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惊天秘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五十六章 惊天秘密

    “老夫人,我们也有十四年没有好好的说上话了,有些事,白远涛并不知道,可是你我很清楚当年之事。”

    李姨娘用极为低沉阴厉的声音说道,白老夫人心尖儿一跳,不过表面上却依旧淡淡。

    “哼,当年有什么事?还不就是本夫人为了白清秋的存在,而答应皇上囚禁于安福堂?”

    “哈哈哈,老夫人,你这些骗骗别人还可以,想蒙我?那是绝不可能的。就算是皇上和你做得再好,散播出去的假像再真,那也只是假像而已。”

    白老夫人咬牙:“李琼花,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夫人,我想说什么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什么为了白清秋活着,什么甘愿,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为的是白远涛的高官厚禄,为的只是你那骨子里贪恋的权势,你的荣华富贵而已。”

    别以为她在不知道,那日就是这个老妇壮着胆子跪在皇上面前,威胁皇上,若是不答应她的要求,便要将白清秋的身份公之于众,让百姓们都知道,皇上为了得到一个女人而害死她腹中胎儿,可是婴儿没有害到,那个女人反而被害死了。

    “白老夫人,这可是个天大的秘密啊,我李琼花为了这个秘密也守得好苦啊,就算是我的一双儿女我都没告诉,你说,我是不是很有义气?哈哈哈”

    李姨娘大声笑道,什么白府,什么礼部尚书,全是渣,全是些比地狱恶鬼还要可怕的人。

    白老夫人震怒:“你?你,你竟敢偷听?”

    “是,我就是偷听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你说,如果我将此事公之于众,皇上他会不会以为是你干的?”李姨娘阴狠道,看着白老夫人气得大喘粗气的模样,她心下越发的畅快了。

    当初皇上为了不让这个老女人透露出消息,便暗暗命她下了毒,那毒只有一滴,就一滴便让她原本健壮的子瞬间夸了下来,如今也不过是五十多岁,却苍老得如七旬老妪了,她这是自寻死路。

    白老夫人许久才从震惊中转圜过来,咬着牙开口道:“李,李琼花你这个毒妇,当初,我就不该同意了你这个外室进门。”

    “咯咯咯,老夫人,现在你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我答应你,只要白清秋死了,我便将这个秘密永远的守下去,这个世间,你最在意的是富贵,而我最在意的就清流清月,若是白清秋不在了,与你,与我都是好事,老夫人,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若是一个月后白清秋还活着,那便别怪我无情了。”

    说罢,李姨娘便自行推着轮椅,走出福寿院。

    此时,夜还未黑透,但白府却给人一种永远也迎接不到白天的感觉。

    白老夫人在李姨娘走后,彻底的晕了过,王嬷嬷吓得赶紧将府医请了过来,府医连连摇头,老夫人年迈,再加上身体底子不好,须得卧床休息,最少一个月。

    一个月?

    她怎么能就这么躺在床上一个月不动?更何况,李琼花那个贱人等着她的消呢。

    “去,去将贺氏给我找来。”白老夫人,她要动手了。

    不过幸好,幸好白清秋什么也不知道,她还可以暗中布置。

    笑话。

    白清秋连岚轩都说了是有九窍玲珑之心的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最后几句话根本不是指她,而是

    “婉儿。”

    白清秋坐榻上,举头目无焦聚的看着窗棂外无尽的黑暗。

    什么又一次的灭顶之灾。

    什么白府容不下她,皇上也容不下她?

    白清秋手指紧握,她现在可以肯定,害死婉儿的有皇上,更有这个白老夫人,心头一股滔天的怒火猛升了起来。

    “你们,到底对婉儿做了什么?你们到底又在隐瞒什么?竟然让一个怀胎即将生产的女人给害死。”

    白清秋自认为自己不是好人,可是她的心肠就算是再恶毒,也不会伤害一名孕妇。

    “他们想害的,不是婉儿。”

    一道低沉又熟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了起来,紧接着,宽大的身影向她压了过来。

    白清秋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来了,不过,她现在没心情理会。

    “怎么,还在生气?”君若凌挑眉,就知道这个女人会不高兴。

    若换作别的女人,只怕会高兴得睡不着吧,不过,别的女人他也看不上,谁让白清秋入了他的眼呢。

    “我生气,你就会将圣旨收回吗?”白清秋眼皮都没抬,淡淡的问道。

    收回?

    “不会。”君若凌回答得干脆利落。

    白清秋暗暗翻了个白眼:“那不就结了,不过,你方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们杀的不是婉儿?”

    君若凌轻轻一跃,优雅的坐在了白清秋对面。

    “不错,虽然当初我还可是,我却知道一个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而且,我也敢肯定,他杀的不是婉儿,而是你。”

    君若凌此话一出,白清秋猛然抬头,不敢置信。

    “这不可能。”而且,这也没理由啊。

    若是不想杀婉儿,那婉儿又何至于死?如果她猜得不错的话,婉儿并非一般家族的女子,光是留给她的玉佩便知道不是凡品俗物了,像这样的家里出来的女子,身体绝不会是弱的。

    什么血崩,就算是当时医疗条件不好,也不可能轻易的就崩了呀,这一定是皇上那边动的手。

    “小女人,看事,绝不能光看表面。”

    白清秋冷哼:“君若凌,你别告诉我你来这里就是看我生气和给我说教的,说,当年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最好老实的告诉我,否则”

    白清秋突然扑了过去,一把纠着他雪白的衣襟,一脸凶神恶煞,若是他又是来戏弄她的,她绝饶不了他。

    虽然打不过他,可是让他不好过,她还是有这个自信可以做到。

    君若凌挑眉,看来,他的王妃不是好惹的。

    “想知道?行,跟我来”

    跟他来?

    还没等白清秋明白怎么回事儿,腰间一紧,身体再次腾空而起。

    “我晕,君若凌,你特么干什么,还不快放我下来,飞这么高,你是想摔死我吗?”白清秋闭着眼睛大叫,太高了,她不敢看。

    “若不想摔死,你最好别乱动,你知道的,我体内的毒”

    君若凌话没说完,便感觉他自己的腰间在一紧了,某个女人正如猴子似的吊在他身上,见此,君若凌勾起俊美的唇角,无耻的笑了。

    院内,白清风看着空中远去的两个身影长长的叹了口气,“还是凌王能制住姐姐。”

    “是啊,两个都是强势的人,只是凌王列胜一筹,清风别看了,回吧,别让清1;150850295305065秋替你担心,就是对她最好的支持了。”叶二娘说道。

    白清风雅致一笑:“姐姐有你,是她的福气。”

    “你不也一样是她的福气?”

    说罢,二人相视一笑,尽有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