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猪脑子一个,无能之极-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五十三章 猪脑子一个,无能之极

    不得了了,了不得了,二公子回来了,重点不是这个,而是白清流身边的男子。

    一袭huáng sè锦袍,襟前一条五爪金龙,头顶五颗巨大的夜明珠,俊美的脸上满是华贵,让人不敢直视。

    “参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子君又延手负手而立,眉眼间隐隐透着龙怒之威,当真是吓坏了所有人,白老夫人更是卟嗵一声跪倒在地,浑身发抖。

    所有人都知道太子殿下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气氛再次凝固,所有人的精神再次紧崩。

    “大胆白清秋,见到太子,为何不跪?”太子猛然一喝。

    真是好大的胆子,以前只听说过,可从未真正见过。

    当日秦府寿宴,不是将刑部李尚书的嫡女李晴儿给打了么,不过那种xiǎo jiě之间的打架他并不在意,可是没想到,她居然屠杀了他十八暗卫。

    十八名暗卫啊,吃她的肉,喝她血的心思都有了。

    白清秋清冷一笑:“太子殿下,不是我大胆,而是,是你想违抗圣旨吧。”

    “什么意思。”

    “太子殿下,休要听她胡说,什么违抗圣旨,她分明就是目中无人,对您不敬。”

    白清流抚住发痛的伤口,太子那一剑可不是闹着玩的,若不是他用和猪尿泡里装了血,再加上身体角度巧妙侧过,只怕他现在已躺床上起不来了。

    “白清流,你才是目中无人吧,本xiǎo jiě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做太子伴读呢,原来也是猪脑子一个,无能之极。”

    “你?你说什么?”

    “我说着什么,我说你无能,无能,无能。白清流,难道你忘了吗,本xiǎo jiě可是秦府寿的夺魁之人。”

    “那又如何?只不过是一时运气好罢了。”白清流冷哼,鬼才相信她是有真才实学的。

    “那又如何?”白清秋冷哼:“那你又知道,本xiǎo jiě夺魁之赏又是什么?”

    白清流一怔,夺魁之赏?

    张天坤同样也是一怔,不过很快有他就知道是什么了,摸着胡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白清流如何收场,白清秋,一个有意思的女子。

    “本xiǎo jiě的夺魁之赏便是,免跪。”

    最后两个字说得不轻不重,而又是恰好能够让在场所有人能够听到。

    免跪?那就是见到皇上本人都可以不用跪的,众人倒吸口气,难怪她能众人毕跪她独站了,原来是有这样一个“尚方宝剑”?

    “这怎么可能,你只不过是个小小嫡女而已,皇上怎能应你如此之赏?”白清流嘶声大叫,他不信。

    “信不信随你,若是你这个太子伴读喜欢,你也可以亲自去问问皇上为什么?不过,太子殿下,本xiǎo jiě建议,你还是换一个伴读吧,这个伴读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反而险些陷太子于不悌不孝的境地。”

    白清秋冷哼,有种你去问皇上啊,在这里吵有个吊用,她才不会理他。

    不悌不孝?这话也太严重了吧,不就是没调查清楚么,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别人会这么想,太子却不一定了,他表面上亲和无比,可实际上却比任何人都要狂躁,而且生性多疑,只怕白清秋说者有意,这听者更有意了。

    白清流暗暗咬牙,恨不得将舌头给咬掉,他这多的什么嘴。

    “太子殿下恕罪,是,是属下没调查清楚。”

    君又延目光暗暗一闪,心中已有不快,可是嘴上却道在:“不知者无罪,不过,白清秋,你虽不跪,可是你伤我太子侧妃之事,又当如何去算?”

    “算?”白清秋双手抱胸,乌黑的眸子里满是嘲讽,“太子殿下你也太会说笑了吧,你们如何算与我有何干系?又不是本xiǎo jiě将那贼人引入清月院的,若是要算,你也应该找那幕后这之人不是?”

    白清秋意有所指,那幕后之人,可不就是太子殿下自己么,有本事,自己抽自己啊。

    “白清秋,你给我住口,什么贼人,什么幕后之人,这根本就是你的借口,白清秋,你不是随贺氏一道了行云寺的么,怎的半路又折了回来,而且不仅如此,你竟提剑冲入清月院,清月院的婆子拦你,可是你却将她削成了人疵。”

    说到这里,白清流身体本能一颤,当日清月院的惨状再度浮现在眼前,让人不寒则栗,这个女人手段够狠,白清流暗暗咬牙,再度开口沉喝。

    “白清秋,别告诉我,这一切不是你做的,太子侧妃一事,皇上已经知道了,而现在,太子亲临,难道你还想狡辩吗?”

    “狡辩?哈哈哈,本xiǎo jiě有什么可以狡辩的,白清流,话既然说到了这里,那我也不怕告诉你,没错,本xiǎo jiě半路折回,又提剑杀出清月院,这一切都是事实。”

    “太子殿下,你看,我说对了吧”

    “说对了?我呸你一脸漱口水,白清流啊白清流,你名字下流也就罢了,没想到你人比你的名字还人下流,还要无耻。”

    什,什么?

    他下流,他无耻?

    “白清秋,你这个有贱人,你骂谁呢?”

    “骂的就是你,哼,这白府里当真是没有一个好人哪,一个个的巴不得本xiǎo jiě去死,那白清月早就有了当太子妃的念头,那风姿,那作派,生怕人不知道似的。

    就拿秦府寿宴来说吧,那么重要的日子她竟然没有出现席上,反而是钻入秦府后院?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别告诉我不是你将太子行踪告诉她的。”

    白清秋连声大喝,快吐莲珠,丝毫不给白清流任何说话的机会将那事抖了出来。

    “你,你休要在这里胡说八道。”白清流脸色青白交加,他哪有这么做?

    “我胡说,那好,我们再说徐府之事,那徐太傅的贴子是给我的吧,可是是你,是你亲手将那贴子给抢过去的,原本该我参加的宴会,却偏生让白清月顶了去。

    而且,而且天下就有这么巧的事儿,那刺客什么时候不出现,就在太子与白清月幽会的时候出现,白清流,你真特么当我瞎子不成,像这种接二连三的制造机会,傻子都知道你们兄妹二人要做什么了。”

    此话一出,惊住了在场所有人。

    好像,好像是这么一事儿,若是事情分开,倒不觉得,可是这一但串连,那就真的连傻子都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

    白清流从小便是太子伴读,所见这处无一不是华贵,权势,在这种耳闻目染之下,就算是一张大白纸也变黑了,尤其他的身边是太子,将来的皇上,为自己的mèi mèi谋划一二又不是不可能。

    所以

    “啊,你胡说,白清秋,你胡说,我没有我没有,太子殿下,我没有,属下真的没有啊。”白清流面红脖子粗的大叫。

    可是这般模样在众人眼里,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大姐姐是不是早就有此一料?”

    白清风看着这一幕,突然脱口而出。

    岚轩笑而不语,她家xiǎo jiě聪明之极,人人都说七窍玲珑心,xiǎo jiě她比七窍还多了两窍。

    白老夫人能拦住一时,可是拦不住一世,若是有人在她耳边吹个风,依白老夫人那般在意权势和自私的性子,绝对会冲进来,而白清流昨夜进宫,今日必有所动。

    果然,一切都就应验了。

    不过,那个吹风的人岚轩余光射向那个紧缩着脖子,看上去老实巴交的罗姨娘,真是与白清竹一般,会咬人的狗,不叫。

    “够了,你们都给我住口。”

    君又延厉声大叫,手指紧握,强忍住将白清流千刀万剐了的冲动。若说他还听不出个猫腻来,他这太子也就白当了这么年了。

    不过,现在不是责罚的时候。

    “白清秋,你说,你提剑冲入清院是确有其事,那么你告诉本太子,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要将我的侧妃给废了?”

    他作下的孽,就算是气得吐血也要吞了,因为,太子之尊,不可侵。

    “太子殿下,你也知道白清月看我一向不顺眼,还是从秦府夺魁一事说起,本xiǎo jiě天资聪颖一举夺魁压下了她的风头,自此,她便越发的对我看不顺眼了,直到她成为太子侧妃,便再也等不及了要1;150850295305065向我出手。”

    说到这里,白清秋长长的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忧伤。

    “她早已动用侧妃之名,联合贺氏,白清竹将我诓至行云寺,而她,则对我院内之人下手”

    白清秋说的很合理,也很符合白清月的性子,别人不知道,这白府内的人还不知道吗,三xiǎo jiě几次三番对大xiǎo jiě出手都不曾动其分毫,所以,这才想着从大xiǎo jiě身边的人下手吧。

    “你胡说,小新只不过是个贱婢,清月她堂堂侧妃,岂会与她一般计较?”白清流慌张一喝,脱口而出。

    白清秋清冷的眸子里满是嘲讽,“我可没说那人是小新,白清流,你这算不算是不打自招。”

    嘶。

    众人暗吸口气,原来真是这样?

    白清流浑身一颤,这才明白过来他上了白清秋的当了,身体一软,瘫了下去。

    君又延冰冷的眼睛里看着白清流,此人,已不可再用。

    白清流怎么也没想到,这一举竟然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是,这还没完。

    一阵脚步声整齐的从廓那头传了过来,众人抬眼看去,领头的竟然是皇上身边的林公公,只见他一道明晃晃的圣旨高举过头,恭敬的来到白清秋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