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奉陪到底-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六十章 奉陪到底

    夏日热气渐消,初秋的风带来丝丝凉爽,也吹落一片枯黄落叶,叶子打着旋从空中落下。

    经过几日休养,白府之人于这一日齐聚在了福寿院给老夫人请安,只是气氛不再有温馨,就连表面上的维持都没有了。

    贺氏藏袖下的手指握了握,恭敬上前,努力张起笑脸:“老夫人,既然大xiǎo jiě被赐婚凌王妃,那么我们白府也应该有些表示才是。”

    “表示?哼,贺氏,你是不是疯了,现在白府什么情况难道你不知道吗?”白老夫人声音猛然拔高,破喉的嗓子如公鸡般的难听。

    为白清秋设宴,你真当她傻了不成,难道她白府还不够丢人的吗,正儿八经的孙女儿残了,废了,顶着个太子侧妃之位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休养呢,若是在这个时候设宴,那岂不是抬高了她?

    设宴,想都别想。

    贺氏一怔,被白老夫人呛得胸口生疼,她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宅斗啊,为白清秋设宴在怎会抬高她?

    强行忍住喉头那口不适,咬牙低声说道:“老夫人你这是什么话,难道白府出了个凌王妃,就不该庆贺庆贺?更何况大xiǎo jiě已经不是痴傻了,也该让世人知道,大xiǎo jiě的风华绝代不是?”

    痴傻?风华绝代?

    白老夫人仔细回味了这两个词,半晌才回过味儿来。

    这两个原本就挂上勾的词在这里出现,意味可想而知,一个傻子,哪里淡得上风华绝代,哪里又配得上凌王这样的人物,而设宴,也只不过是让白清秋将不堪的往事再次揭露而已。

    “好,好吧,就按你说的办。”

    “多谢母亲,母亲放心,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贺氏松了口气,还好不笨,否则,她还真不知该如何说服她了,难不成直接开口说,这只不过是个鸿门宴,为的就是让南渊国的夫人xiǎo jiě们嘲笑白府嫡xiǎo jiě?

    她是这样想,却不会这样开口。

    好歹毒的用心,好狠的宴会啊,居然打着这样的旗号给xiǎo jiě难看?岚轩手气得胸口起伏,站在门外听着里头一伙人,算计xiǎo jiě。

    “xiǎo jiě,我去给她们一掌打她们个半死不残,看她们还有什么心思去办这个宴会。”

    岚轩双拳紧握,恨不得一人胸口猛打那么几拳,出出这口恶气,难道她们使的绊子还不够吗?若不是xiǎo jiě强大,只怕早就被她们害死了。

    白清秋抬头看着头顶的这棵大树,秋风吹过,又一片叶子掉落下来,不过这一次很不幸,落在了白清秋手心。

    “岚轩,急什么,等她们出手,本xiǎo jiě才知道如何回击的不是,再者说了,也该让世人看看,本xiǎo jiě到底适不适合做这个凌王妃。”

    白清秋手中把玩着落叶,一截一截的将其嘶碎。

    打倒敌人,用的不是一味的蛮力,而是要靠智力,她们什么时候感觉最疼,她就什么时候下手。

    在她们以为成功了,以为她就要任人而踩了,那个时候再出手狠狠反击,给她们一个响亮的巴掌,让她们疼得心尖儿发颤。

    这才叫痛快,这才叫爽利。

    岚轩看着xiǎo jiě,狠狠的吞了吞口水,“xiǎo jiě,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坏啊。”

    “有啊,你不就是吗?好了,别说那些个没用的,走,咱也进去给老夫人请安去。”

    白清秋将碎叶子一扔,大步走了进去。

    岚轩嘴抽:“这架氏,哪里像是请安的,添堵的还差不多。”

    果然,xiǎo jiě一进门,便冲到贺氏面前毫不客气的啧啧了起来。

    “贺氏你这是怎么了,怎的眼底一片青肿?还有你这精神似乎也不太好啊,这模样,分明就是欲求不满?”

    欲求不满

    贺氏一听,气得脸色青红交加,这是一个闺阁xiǎo jiě说的话吗?她也不知道害躁两个字如何书写?她哪只眼睛看到她不满了,白清秋明明知道有多少个男人从她身上过,现在却还在说这样的话?

    “白清秋,你?”贺氏再次捏紧手指,手帕子纠得不成样子了。

    “别一副吃人的模样看着我,难道是本xiǎo jiě说错了,不是欲1;150850295305065求不满,而是纵欲过度了?唉,白远涛也真是的,这么府里有这么多个姨娘她不纵,却偏偏纵了你?”

    白清秋看着贺氏铁青的脸心里越发的高兴了,不是设宴么,现在老娘便设一个让你吃不下的宴给你瞧瞧。

    纵欲过度?

    贺氏一口老血涌上喉间,她,她居然还敢说?

    “好了,不说这些个倒人胃口的事,老夫人我也看过了,看上去还好,那么本xiǎo jiě便回去绣花了,听说,这成亲的吉服是自己绣的,对了老夫人,你说,我是用金丝线好呢,还是银丝线好?”

    白清秋调转话头,开始气起了那个看上去老,实际上狠毒不在贺氏之下的白老夫人。

    金丝线?

    银丝钱?

    白老夫人顿时感觉胸闷气慌,若按她的意思,能给个棉线足矣。

    “你,你自己拿主意吧。”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既然是凌王妃,又是正妃,穿的是正红色,银丝线根本突显不出本妃的高贵气质,免强还是用了金丝线吧,贺氏听见没,本妃的金丝线便由你负责了,不多,先准备个三千根吧。”

    三千根?

    “你?白清秋”杀了她都没有三千根金丝线哪。

    “住口,本妃的闺名也是你能叫的?”白清秋突然变脸,一声冷喝。

    贺氏死咬住唇,真想顶一句还没当凌王妃呢便在这里给她摆什么王妃的谱?

    可是她不敢,因为宴会还没有开始,她要让白清秋在南渊国纵夫xiǎo jiě们面前丢脸,要让她尝尝什么是众矢之地,什么是无地自容。

    “下次万不可再这般了,还有你们,若是本妃听到有一丝一毫的对不敬,便给我大刑伺候。”

    白清秋清冷的目光扫向她们,这些个外表美丽心肠狠毒的人,要来就来硬的,来狠的,否则还没嫁出去,便就被她们吃得死死的,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再者说了,既然脸已经撕破,那就没有必要再强行做戏的必要了,开战是吗?她白清秋,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