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他个败家子,超极败家子-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他个败家子,超极败家子

    白眼狼,扫把星?

    白老夫人的话实在是不堪入耳,白清风咬住唇,低声轻唤:“大姐姐,你别听她的”

    “你放心,我没事,她越骂得厉害,便就越说明我白清秋混得不错,至少比她心目中的孙子孙女强,你说是不是啊,白老夫人,还有哦,像这样的话你可千万不能再说了,骂我倒是没什么,可是本xiǎo jiě我已经凌王妃了,也是皇室中人,若是让人听了去,皇上会不高兴的,凌王更会不高兴的,据我所知,凌王此人生性残暴,性情古怪,若是他不高兴了,说不定会比太子更加恼怒,将白府夷为平地也说不定。”

    白清秋提唇而笑,眉目间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既然已经是凌王妃了,那么,她用用这个名头,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更何况,这里所有人都敬畏这种虚无的名头,尤其是白老夫人,越是相处,便越是会发现她的可恶又可悲之处,她只不过是一个被权势和富贵蒙了双眼的固执老妪,除去这些,只怕连王嬷嬷都不如了。

    “凌王妃?”

    白老夫人木讷重复,脑子嗡嗡作响,白清秋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可是唯独却听进了凌王妃这三个字。

    瞬间,脸色惨白了起来,身体一软,竟重重的跌坐在地,而这一坐,也将她的骨头给坐碎了,王嬷嬷清晰的听到了骨碎之声,暗道不好。

    “老夫人,我,我们回吧。”颤抖的声音说道,可是白老夫人竟然毫无感觉似的呆坐在地。

    “回?我为什么回?不,不要,我不要回,若是回去了,交不出白清秋,皇上是会怪罪的,白府,白府将又一次面临灭顶之灾,不不,我不要回去,不要回去,来人,来人哪去将那个女人给我抓来,皇上容不下她,我白府又如何容得下”

    什,什么?

    “老夫人,你,你怎么了,你在说些什么胡话啊,杏花,你还愣这里干什么,老夫人病犯了,还不快扶老夫人回去休息?”王嬷嬷听着这让人心头狠提的话,慌忙大叫。

    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那就是烂在肚子里,陪着进棺材也是不能说的啊,更何况,她的女儿如今快成为凌王妃了,老夫人,你这不是将自己往死路上推吗?

    “是,王嬷嬷。”

    “走开走开,你们走开,我要杀了她,杀了她,绝不能让她成为白府的第二个祸害”

    王嬷嬷越发的乱了,二话不说,对着白老夫人就是一个刀手下去,将她打晕,狠狠咬牙:“走。”

    王嬷嬷指着几个婆子将白老夫人抬了下去,她这一走,清秋院前的人也不会留,一时间清秋院前竟然走得一个不剩,干干净净。

    最后王嬷嬷的举动生生吓坏了这里所有人,难不成,她也疯了?

    白清秋看到这里,目光微闪,闭唇不言。

    今日之事,跌宕起伏,白府众丫鬟婆子本以为大xiǎo jiě死定了,可是没想到峰回路转,竟然一跌成了凌王妃,还是正妃,这让白府再一次刷新了心跳的高度。

    可是,白清秋知道这不是美好的开始,而是另一场战斗的开始,因为白清月没有死,白清流还喘着气,还有贺氏,白清竹,这明里的,暗里的人绝不会放过她

    不过,画风一转,白清秋挑眉大喝。

    “白清风,你有钱了是吧,那可是你存了十年的款啊,你居然给了一个太监太监?”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这个白清风到底有没有长脑子,那里少说也有三百两银子吧,居然眼也不眨的送了出去?

    他个败家子,超极败家子。

    白清风嘴抽,她竟然在心疼这个?

    “姐姐,你不能这么说,再怎么样,你被赐婚那是好事,我这个做弟弟的,绝不会在人前小气,让人小看了你。”

    凌王,君若凌,就是那日无声无息的闯入他屋子,掐着他脖子大怒的男人吧。

    长得不错,气势也足够强大,武功也不低,是个可以保护她的人,他不懂什么阴谋,可是他看得出来,凌王对姐姐是认真的。

    “放屁,你这个小屁孩懂什么,你家姐姐我需要用钱来撑门面吗?若是他们敢看不起我,敢惹我,我的银针和长鞭可不是吃素的,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以后你的月银由我保管,1;150850295305065像你这般大手大脚的花钱,到时候可别连彩礼钱都送出去了。”

    白清风脑后黑线条条,这才发现,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吧。不过,他好像并不介意,抬腿紧跟着进了清秋院。

    “好,给你就给你,不过,我可不打算取亲,女人,太麻烦了。”

    “哟呵小子,人不大,口气倒不不过,你进来干什么,杨姨娘晕着呢。”

    “晕着,又不是死了,我进来,当然是吃中饭的,还有晚饭也一并吃了。”

    这回轮到白清秋嘴抽了,他倒是不知道什么是客气。

    凌王妃的消息,如长了翅膀一般的飞到了清月院,幽幽转醒的白清月听到这个消息,嘶声长叫一声,再次晕了过去。

    李姨娘看着自己的脸色惨白没有一丝人气的女儿,心里越发的狠了,死咬住唇。

    没想到白清秋有这样的福气,竟然峰回路转的让她逃了,还赐婚凌王?这个傻子,她哪儿来的福气,只不过是一时运气罢了,她李琼花的女儿才是真正有福气的人,清月可是太子侧妃啊。

    可是,当李姨娘看那空空如也的左袖之时,她的心又猛的一沉,什么太子侧妃,太子怎会娶个残废?

    李姨娘手指紧握,尖尖的指甲刺进肉里而不觉得疼,沉声道。

    “去,推我去福寿院。”

    她,她要为白清月报仇,靠白远涛这个渣男已经不可能了,唯一还能有用的,便是白老夫人。

    不多时,婆子推她进了福寿院。

    李姨娘勾起阴森的唇角,看着面前这个白老夫人。

    只见她驼着背,有气无力的坐在大红垫子上,头发已经被重新梳了,黑白相间的发间插着上等翡翠簪子。

    可是这么贵气的簪子,白老夫人明显的压不住了,看上去丑极了。

    “你来干什么?”

    白老夫人沙哑的说道,她对自己白日里最后说的那些个话感到后悔,希望白清秋没有发现什么,否则就真如王嬷嬷所说的,白府真的不好了,毕竟,她是未来的凌王妃,而凌王爷年纪轻轻,倒也是个chuán qí人物,若是一怒为红颜,那可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白老夫人脑后更痛了,抽痛抽痛得让她想将头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