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残杀,无情的残杀-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六十六章 残杀,无情的残杀

    “想像是美好的,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贺氏,既然你自找,那本xiǎo jiě便不客气了。”

    白清秋冷冷一笑,有些人还沉浸在自以为是的想像之中,有些人不接受教训永远也记不住某些事实。

    “你?你别在这里唬我,大xiǎo jiě,我贺碧如也不是吓大的,什么残酷的现实,那不就是你与人苟且,见不得人的事实吗?哼,好一个白府嫡女,好一个凌王妃,竟然就是这种下三烂”

    啪。

    一声清脆肉响,白清秋一巴掌狠狠的煽在她的脸上,贺氏被打得脸一歪,脸部发麻,嘴角溢出1;150850295305065血来。

    白清秋目光沉如水,冰冷喝道:“贺碧如,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本xiǎo jiě面前放肆,别忘了,你是怎么得到这白府这个平妻之位的,还不是因为你狐媚白远涛,让他狠狠的干了你一场才有今天,否则以你一个没背景没势力的二手货,焉能做这礼部尚书主母之位?”

    白清秋毫不留情的破口大骂。

    这个贺氏,难不成真以为她只会甩甩鞭子杀shā rén吗,就算是骂人她也绝骂不过她。狐媚子,二手货,她有什么可得瑟的?若不狠狠怼回去,只当她白清秋好欺负不成?

    “你?”

    贺氏被骂得脸色青白交加,全身发颤,感受到周人的目光都带着鄙夷之色,贺氏又急又气,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白清秋的嘴给撕了。

    她哪里会不知道众夫人的想法,身为正府夫人,最不喜的就是爬床的女人,而她,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廉耻之心,爬了男人床的女人。

    贺氏猛然抬头,眼中喷火。

    白清秋丝毫不理她有多气,多恨,依旧冷声,接着道:

    “贺碧如,就凭你这点,本xiǎo jiě便看不起你,鄙视你,你在祠堂给我母亲上过香又怎么样,白远涛承认了你又怎么样,你以为就能与我母亲平起平坐吗,你以为,就凭长的这副德性就能跟我母亲相比吗?

    告诉你,只要有我白清秋一天在,你永远都别想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收起你的阴狠,本xiǎo jiě丝毫不在乎。而且,本xiǎo jiě的凌王妃,也不是你说了算,我还就将话撂这里了,凌王妃,本xiǎo jiě是坐定了,这个位置也不是你们能憾动得了的。”

    白清秋话说得极为笃定,犹如这世间无论是什么,也改变不了她是凌王妃的事实。

    憾动不了凌王妃?

    白清竹听到这里,银牙紧咬,胸中早已被极大的怒气所吞噬,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白清秋说得没错,凌王那般的爱她,那般的宠她,绝不会让人破坏他们的婚约。

    可是,历史真的要重演吗,到最后,她与秦墨萧真的都要死在这个女人的剑下吗?

    想起那一剑,白清竹犹如千万只毒箭射穿身体般疼痛不已。

    “贺碧如,别一副表情惨白的模样,现在,还不是惨白的时候,接下来,本xiǎo jiě会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惨白,岚轩,去,将本xiǎo jiě的东西拿上来。”

    “是,xiǎo jiě。”

    岚轩转身入院,众人目随之移动,有了潘夫人一事,这里还有谁敢说半个不字,白老夫人都被震在当场一句话没说,她们不必凑这个热闹。

    “今天,我就给你们玩个新花样,各位夫人,你们也可以睁大眼睛好好学学,说不定,以后用得着。”

    白清秋闪着邪恶之光看着地上那个滚得一身脏的戏子,脸上的恐惧丝毫未减。

    新花样?众夫人不解,地上戏子一听忍不住打了个寒禁,想想全身的疼痛,那三百两银子还不够他看大夫的,立时便硬着脖子磕头求饶。

    “大,大xiǎo jiě,你,你饶了我吧,我说我说还不成嘛?”

    “说?说什么,说你的幕后指使者吗?不不不,本xiǎo jiě不需要知道这个,我只要知道,现在是你惹了我,就该付出应有的代价,仅此而已。”

    她白清秋用脚趾头都想得到,是谁在幕后主使这一切,她用得着一个戏子说吗,他只要好好的承受接下来的痛苦就成。

    “你,你?”

    戏子慌了,彻底的慌了,眼前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恶鬼,下手又重又狠,他不呆了,不要在这里了,心思一定,牙关一咬,忍住全身疼痛爬起起来便跑。

    “想跑?没门儿。”

    白清秋长鞭一甩,鞭如蛇般的缠上了戏子双足,猛的一拉,戏子重重摔倒,面部着地又是一声惨叫。

    白清秋冷哼,孬货,“岚轩,将这货给我绑起来。”

    “是。”

    岚轩如拎小鸡般的将戏子抓起,三下五除二的将他绑在高架之,架高三米,手脚被呈“大”字绑。

    “你?白大xiǎo jiě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戏子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不敢?

    说这话的人都是临死前,活着的时候,他怎的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下场,怎么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肚兜引发出来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晚了,一切都晚了,你是戏子,应该知道戏文里的坏人是如何处置的。”

    啪,一声震人心魄的鞭响,这道鞭子只说明一个问题,戏子你要开唱死亡的歌声了。

    贺氏心头一紧,白清秋的鞭子有多厉害她不是不知道,戏子绝迹逃不过一个惨死。

    只见眼前一花,鞭子带着冰冷的寒气快速闪过,直直朝着戏子飞速席卷而去,鞭子闪得太快,以至于戏子身上块皮肉被撕下之时还未感觉到半分疼痛,直到架底下空桶之上溅落的血,他才反应过来。

    “啊”

    一声惨叫震响整个清秋院。

    可是还没等他叫完,鞭子再度无情打过,皮肉再撕一层,而这一次,戏子清清楚楚看到鞭尾上的倒勾从他皮肤上将肉撕起,甚至,甚至他还能听到那块肉脱离身体时的声音。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这不仅是**上的疼痛,更是心理上的冲击,他这是亲眼看着自己被活剥啊,在这一刻,戏子想死,哪怕是晕过去也好啊,他就不用看着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掉落。

    众人同样不可思议,狠吞了吞口水,这,这难道就是白清秋说所的新花样?这哪时是新花样,这根本就是残杀,无情的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