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白清秋她也是自寻死路-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六十八章 白清秋她也是自寻死路

    那个戏子吊在那处,苟延残喘,身上的血不停的滴下,滴在桶内,不多不少,刚好是桶的三分之一,若是再滴下去,他便会因失血过多而亡。

    一时间清秋院鸦雀无声,静得可怕。

    “狠,好狠,没想到大姐姐有这样凌厉的手段。”白清竹嘴上说着狠,可是眼睛里看那戏子已经是个死人了。

    不仅手狠心狠,而且计谋也狠。

    明知道戏子是的幕后主使者是谁,却将此事转嫁给秦墨语,现在就算秦夫人花再多的钱,也堵不住幽幽之口了,那一句“放浪不拘,豪情奔放”就是秦墨语以后的魔咒,甩不掉逃不开,更别有什么好的亲事也别有什么好的脸面。

    即可以清白以证自身,又可以打压秦黑语,一箭双雕。

    “真是没想到,大姐姐你竟这般做。”白清竹不得不多看眼白清秋,这次,是她又输了。

    “别说那些个没用的,白清竹,你不是一直想跟我斗吗,本xiǎo jiě这是在给你机会,若是让知道,这一切都是出自于你的手,你说,秦府大公子,他会怎么看你,还会喜欢你吗?”

    白清秋乌黑的眸子看着白清竹脸上的变化,终于找到了可以让她为之一怔的软肋。

    白清竹暗暗咬牙,“你最好别将心思动在他头上,否则,别说是小新,就只要是在人身边的每一个人我都有办法让你看着她们一个个的离开。”

    该死的,白清秋如果她敢那么做,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白清秋脸色越发的沉了,“果然是你,白清竹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代价吗?

    她白清竹付出的还不够?

    “哈哈哈,好,我等着你的代价,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那么,你想怎么样呢?就算戏子的话别人不信,可是皇上会信,皇上他也一定会做出另一种选择的,皇族中人,不容有失。”

    “就凭一个小小的肚兜,也能将本xiǎo jiě扳倒?白清竹,是你太过于自信了,还是你太小看我的智商了?这个肚兜你可要看看清楚了,到底是谁的。”

    说罢,白清秋长鞭突然卷起地上那块红布,狠狠的甩在白清竹脸上,白清竹急忙将沾了人血的肚兜从脸上拿下,怒瞪过去。

    “你?”

    “看清楚了,那花下的字,可是我白清秋的名字?”

    什么?不是她的?

    白清竹猛的低头,那花下根本没有字,可是,有一朵小花,一朵玫瑰小花。

    她眼皮一跳,脸色一白,这是白清月喜欢的花色而且,而且这朵花绣的手法正是出自她手?

    “这肚兜不是你的,是她的?”

    白清竹从牙缝挤出这句话,没想到她竟早有准备,将肚兜给偷换了?不,也许,也许她想让她们偷的就是这个肚兜。

    上当了,她上当了。

    该死的白清秋,她居然将计就计的反将她们给摆了一道?若是皇上一查,别说是白清月逃不过,就连她难逃此责。

    好深的计谋,不是一箭双雕,而是一箭数雕。

    “知道就好,就怕你不知道。”

    “哈哈,没想到我白清竹自称聪明,却还逃不过你的计策,不过,白清秋,你也别得意,就算你成了凌王妃那又如何,你将我白府中人一个个的得罪光了,看有谁还能成为你依靠,成为你的支撑?”

    一个女子未嫁之前,家族就是你的光辉,荣耀,嫁人之后,娘家便也是你在王府地位的依靠。

    君若凌是王爷,娶了正妃,接下来的侧妃,妾室一个都不会少,只要其中一个比她的背景强大,白清秋她就等着被踩吧。

    这个道理,她不会不明白,所以白清秋她也是自寻死路。

    就算她手段再狠又如何,一头狼再凶,她也逃不过众人的群起而攻,到时候,她只会死得更惨。

    白清竹勾唇而笑,今天也没算白费,至少南渊国人不会再有白清秋的地位了。

    “四姐姐,大姐姐没了你们,可却还有我,我一定会成为大姐姐将来的娘家依靠和支持,不会让凌王府的人小看姐姐。”

    一道宝蓝色锦衫少年走了出来,站在白清秋身边,白清风长得不错,小小年纪便有超越年纪的沉稳,光是这份气度,便知今后前途无量。

    “哼,就凭你?你现在不过十一二岁,就算是你参加科考那也要在三年之后,你以为,就凭这三年的时间,以你的底子,只怕连考场的门都摸不到吧。”

    “他不行,那么我呢。”

    说话间,一个布衣裙钗的女子从清秋院走了出来,虽然穿着平常,可是那周身的气度绝非一般女子可比。

    白清竹目光一沉,“叶二娘?”

    “不错,清风他底子不好,三年后也不知是个什么光景,若是好,清风还活着,若是不好,只怕他也会丧生在这吃人的地方,他不行,那么我呢?”

    叶二娘在清秋院门后,又一次领教了白府中人的毫无人性,更知道了清秋在南渊国的地位汲汲可危。白清竹有一句没有说错,那就是清秋的依靠太弱,弱得可以任人而欺。

    “怎么会是叶二娘?”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看样子,这叶二娘好像与白清秋关系非浅。”

    “呵,还以为白清秋是众矢之地,没想到竟有这般的后台?”

    叶二娘是什么人众夫人不是不知道,琴棋书画四大精绝,就连皇上也另眼相看,有这样的女子作为靠山,白府只怕也不敢乱动吧,没想到白清秋竟有这样的福气。

    “白老夫人,白夫人,四xiǎo jiě,清秋是我义结金兰的妹子,若是她有事,我叶二娘虽说无权无势,可是局时我也会拼尽全力我家妹子讨回一个公道。”叶二娘身姿挺立的站白清秋的另一边。

    一个年轻有为的少年,一个南渊国四项绝佳的chuán qí女子,竟然一左一右的站在她们想也不敢想的人身边。

    白清竹手修剪得整齐的指甲狠狠的刺进肉里,胸口窒闷到无法呼吸。

    怎么会这样?那个白清秋到底有什么好,能得他们这般看中?她不是一向不得人喜的吗,她们不是只见过一面吗,叶二娘竟然以心相交?

    不过

    “叶二娘,你在南渊虽然有些1;150850295305065地位在,可是,再怎么样这也是白府家事,这无论如何,也是不过去的吧,更何况大姐姐还没嫁,总归是要住在这里的。”

    只要白清秋没有离开白府,那么叶二娘再有心相帮,那也是没法子的事。

    “哼,老夫看谁敢动?就算叶二娘不行,那我呢?”

    一声威喝声响,众人抬眼看去,见着说话之人倒抽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