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她的心是悸动的-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五十八章 她的心是悸动的

    “白清秋,不错嘛,竟然还能想到是她拿走的。”

    “君若凌,你聪明我也不笨的好吧,能够将先皇那么多皇子妃子全部杀死的女人,她布局绝对是精密的,不会留下任何活着的可能,这世上除了她,我想不到第二个了。”

    说到这里,白清秋长长的叹了口气,“皇宫,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这种权势真的就那么重要吗,比一个人的性命还要重要?”

    真心感叹现代的好处了,那里虽然也有渣男,也有明争暗斗,可是像夺嫡这样光明正大的shā rén,还真心没有。

    君若凌感觉到怀里小女人的情绪,完美的下巴磨沙着她的秀发,沉稳的说道:“你放心,只要有我在,绝对会给你一片干净的天空。”

    “干净的天空,淡何容易,你又是凌王,皇上的眼中钉,本大xiǎo jiě跟着你,可有得受了。”

    “害怕了?”

    “怕?君若凌,我说过多少次了,怕就不在这里了,你什么时候见到本xiǎo jiě的鞭子吃过青菜了?”

    “那你这副表情是做什么?”

    “我那是正常女人的表情好不好。”等等,说起这个,“君若凌那赐婚圣旨是怎么回事?不要告诉我是皇上受菩萨点化放我一条小命了。”

    这圣旨一下,也就说明皇上不会再为白清月的事情纠缠,更不会以这个借口来杀她了,因为,杀自己弟弟的媳妇,那是会遭朝臣和百姓们的唾弃,用一句大白话来说,就是他丢不起这人。

    君若凌见她一副炸毛了的模样,心下大爽,跟她在一起,逗逗她,虐虐她,着实是人生一大快事。

    “也没什么,他不是想要本王的遗诏么,给他就好,各取所需而已。”君若凌轻飘飘说道。

    什么?

    白清秋脑子一嗡,他,他竟然将遗诏给了那个渣?

    不敢置信的同时心头一暖,为了她而放弃遗诏,这样,真的值得吗?没了层保护,他面对的岂不是破了过壳的鸡蛋?

    啪。

    一个弹指打在了她光洁的额着之上。

    “啊,你?”又来?

    “不就是块没写字的破布么,至于你这样?白清秋本王告诉你,别觉得有任何愧疚,这世上任何东西都没能重要过你,还有,本王不需要你的一时感激,收起你那些个没用的东西。”

    君若凌他只不过是在说一个事实,而不是让她来感动的,他要什么她很清楚。

    白清秋摸着发红的额头,闭唇不语。

    现在,她的心很乱,乱得一塌糊涂,这个男人霸道,**,腹黑,若放在现代那绝对是个霸道总裁类的,可是,这里不是现代,而是三妻四妾的古代啊。

    难道,她真的要跟其他女人一样,争那一房之宠吗?绝不会,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她白清秋也不会与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白清秋一阵懊恼,将这万恶的世界骂了个千遍万遍。

    “白清秋,你知道吗,这里不仅是云宫,更是你娘婉儿当初住过的地方。”

    还没等她心情平复,头顶上再度响起君若凌低沉的声音。

    啥?这是婉儿当年住过的地方?

    白清秋猛然一惊蓦的抬头,看到却是君若凌深遂的黑眸,而更震惊的是,她该不会是猜对了吧,皇上觊觎婉儿的美貌,想金屋藏娇,婉儿身怀有孕,宁死不从

    “难道,真是这样?”白清秋低喃,语气之中有说不出的冰冷刺骨。

    男人,只懂得用他的下半身思考,他想过婉儿没有,想过她腹中之子没有?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他也做得出来?

    不,是她忘了,忘了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人。

    君若凌知道她是个聪明的,一点即透,看来,不用他说她便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所以,他要杀的人不是婉儿,而婉儿当日难产,她完全可以选择弃你而保她自己,但是,她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做了一个常人根本不敢做的决定,剖腹取子。”

    “什么?”

    君若凌的话再次如一枚重重磅炸弹般的响在头顶,震得白清秋脑子一片空白。

    剖腹取子?

    这,这怎么可能,她,她怎么敢?在这里可没有麻药可打,在这里也没有外科医生,她竟然会这么做?婉儿竟然以命换命,用她的死来换取她的生?

    不,白清秋猛的胸口一窒,一道剧烈的疼痛从骨子里散发出来,席卷四肢百骸。

    “你怎么了?”

    君若凌立刻发现不对,只见她脸色苍白,豆大的汗水从额间溢出,手捂胸口,痛苦难堪。

    君若凌瞬间慌了心神,一把抱起白清秋飞身而下。

    “不,不,我,我没事。”

    白清秋一把抓住君若凌手臂,要是这样冲出宫,必然会被人发现,而他们,现在不能走错一步。

    她没事,真的没事,只是这身体的本能反应,血脉相连,就算是灵魂换了一个,听到这里身体也做出了最原始的反应。

    白清秋吞了口气,暗对这身体说道:你放心,婉儿是你的母亲,她也是我的母亲,我一定不会让伤害过她的1;150850295305065人有好下场。这是对她的承诺,也是对自己的。

    许是听懂了她的话,身体的疼痛慢慢消减下来。

    “脸色这么难看,你还说没事?”君若凌眉头紧紧锁住,脸色沉得比她还难看。

    “我没事,只不过,心里,难受罢了。”

    不知怎的,白清秋看到这样的君若凌突然觉得,这场婚姻似乎并不那么难以接受,至少,在这一刻,他对她是关心的,真心的。

    这世间,有多少个人愿意将保命的东西交给敌对而只为保她一命,又有多少人可以为了让她查清当年之事而在身后为她精密布局?

    回想过往,君若凌好像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做你想做”,每当在她倒下之时,总有一双坚实的大掌将她托起,每当这个时候,她的心是悸动的。

    “君若凌。”白清秋抬眸,乌黑的目光轻声低喃。

    “我在。”

    “我嫁与你,可好?”

    可好?

    白清秋的语气轻淡,就像是在问今晚吃什么菜一样的平常。

    君若凌修长的身子一顿,低头看着怀中同样一袭白衣长裙的女子,只见她苍白的脸上笑容浅笑,眉目如画,仿若射姑仙子。

    这句意外的他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

    她嫁他可好,不是因为圣旨,不是因为他救了她,而单纯的她嫁他,虽然没有男女之情在内,可是她已经迈开了第一步,不是吗?

    君若凌扬起绝美的唇角,“好。你嫁,我便娶。”

    白清秋眼前一花,只感觉他这一笑天地颜色尽无,剑眉星目,五官立体,绝美异常。

    或许,是她得了便宜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