽如此,可是白清秋素手一翻,一枚银针瞬间变了出来,而后对着白清风头顶飞针落下,说来也奇,那血瞬间便止住了,而且白清风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疼痛。

    “大,大姐姐”

    白清秋勾唇而笑:“乖,这才像是我白清秋的弟弟,不过,今天身为大姐姐,再教你一件事,你可要睁大眼睛给我看好了,你要记住,身为我白清秋的弟弟,绝不能认怂,更不能向任何人下跪。”

    说罢,白清秋暗力一用,将白清风托起,绝美的笑容依旧不变。

    很多年后,当白清风想起这一段,便感觉浑身充满力量,因为她扶起的不只是他的人生,还有他的信念,因为她说过,不能认怂,不能下跪。

    “好,昭儿明白了。”

    不是白清风,而是昭儿,是他自己认了眼前这个姐姐。

    “岚轩,守着昭儿,若是有人敢动他一根毫毛,你便将她的手给我砍了,就像清月院里死的那些暗卫一样。”白清秋一边说着,唇角一边勾起一朵朱蔓沙华,那是一种让人称为死亡之神的美丽之花。

    “xiǎo jiě放心,定然保护公子周全。”

    嘶。

    众人倒吸口气,大xiǎo jiě这是要为五公子出头吗?

    “你,你干什么?白清秋,你别过来,我是你的祖母,难不成你真的要杀了我?你大胆,如果我有事,白远涛他不会放过你的,皇上也不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她?

    白清秋只感觉可笑,白远涛什么时候放过她,皇上,又什么时候放过她?

    “老夫人,你说这句话若几天前说,本xiǎo jiě也许会听,可是现在嘛,啧啧啧,似乎是齁了心的萝卜,晚了。”

    说罢,白清秋手中一晃,一枚五寸针赫然在手,白老夫人狠吸口凉气。

    “你,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若是此针扎下去,她的老命可还在?白老夫人慌了,彻底的慌了,白清月说得没错,她就是个恶毒的女人。

    “住手,住手,白清秋还不快给我住手?”

    就此是时,一道怒喝声起,众人抬眼看向来人,震得一动不动,天哪,竟然是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