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好大的胆子-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六十四章 好大的胆子

    一个白府嫡女,一个御赐凌王妃,居然被一个戏子拿着肚兜在庆贺她成为凌王妃的宴会上出现,而且还与声俱泪的说道,他们是两情相悦?

    白老夫人初初一听,显些没气背过去,这是什么场合?这是什么时间?这个戏子不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么?看着那些人夫人异样的目光看过来,她当场拿根绳子上吊的心思都有了。

    “母亲,母亲,是媳妇不好,没,没能够拦住哇。”

    贺氏眉头紧锁,一脸懊悔的说道,可是心里却乐翻了天,没想到白清竹一出手就这么狠,哎呀,真是笑死她了,不过,她的功劳也不看到那个抹鲜红的肚兜没,这就是她众浣洗房里偷偷弄出来的。

    这回看白清秋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狠话可说?

    私相授受啊,这可不是一两句话,甩甩鞭子就能说得过去的,再加上又是皇上赐婚,这罪过,可就大了去了。

    “你?你这个没用的,还不快,快将他给我拉下去?”白老夫人气得拐杖重重锤地,脸色铁青。

    拉下去?

    老夫人在开什么玩笑,她好不容易布了这个局,又好不容易设了这个宴,你说她贺碧如会这么做吗?

    贺氏知道,白老夫人又犯糊涂了,这被一绑子夫人吹棒的让她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吧,不过,这也证明了,那个放在老夫人床头的荷包多有郊了。

    “老夫人莫气,莫气。”

    贺氏赶紧上前,一脸孝顺的给老夫人顺气,不过在她耳边低声提醒,母亲不要忘了我们此次宴会的目的何在。

    老夫人身体果然一怔,脑子突然清明了起来,“对对对,白清秋,白清秋”

    没错,这次是让白清秋倒霉来着,更让她去死来着,否则,一个月后死的人将会是她,手指紧握拐杖,老眼放着阴毒的光芒。

    贺氏这才满意一笑,不错,还没到老糊涂的时候,可面上却焦急的应道:“快,快去请大xiǎo jiě过来,老夫人生气了。”

    杏花得令,立即飞奔去了清秋院,贺氏是个厉害的,比李姨娘还要厉,更比李姨娘出手大方,袖中荷包少说也有三十两银子,这可够她一阵好花了。

    可当杏花满心欢喜的来到清秋院时,却生生愣住了,只见清秋院下那棵大树荫底下,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白色衣裙,把玩黑鞭的女人。

    周围站满了不姐,还有一个捂着脸,鲜血直冒的女人,心中狠狠一跳,这,这气氛不对啊。

    白清秋瞄了眼跑来的人,冷冷道:“杏花,你来干什么?“

    她来干什么,“奴婢奉老夫人之命来请大xiǎo jiě速速前去正厅,大xiǎo jiě,你还是快点吧,否则老夫人等急了可是要生气的。”

    一个傻子而已,一个快要身败名裂的女人而已,她杏花会怕?想到这里看白清秋的眼神越发的嘲讽了起来。

    “生气?好一个杏花,好一个奴婢,就你这态度,也足够本xiǎo jiě杀你十次了,你们做下的那些个好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呆会儿再跟你老账新账一齐算了。”

    “你?大xiǎo jiě什么老账新账的,奴婢只不过是个传话的,若是大xiǎo jiě不听,那奴婢也没有办法,哼,不过,奴婢还是奉劝大xiǎo jiě一句,还是立即动身吧,否则”

    杏花话还没说完,便见一道寒光闪过,肩头一沉,一把锋利的飞刀钉进肉时。

    “啊”杏花一声惨叫,钻心般在的疼痛自肩头传来。

    低头一看,吓得脸色惨白,手飞快的捂住伤口,滚烫的鲜血从指缝中流了出来。

    “你?大xiǎo jiě你这是干什么?我可是老夫人的人,你,你竟敢对我下手?老夫人她,她绝不会放过你的。”

    该死的白清秋,她怎么能?

    “哼,一个小小的奴婢而已,就算本xiǎo jiě现在杀了你,你看看老夫人会不会杀了我这个凌王妃为你报仇?”白清秋语气陡然一冷。

    “你?”杏花死死咬牙,身体冷不丁的发起抖来。

    白清秋冷哼,“真是怂包一个,你不是跑腿报信的吗?现在,本xiǎo jiě再给你一次机会,去告诉老夫人和贺氏,有什么话来我清秋院说,本xiǎo jiě现在身子娇贵,若是有个闪失,只怕你们赔不起。”

    真是操蛋的,肚兜这玩意儿都出来了,还为此特地找了个戏子来,她白清秋的品位有那么低吗?戏子,她全家都是戏子。

    白清秋长长的做了个深呼吸,不气不气,一会儿人来了,二话不说先抽她十几鞭子再说,她看他还如何演戏?

    也不知杏花如何传信的,过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白老夫人贺氏带着众夫人浩浩荡荡的过来了。

    “白清秋”

    “大xiǎo jiě”

    白老夫人,贺氏脸色难的齐声喝道,她们没有想到,她竟敢伤了传信之人?

    可是白清秋根本没有有给她们表现的机会,手掌就在太师椅上重重一拍,提起内力,脚踏着椅尖,身轻如燕的飞了过去,对着躲在众夫人身后的戏子当胸拍去。

    “你?”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那戏子根本反应不过来,胸口一痛,一口血毫无征兆的喷了出来。

    众人齐转过头,大惊。

    可是这还没完,白清秋一娇喝,手中长鞭应声而去,只见长鞭就在那戏子腰间缠了一圈,众人还来不及猜测她要干什么,便见那戏子竟从头顶上飞1;150850295305065了过去。

    戏子啊的一声大喊,手脚就在半空挣扎,砰,一场响,身体重重砸落地面。

    “卟。”

    一口大血自那戏子口中吐了出来。戏子爬在地上胆颤心惊,不停的自问,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还未开始,他难道就要损命在此?

    “好大的胆子,区区一个戏子,也敢找我白清秋的麻烦?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白清秋抬手,长鞭应声而下,狠狠的抽在戏子背部,顿时便抽出一道长长的鞭痕。

    这?

    别说是贺氏,就是在场所有的夫人xiǎo jiě不禁倒吸口气,这人还未开审白清秋什么话也没说就开打起来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痛得在地上打滚的戏子,狠狠的吞了吞口水。

    白府大xiǎo jiě真不是一般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