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云宫-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云宫

    白清秋绝没有想到,君若凌带她去的地方,竟然是皇宫?

    看这残橼断壁,杂草丛生,时不时的从草丛中传来蛇鼠之声,若非亲见,她也不敢相信金壁辉煌的天子行宫会有这种地方。

    “君若凌,据我所知,你不是那种吃饱了没事儿干的人,会随意的带我来这种地方,说吧,这是哪儿?”又与婉儿之事有什么关系?

    君若凌大手将她小腰再度一搂,直接拉着她坐在了这冷宫屋顶,白清秋也不挣扎,她挣扎过了,没用,所以只好任由他“摆布”了,不过依旧在暗地里甩了个大白眼给他。

    君若凌狭长的凤眼一深,语气中带着幽幽之气,“别看现在这里是荒凉,它辉煌的时候,就连这里的一块地砖都是从太湖里出来的,其精美之处,更胜现在的御书房。”

    这里的每一处他都记得,每一个角落在午夜梦回之时都浮现过,君若凌随手瓣开坐着残瓦,残瓦之下一个发了霉的东西赫然露在眼前,从外观上看,依旧能够看出是一个木质玩偶。

    白清秋失声惊呼。“不要告诉我,这东西是你藏的。”

    心头也跟着一紧,该不会,这就是君若凌以前住的地方吧,否则怎会知道这片瓦下有这种东西?

    那玩偶已有年头,那上面附着一层的黑色物体,看上去极脏,君若凌一点也不介意,洁白的大手翻弄着。

    “本王王妃就是聪明睿智,这东西就是我藏的,只是物是人非了而已,这个宫原本叫云宫,是那个男人为他心爱的女人亲自打造的,光是正宫屋顶便是用了五彩琉璃瓦,这里的女人冬日怕冷,夏日惧热,那个男人便请了最好的工匠,冬日烧地龙,夏日注冰水”

    白清秋暗吸口气,“这云宫,真是声势浩大啊,不过那个男人也是有够蠢的,他就不怕这么做会引起其他女人的妒忌吗?”

    那个男人,不就是先皇,君若凌死鬼老爹么,君若凌竟然连一句父皇都不肯叫,可见那个男人到底有多蠢,做得有多错了。

    君若凌说着这些话,就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一个,只是他没有发现,在说“女人”的时候,他是有多么的温柔,云宫的她,应该觉得幸福才是,有这么一个依旧想着她,念着她的人。

    “没错,不过一年光景,这里所有的女人都视云宫为眼中钉,肉中刺,一年后,一个小子的出生,更让这里所有的女人为之疯狂了,她们以为,只要有这个孩子的出现,她们的儿子便再无出头之日。”

    “于是,女人的背后的府邸,便在朝中集结势,想将以红颜祸水一罪将她赐死,可是,那个男人说什么也不肯,而且还道,若是再逼,这皇位他也不要了。”

    白清秋一怔,没想到先皇还有这样的男子气概?倒真是让人意外。

    “后来呢?”

    “后来?”君若凌冷冷一笑,“后来,朝中是被震慑住了,可是宫中的女人却越发的气愤了,虽然表面上什么也不说,可是暗地里却布置一切。”

    “什么,布置一切?难不成,这里还有人想弑君不成?”

    白清秋心头猛颤,就是用脚趾头也相想得到暴风雨前的宁静是有多么可怕了,一但风雨来临,等待的便是无尽的杀戮啊。

    “没错,那个人足足布置了四年,四年之后这所有的残杀就此开始,那时候皇宫里一片血红,所到之处都可以看到宫女太监的尸体,还有妃嫔们上吊1;150850295305065缢,一时间死亡笼罩在这里,而首当其冲的,便就是这个云宫”

    记忆的门大开,母妃死之前的模样再次涌在眼前,灌下那杯毒酒之后,她连开口说话都不能了,嘴里吐出大片大片的血,瞬间便将她雪白的衣裙染红,染透。

    那个时候,幼小的心灵受着怎样的煎熬,无人能体会,可是他知道,现在他什么也不能做,只有等。

    年纪虽小可是他不笨,那样的情形代表的是什么非常清楚,只有留着命,才能报这血海深仇。

    “君,君若凌?”

    君若凌周身散发着浓浓的悲伤,白清秋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感受到他深埋在心底的情感,这样的男人,白清秋莫明的感到心疼,小手不自觉握住他的指关发白。

    那时候,他不过是五岁就要面对这么大的打击,若是换作她,只怕早就死了。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活着的唯一目的便是找出当年那杯酒的来源。”

    君若凌微微一笑,大手上那抹柔嫩的温暖将他冰冷的心慢慢唤回。

    “酒的来源?你是说,那杯酒不是出自宫里?”白清秋的神经立即被挑动,眉头紧蹙。

    如果是这样,那么事情说不定另有隐情,试想一下,先皇驾崩同时让妃嫔殉葬,用的都是宫中毒酒,可酒既然不出自皇宫,那么

    想到这里,白清秋顿感遍体生寒。

    “这是个阴谋,也许,先皇他根本就没有想要让你母妃殉葬的意思。”

    “不错,那个男人既然能留给我遗诏,便也一定留给母妃一个,可是遗诏呢,东西呢,去了哪里,我曾经派人在来过这里寻找,可是饶是挖地三尺也找不到任何东西。”

    君若凌冰冷的声音再度说道,手掌连同那只小手一齐紧捏在手心,他恨,真恨自己为什么当时就没有想到,若是早早想到,他母妃也不能落得如此下场。

    “等等,既然你有那份遗诏,为什么当时不拿出来救你母妃?”他傻了不成?白清秋略带责怪和怒气的说道。

    “遗诏,只能等我成年之后才能使用。”

    啥?成年后才能用?

    白清秋简直要吐血了。

    “先皇他脑子有病吧,真想不通他干嘛给你一份这样的遗诏?”白清秋想也没想便破口大骂了起来。

    若是那份遗诏当时有用,那母妃也一定开心的活在这世上,只可惜

    “你说的对,他脑子可不就是有病么。”君若凌心情好多了,能找到一个跟他一样不喜欢先皇的男人,跟他一样骂他,不喜欢他,这种感觉还不错。

    白清秋嘴一歪,君若凌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小孩子气了。

    “若是我说,母妃的东西应该还在皇宫里,依我说,十有**被当年的苏妃如今的苏太后拿走了。”

    东西不可能不见,唯一能说得过去的,只有这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