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六十五章 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

    “大xiǎo jiě,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你要将人打死,然后来个死无对证吗?”

    贺碧如咬碎银牙,这个白清秋就是这样,无论在什么时候,她总有办法做到让人意想不到,更能做到让你心惊胆颤。

    看,那个戏子好像受不了,好像已经有了退意了。

    不,她绝不能将这个极好的机会给错过了,小新之事没能整死她,这一回,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好过,非得要在她身上扒下层皮来不可。

    “不错,清秋,你这样做,是要让外头的人看笑话吗?一味的用蛮力,还有没有半点白府嫡女的样子?”

    白老夫人同样震惊了,她出手狠毒,毫不留情她是知道的,可是,她也不看看现在的情势?难不成还要让白府的脸面丢尽吗?

    “死无对证,白府嫡女?”

    白清秋轻声低喃这两个好有意义的词,古井深渊的眸子里透出冰冷。

    “贺氏在,白老夫人,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们竟想信这个戏子的话而不相信我?真让我失望,还嫡女呢,竟连一个戏子都不如了。”

    一席话下来,说的众人哑口无言。

    这里能够称得了夫人的,脑子又岂会是蠢笨的?单从此事上来看,白老夫人和那贺氏分明就是有意针对白清秋所为,身为一府祖母,竟不分青红皂白的信了那戏子的话要问罪于孙女儿?

    而身为主持中匮的主母,居然连个外男也挡不住,这,也太不像话了,而且开口便说出死无对证这样一句话来,真不知白清秋哪儿得罪她们了,竟这般的对待?

    “你?大xiǎo jiě,我知道我不是你生母,可是我也是在祠堂里给姐姐烧过香的,我在姐姐牌位前发过誓,一定要教好你,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没能将你拉回来,我很痛心。”

    贺氏一脸悲痛,字里行间满是自责。

    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那戏子真是白大xiǎo jiě的相好?

    “大xiǎo jiě,此事既然出了,你就是将那戏子打死,它事实也是在的啊,我更不能因为一道圣旨而将凌王给骗了,更不能犯下这欺君之罪,让白府遭受灭顶之灾。”

    说到最后,贺氏竟然伤心跪了下去,对着白清秋狠磕起头来,那一声接着一声额头敲地之声,让人看了极为不忍。

    “白大xiǎo ji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若是真有此事,你便认了吧,更何况,这男欢女爱,青春萌动又不是什么丢脸之事,相信你告之皇上,请求皇上宽恕,想来,皇上也不会怪罪于你。”

    “不错,这情要是动起来,也是没法子的事,大xiǎo jiě,这人你是不要再打了,若是再打下去,只怕落人口舌,惹人垢病。”

    几个夫人上优雅的上前劝道,那表情一个个就是为你好的模样。

    白清秋冷笑,什么南渊国夫人,什么不会怪罪?只怕是事情没发生在她们身上,不觉得疼吧?

    “潘夫人,你有心思在这里说本xiǎo jiě,倒不如去关心你女儿伤得如何,若是再过一半盏茶她的脸再得不到救治,本xiǎo jiě敢保证,她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

    “什么?”最先开口的潘夫人猛的一怔,越过白清秋看着身后那个手捂着血淋淋的脸的女子,不是她的女儿又是谁?

    “啊,女儿,女儿,你你怎么样了?”

    “夫,夫人,这这是被白大xiǎo jiě打的。”

    “白,白清秋?”潘夫人狠吸口气,胸口怒气顿生,张开五指对着白清秋就要狠过去,“我,我要杀了你。”

    白清秋冷笑:“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

    想也没想抬腿,对着潘夫人胸前那一对硕大踢了过去,潘夫人又是啊的一声惨叫,身体如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狼狈的在地面擦出一条长长的痕迹,背后撞到假山这才停了下来。

    “你?你你?”

    潘夫人只感觉五内翻腾,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白清秋环固四周,冰冷一笑,“还有哪位夫人想发表什么不同意见吗?若是有,就给本xiǎo jiě站出来,本xiǎo jiě一定会好好的,重重的跟她沟通沟通”

    沟通?

    若这就是白清秋的沟通方式,那便算了吧,她们还不想被如此沟通。

    “呵呵,大xiǎo jiě说笑了,这是白府事,我等只不过是来做客的,当然,不需要有任何意见。”

    “没错没错,大xiǎo jiě,您继续。”

    她们不笨,自然也不会白受这皮肉之苦了,光看那甩得一手好鞭就算是心里有任何不满也该消下去了。

    “好,众夫人果然有眼色。”白清秋满意点头,夫人,就是比xiǎo jiě看得通透。

    “什么没错,什么继续?你们这些个没用的,难道你们就不出来吗?这白清秋分明就是shā rén灭口。”秦墨语不干了。

    难道她们都是死人,她们眼瞎不成,这个戏子手里头紧紧抓住的,可是白清秋的贴身之物啊。

    难道,她们是样的?那她母亲暗地里让她们来有何用处,有何用处?

    “秦墨语,什么shā rén灭口,shā rén是这么杀的吗,你又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shā rén吗?这个戏子,他哪里好看了,他哪点比得过凌王?你真当本xiǎo jiě上眼瞎,会看中他?”

    笑话,天大的笑话。

    “贺氏,废话咱也不多说,本xiǎo jiě只问你一句,这人,是不是你找来的?如果你你老老实实回答,本xiǎo jiě可以在凌王面前求求情,让你死得痛快些,若是还想耍花招,那,你就等着凌王的怒气吧。”

    敢打君若凌女人的主意,贺氏她的苦头是不是还没吃够啊,那些个男人,是不是还不能满足她?成,那便从今夜开始去接客吧。

    嘶。

    接客?

    若是贺氏知道白清秋此时的想法,会不会疯掉?一个堂堂白府夫人,居然沦落到妓院接客的地步?这下场,不可以说不悲惨,可是得不到任何人的同情,路,是她选的。

    “凌王?大xiǎo jiě,你糊涂了吧,此事凌王是怒,可是发怒的对像不是我,而应该是你吧。”

    贺氏冷哼,白清秋她想多了吧,像这么一个不守清闺的女子,凌王还会要吗?

    不管此事是不是真的1;150850295305065,可只要是男人,便绝对受不了他的女人有任何瑕疵,哪怕只是个传言。

    白清秋,你就等身败名裂,等着退婚吧,到那个时候,她贺碧如下在白府各处的药,也该生效了,而她也会让白清秋尝尝被百余个男人强了的滋味。

    贺氏激动的握紧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