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只有死人,才能保住秘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五十九章 只有死人,才能保住秘密

    凌王妃之事已铁板锭钉,绝没有再回转的可能,白府的风向已十分明确了,可是白清秋被赐为凌王妃之事却没有得到老夫人的欢喜,相比当下便将圣旨贡奉祠堂的白清月来说,差了许多。

    不过,白清秋丝毫不介意,蒙头大睡,而有些人却睡不着了,足足过了数日,白清月便从那道圣旨里回过神来。

    “可恶,可恶,李姨娘你死人不成,竟然让那个傻子成了凌王妃?”

    白清月大怒,一掌便将床边的汤药掀翻,药碗砰一声响掉落在地,黑色药汁一片狼藉。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白清月不停的自问着,她只不过是昏迷三天而已,醒来之时得到的,却是这样的dá àn?他们不是应该早将白清秋给杀了吗,为什么她还活着,甚至一跃成了凌王妃?还是个正妃?老天,你这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清月,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滚,你这话本xiǎo jiě听了无数次了,可是哪一次不是让她给逃了,哪一次不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而且,而且这回蚀的大发了,本xiǎo jiě的一条手臂都没了,没了”

    白清月狼狈的倒在床头,完了,她真的完了,两眼空洞的看着帘蔓,心里来来回回也就只有这两个字。

    她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怎样,白清秋不是还没死?

    李姨娘见她情绪低落,便不再言语,只一句:“清月你放心,一个月后,姨娘定将白清秋的人头送上,尝你一臂。”

    说罢,李姨娘带着绝然之色自推轮椅出了房门。

    白清月余光冷冷的看着消失的身影,无神的眼睛里放出狠毒,勾唇冷笑。

    “白清秋,你以为我残了,便没有法子对付你了吗,李姨娘她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身边的丫鬟一听,身体忍不住浑身发抖。

    三xiǎo jiě,她居然利用自己的悲惨让李姨娘替她杀大xiǎo jiě?大xiǎo jiě现在身份不一样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李姨娘她还能活吗?这明明是要让李姨娘去送死啊。三xiǎo jiě,越发的可怕了,连自己的亲生娘亲都不放过。

    可就在这时,一个丫鬟匆匆来禀:“三xiǎo jiě,夫人和四xiǎo jiě回来了。”

    白清月闭上双眼,冷漠道:“她们回来,与本xiǎo jiě何干?”

    “三xiǎo jiě,四xiǎo jiě说待xiǎo jiě身子好了,便来看你。奴婢还有事,先行告退了。”那丫鬟左右不是,若不是她四xiǎo jiě给的银子足,她才不会来这里受这份气。

    来看她?

    白清月冷哼,她当然知道白清竹的心思,她还不至于笨到让人卖了,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不亲自动手杀小新,而是让白清流干这事,结果,她是对的,若是她亲自手刃了小新,只怕那肠穿肚烂的人是她吧。

    而此时,白府正厅,堂下端端正正的跪着贺氏,白清竹。

    白老夫人脸色发青,见她二人话还未开口便气得嘴里都有了腥甜。

    “说,你们两个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不是送信过去,让你们立即回府的吗?你可知道白府发生发什么?”

    真是气死她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们两个倒好躲清闲去了?

    贺氏死咬着牙关,一声不吭,你以为她们好过吗,你以为这几日她贺碧如就不1;150850295305065想死吗?

    当被扒光衣服手脚被绑在大床,一个接一个的男人在你身上蹂躏的时候,咬舌自尽的心思都有了,那种屈侮每时每刻都是种煎熬,每一次动作之下她都恨不得想将身上的男人给撕碎了。

    可是,可是她动不了,就连咬舌的力气都没有了。紧握在袖下的手指狠狠的刺进肉里,她恨,真是恨哪。

    “老夫人恕罪,是,是媳妇不好,没能白府出事之时出现,请老夫人责罚。”

    她的腿到现在都是软的,可是她不能让他们看出任何不对来,因为,她要报仇。白清秋,她她贺碧如绝不会放过她。

    责罚?

    白老夫人怎么好责罚?她现在身体已经撑不了多久了,若是贺氏被罚了,她还哪儿有精力去对付白清秋,一个月后她又拿什么给李琼花那个贱人?

    “罢了罢了,我老了,管不动你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王嬷嬷,扶我回房。”白老夫人呕下胸中那道极怒,抬脚便走。

    “是,老夫人。”王嬷嬷赶紧上前,暗暗用力的将白老夫人扶起,清秋院的那一跤摔得不轻啊。

    贺氏见白老夫人如此,心头的冰冷再次攀升了起来,居然一点也不关心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一味的责怪,谩骂,什么白府,什么尊贵之家,竟比贺州之人都不如。

    “曹嬷嬷,那东西,还是用了吧。”贺氏心中大恨,带血的手指几乎将地上的青砖划出一道道口子来。

    曹嬷嬷猛的一城,夫人她,她决定动手了吗?

    “是,夫人,老奴,会去准备的。”

    白清竹装作没有听到一般,她早有预料,若是被百来个男人疯狂略夺她还能如放得,那她真怀疑,贺氏是不是疯了。

    “白清竹,你一直看着的对吧。”

    贺氏阴冷声音响起,她被人强了,居然还被人看了,这算什么,这是在告诉她,她的不堪,她的羞辱全是供人赏玩的吗?白清秋不仅狠虐了她的身体,更狠虐了她的心理,不可饶恕,不可饶恕啊。

    白清竹淡淡回道:“是的,我一直都看着。”

    从她如何被别人扒光衣服,被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做着羞人的律动之事,她的无声尖叫拼命挣扎,还有男人低声的嘶吼,还有事后那让人作呕的气息,她一直都看着。

    她不想看,可是,架在她脖子上的刀随时会将她的脑袋砍掉。

    “那你”

    “夫人放心,此事我绝不会向外人透露出去,你的事,我也不想管。”

    “好,四xiǎo jiě果然是聪明人。”

    “夫人好生休息,对付白清秋,需要更足的精力。”

    说罢,白清竹闪身走出大厅,她,也要去准备了,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成为了凌王妃,那么,那么她岂不是报不了仇了?不,不要,她不要让上一世的事情再现,无论如何,也要破坏这一桩婚事。

    “夫人,你们说的是什么?”曹嬷嬷不懂了,她们之间还有她不知道的吗?

    “不该你管的,不要管。”贺氏冰冷喝去,“不会透露?只有死人,才能保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