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她们敢说没有吗-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六十七章 她们敢说没有吗

    清秋院鞭声啪啪作响,每道鞭响便在虚空中溅起一阵血花,血腥味和片片肉丝瞬间便充斥着整个院落,场面可怕之极。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戏子被鞭子抽下的肉丝有些竟朝着夫人xiǎo jiě的方向喷去,吓得众xiǎo jiě惊声尖叫,慌乱而逃。

    戏子见此硬生生就要晕过去,若他所看不错,白清秋是用自己的肉来吓唬人,胸中又气又疼。

    “白清秋,你,你这个恶魔,狠毒的女人,你,你根本就不是人,放了我,快放了我。”

    戏子再也受不住了痛哭着嘶声大骂起来,眼泪鼻涕齐流。

    这样的鞭子一层层的扒着他的肉,放着他的血,而他的血也一滴不剩的滴落桶中,戏子根本不知道多少块肉被撕下,多少血滴下,只知道,每呼吸一次他就深深的痛上一回。

    全身发颤,冷汗齐出。

    不要,他不要这样,他宁愿现在就死,给他一个痛快吧,他再也受不了了。真真是后悔为了三百两银子将自己的命给送了出去。

    “想死?若是你怕死,也不会接了这等活计了,既然接了,那便就要有死的觉悟。”

    白清秋手下越发的狠厉了起来,长长的黑鞭再次闪过,戏子胸口的一大片皮肉硬生生撕了下来,刺穿耳膜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你,白清秋,你怎么敢下这样的手?”

    秦墨语张大的眼睛根本不敢看。

    这个男人不多时便已经被打得体无完肤了,而她还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白清秋,她到底要干什么?

    “下这样的手?”白清秋冷哼,“秦xiǎo jiě,你是在开玩笑吗?对于这样的人,你竟然还责问起我来了?如果今天他拿的是你的肚兜,我想,你是吃了他的心都有吧。”

    她狠吗,若是今日戏子的计划成功,她白清秋死的会比他更惨。

    贺氏不会放过她,白清竹也不会放过她,还有那个皇上更不会放过她,等待她的除了惨死就是生不如死。

    可是秦墨语却在说,她狠,她不该这样对待?真是好笑,好笑啊。

    他们想她死她就得死吗?荒谬。

    “好一个戏子,好一个计谋,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将本xiǎo jiě在拉下去吗,做梦,统统给我做梦。”

    白清秋手下不停,狠狠的抽了过去,啪的一声鞭响,像是在回应着秦墨语的话,那长鞭就是部绞肉机,疯狂的绞着人体皮肉。

    “啊”

    胆小些的xiǎo jiě夫人被这可怕的景像吓得活活昏死过去,底下那处又是一阵慌乱。

    秦墨语她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竟真的比贺氏还要白。

    “白清秋,你,你是魔鬼,魔鬼”

    “魔鬼?哈哈哈,秦xiǎo jiě你说得可真好,如果我是魔鬼,那你们是什么,别告诉我你们心地善良的连只蚂蚁也不敢踩,别告诉我你们没有为了私底下那些个龌龊的东西设计陷害过人。”

    白清秋厉声说道,她们敢吗,敢说没有吗?

    秦墨语被再次震退数步,狠狠吞下喉头那口干涩的口水,她不敢,因为她也做过设计陷害人的事,可是

    “可是,你你又能说你是好人?难道,你就没用用龌龊的阴谋得到凌王妃这个位置吗?白清秋,你敢说你没有吗?”

    秦墨语始终不肯相信,凌王妃就是白清秋,她已经向姑姑莲妃娘娘透露了要嫁与君若凌的心思,而莲妃娘娘也没说不可以,也许,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她就成了呢?

    可是谁成想,她这里还未有动静,1;150850295305065而白清秋赐婚君若凌的事就传开了。

    天哪,她怎么能接受这样的打击?抬起冰冷阴森的目光看着白清秋,那个女人她该死。

    “凌王妃?原来堂堂相府嫡xiǎo jiě,这般的看不中我,这般的针对我,这般的为一个戏子说话为的就是凌王妃?秦xiǎo jiě,你要脸不要脸,你要脸不要脸,居然暗恋凌王,像这样无耻之事,也是你一个相府xiǎo jiě做出来的?”

    白清秋声音拔高,更带着刺耳的讽刺嘲笑,那模样活像是被她这个正室捉奸了一般。

    “你?你,你胡说什么?”秦墨语心思被无情戳破,顿时手足无措脸色爆红。

    “我胡说,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我胡说,还是你心里有鬼?”

    “你?”

    “我什么我,秦墨语啊秦墨语原先看你温温柔柔正正经经的,没想到啊,你内心是这般的放浪不拘,这般豪情奔放,你看我不顺眼,可不就是因为你喜欢君若凌么,不就是因为你想嫁给他吗?所以,所以你一进府便直接冲进来了,对我是百般挑剔,说不定这个戏子也是你派来污蔑我的,摸黑我的,真正心肠歹毒的人,不是我而是你秦墨语吧。”

    白清秋一句比一句说得重,一句比一句说的震动人心。

    话说得这么清楚,众人就算是傻子也听出了白清秋的言下之意了,看秦墨语今日的表现来看,倒真不能排除这种种可能。难道不是贺氏白老夫人的针对,而这一切的事情,都是秦府xiǎo jiě干的?

    一想到有种可能,众夫人也是心尖儿一颤,小小年纪为了当上凌王妃也是无所不用其及了,秦府的人,当真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啊。

    秦墨语脸上苍白再次加深,现在就算是身上长满了嘴只怕也说不清,道不明了吧。

    “不不,不是这样的。”

    “你特么给我住口,来来去去就这两句,什么不是这样的,秦墨语,我真看不起你,还记得秦府寿宴上本xiǎo jiě说过的话吗,李晴儿休想进我白府之门,现在,我同样也将这句话送给你,我白府以后也不欢迎秦xiǎo jiě的到来。”

    白清秋厉声说道,她没功夫在这里跟她闲扯蛋,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目光看着站在那处瑟瑟发抖的白老夫人,翻个死鱼眼的贺氏还有低头看不清面容的白清竹,一个个的都还等着她去收拾呢。

    白老夫人等人接触到她冰冷的目光,想后退却发现已经动弹不得了,脚下竟如钉了钉子一般。

    这个时候,没有人敢开口也没有人会开口,一但惹怒了白清秋,溅血飞肉就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