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敢在我的地盘撒野,就别怪我辣手摧花-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六十三章 敢在我的地盘撒野,就别怪我辣手摧花

    骂人骂到最让人受不了无非就是戳穿,那种被人脱光了衣服站在人前任人打量的感觉简直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更可恶的是,白清秋不仅是戳穿,更是大骂,指着鼻子的大骂,潘xiǎo jiě,黄xiǎo jiě都是从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受得了这样的言语?

    “白清秋,你?你才是狗腿子。我告诉你,本xiǎo jiě再怎么样也不会痴傻了十四年,你算个什么东西,说到底,还不是傻子一个?”

    气死她了,白清秋痴傻起来连自己的父亲都敢打的,别以为她不知道,什么礼部尚书,那礼部尚书这十四年的脸都被她给丢光了。

    潘xiǎo jiě冷哼,脸上全是嘲讽,也不知皇上犯了什么浑竟然将她赐给凌王?虽是个出了名的药罐子王爷,可身份到底摆在那里,白清秋这回真算是水涨船高了,若是以后见着,她还得给下跪磕头?

    想到这里,潘xiǎo jiě又不高兴了,狠狠的剜了她一眼。

    “有种,你再说一遍?”

    白清秋双眼微眯,胆子大了,多少日子没听到过别人骂她傻子了,不过,好像骂过她的人都接受了不同程度教育,最后一个个的老实了,看来,她白清秋的威信,还不足以湛透到南渊的每一个角落啊,失策,真是失策。

    白清秋声音不大,可是在场中所有人心尖儿一提,她这是生气了,可是潘xiǎo jiě竟然毫无察觉,张口便道。

    “说就说,你还真当我怕了你不成?白清秋,你这个”。

    “傻子”两个字还未出口一道鞭响,那鞭子犹如灵蛇般的蜿蜒而出,啪的一声响直直的向潘xiǎo jiě门狠袭过去。

    鞭子闪得极快,众人眼前一花,那打出去的鞭子便收了回来。

    “这?潘,潘xiǎo jiě,你的脸?”

    身边的黄xiǎo jiě最先反应过来,因为鞭响过后,她感觉脸上一似溅了什么东西,随手一摸看到的却是鲜红刺目的血?目光闪过,却见潘xiǎo jiě原本完美的脸上被划出道长长的血痕,惊得倒退数步。

    “啊。”

    潘xiǎo jiě一声惨叫,钻心的疼痛自脸上席来,伸手摸去,刚一触摸到外翻的皮肉之时,杀猪般的惨叫自肺腑而起,让人听了汗毛竖起。

    “你,你,白清秋,你竟敢?”

    可是一张嘴,潘xiǎo jiě的脸越发的疼了起来,牵动的面部神经几欲让她痛昏过去。

    “xiǎo jiě?”身边丫鬟见了,吓得赶紧上前扶住,取了帕子压在伤口之上止血,要命了要命了,若是xiǎo jiě有什么事,她也别想活了啊。

    啊。

    又是一声惨,潘xiǎo jiě疼浑身打颤,刚想开口破骂,却被牵动的伤口再次闭起嘴来。

    “不,不会吧。”

    黄xiǎo jiě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可怕,太可怕了,白清秋她怎么敢?潘xiǎo jiě是是一个小小六品官之女,可是二话不便将人打毁的,这也太让人恐怖了。

    “我怎么不敢?潘xiǎo jiě,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骂本妃傻子?哼,本妃怕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白清秋又是什么人?”

    开国际玩笑的,她白清秋是那么好欺负的吗?傻子,你特么全家都是傻子。

    白清秋冰冷的眼眸射了过去,立威,现在就是,她不介意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

    潘xiǎo jiě倒抽口凉气,被眼前白清秋散发的强大气势所震,她,她竟不怕吗?

    怕?

    她白清秋现在还没有这个词,若是怕,她也活不到现在了。

    秦墨语死死咬唇,白清秋她太狂妄,太嚣张了吧,明知道潘xiǎo jiě是她的人,却二话不说对她下鞭子?这哪里是在打她,这分明就是打她的脸么。

    “你?白清秋,你还不是凌王妃,凭什么在这里以本妃自称,你也只不过是个xiǎo jiě,你又凭什么对潘xiǎo jiě动用私刑?说你傻子怎么了,你道不是傻子吗,逮谁打谁,想骂便骂,不孝不悌,目无尊长这不是傻子又会是什么?“

    秦墨语破口大骂,声音大得足够传出方圆十里的。

    众人脑子一嗡倒吸口气,秦xiǎo jiě在这个时候还要触霉头?她难道看不到白清秋手上那根黑鞭吗,看不到鞭尾之上还一道未干的血迹吗,那是刚刚从潘xiǎo jiě脸上撕下的呀,她竟还敢在老虎头上拔毛?

    白清秋脸色越发的沉了起来,清冷的黑在眸之中放着让人发颤的冰箭,朱唇轻启。

    “不错,秦xiǎo jiě果然人高艺胆大,不过,就凭你也敢说出这番话来挑战本xiǎo jiě的耐性,本xiǎo jiě痴又如何,傻又如何,碍着你秦墨语什么事儿了,我是不孝不悌你了,还是目无尊长你了?

    再者说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本xiǎo jiě痴傻了,我骂人怎么了,我打人怎么了?那是因为她们该骂,该打,一个个皮贱的来惹本xiǎo jiě,本xiǎo jiě没扒了她们的皮算好的了。

    还有秦墨语,我白府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你在秦府嚣张狂妄我不管,这清秋院是我的地盘,你要是再敢在我的地盘撒野,别怪本xiǎo jiě辣手摧花。”

    说罢,白清秋手腕一抖,黑鞭如有生命一般蜷缩而上扬起地上阵阵灰尘,啪的一声清脆鞭响,就在众人头顶打出个凌厉的鞭花。

    “啊。”

    众人惊声大叫,本能抱头蹲下。

    “你?”

    秦墨语脸色发青,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什么规矩,什么威胁竟然一点都憾动不了她,更可恶的是她手中鞭子,若是一个不好,便要抽上人身,将皮肉瞬间撕开。

    可是,她不服,不甘,但是她现在竟一点办法也没有,来的路上她都计划好了,要如何的让白清秋下不来台,让她如何的名声扫地,可是,可是一到了这里,怎的跟预期的不一样呢?

    秦墨语手中帕子紧紧的纠在手中,已然不成形了。

    “不好了不好了,外头来了个戏子,说,说是大xiǎo jiě相好的,而且,而且还”丫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话说到一半便开始喘着粗气。

    什,什么?

    白清秋相好的?还是个戏子?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在当场,这不可能吧,白清秋她可是凌王妃啊。

    “而且什么,你快说啊。”

    秦墨语第一个反应过来,对着报信的丫鬟大声吼道,心下大喜,这下好了,白清秋竟然与戏子有染?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助我也啊。

    “而且,而且那戏子还拿着大xiǎo jiě穿着的肚兜。”

    丫鬟此话一出,众人皆倒抽口气,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手持黑鞭,身材挺直的女子

    1;150850295305065白清竹勾起暗笑,你以为秦墨语是她计划吗,错了,白清秋,这才是真正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