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何方神圣-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何方神圣

    他?

    白清竹怎么想不到,徐院首竟也会插了一脚?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徐院首。

    “老夫不才,一生精于学医,十八岁之时幸得皇上看中,进宫任了一个小小太医院院首之职,六年前虽退隐宫中,可是老夫自信,这南渊国还是有几个人会给老夫薄面的,白四xiǎo jiě,不知老夫有没有那个能力保她,还有,你这白府中人是不是也会看老夫薄面之上,莫要再难为于她。”

    徐院首摸着修剪整齐的胡子沉声说道,脸上的表情告诉众人,他徐院首很生气。

    薄面?

    光是徐太傅长子这个名头便已经能砸得人七晕八素的了,若是再加上徐院首自己的名号,别说是薄面,就是你想要什么,他们都会给什么。

    得罪皇上,顶多就是个死字,可要是得罪徐院首,你就是想生也是不能的,人吃五谷杂粮,总有吊着那么一口气的时候,若是想多活几年,只要你能请动徐院首你便能如愿,相对于叶二娘,这徐院首的份量,更重,更足。

    白清竹当然知道徐院首的能耐,可是他不是隐退了吗,不是性情淡薄吗,怎的也来凑这份热闹?

    “徐院首,纵是如此,可容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又是我大姐姐什么人,又是我白府什么人,虽然你身份高贵,医术了得,可这毕竟还是我白府家事。”

    徐院首他糊涂了吧,他凭什么在这里替白清秋说话?

    “哼,白四xiǎo jiě不必这般激我,看你年纪轻轻,说话丝毫不留半点情面,可想而知,我徒儿清秋在白府是如何的受罪。”徐院首冷哼,愤然甩袖。

    什么?徒儿?

    众rén miàn面相觑,不敢置信。

    “李大人,我没听错吧,白清秋会是徐院首的徒儿?”

    “赵大人,你没听错,我,我也听到了。”

    别说是夫人这一方,就是刚刚过来的朝中要员也是震惊。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知道昨夜接到一封请贴,贴中夹着一张字条,字条上写着的居然是他们早年间犯下的错误,虽说不大,可是捅出去终究不好看。

    可是没想到来的不光是自己一个,还有朝中各大人,心照不宣的进了府来到清秋院,可是听到的,却是让人极度意外的话,白大xiǎo jiě竟然是徐院首的徒弟?

    “白四xiǎo jiě,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老夫的徒弟,老夫自然要为其撑腰,若是你们想对我徒儿做什么,那就得先问过我乐不乐意了,白尚书,老夫也相信,你一定会好生照应我徒儿的,是吗?”

    徐院首不能拿宅中妇人如何,1;150850295305065可是他能拿白远涛发落,若是再不行,他便贴了老脸去老父亲那里给白远涛来个不痛快,还是可以的。

    白远涛冷汗连连,赶忙称是。

    白清竹见此,心都凉了半截,一个白清风不说,还有一个叶二娘,现在,又来了个徐院首?她想昏过去的想法都有了,什么时候白清秋能将他们笼落了?

    “慢着,徐老头,谁允许你收白清秋为徒了?我同意了没?”

    就在此时众人眼前一花,一个胡子和头发均为凌乱,眼睛透着锐利光芒的老头子猛了冲了进来。

    白清竹眼角一跳,她怎的感觉越来越不好了?

    “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用管,我现正重的告诉你,小妮子她是我的徒儿,谁跟我抢,我跟谁急。”池老毫无形像的跳起脚来指着徐院首大喝。

    “你?”徐院首吃软不吃硬,更何况现在居然有人来跟他抢徒弟?便再不得形像了,同样瞪了过去,“我告诉你,不管你是谁,白清秋这徒弟我收定了,要是跟我抢,我也跟谁急。”

    “你急?我告诉你,小妮子这徒弟是我早定好了的,我跟白清秋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哪里捏药丸呢。”

    捏药丸,他捏药丸怎么了?碍他何事了又?徐院首瞬间气得老脸一青,大声喝回去。

    “哼,认识得早又如何,这话是我先说的,先到先得。还有,别以为我不认得你,不过是区区一个北神医而已,你有本事好在我面前得瑟的,识相的,你赶紧给我从哪里来滚回哪去。”

    啥?

    这个不起眼的老头子竟然是南渊北神医池老?这,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南渊有两在神医南神医韩氏居于药王谷,据说只要在挥一挥袖子便能够让人起死回生,而与南神医齐名的则是北神医池老,此人性情古怪神龙见首不见性,据说见过他的人,只要他一针下去,有病治病,没病延年益寿。

    徐院首更不用说了,若说那二人世外高人,那么徐院首就是见得上面的神医。

    可是这传说中的两大神医,却清秋院前为争一个徒弟而争得面红耳赤?

    “你,你有种再跟我说一遍。”

    “说就说,从哪里来就给我啊,你?你这个老混蛋,竟然用针?”

    “我就用了,谁让你嘴巴臭?”

    “你?姓池的,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说罢徐院首竟真粗着脖子冲了上去,对着池老的脖子便掐了过去,池老也不是好惹的,反手便将他胡子给纠了。

    众人齐齐嘴抽,这二人加起来也有一百多岁的人了,而且个个威名远播,竟然能为了白清秋而打起来,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们二人打得高兴了,可是白清秋却不高兴了,当下甩起黑鞭猛打过去,啪的一声鞭响,二人身上均挨了一鞭。

    众人嘴抽得越发的厉害,白大xiǎo jiě也不怕把这国宝级的人物打坏了?

    “你们两个臭老头给我住手。”白清秋大声冷喝。

    这两个人是吃了饭没事儿干跑来这里乱认徒弟了是吧,他们有没有问过她,经过她的同意就自作主张了?

    小清秋发怒了,事情不好了。

    徐院首,池老深知她的脾气,齐齐退开一步,垂首不语,可是暗地里目光怒视对方,谁也不服谁。

    众人眼不瞎,这二人小孩子模样让感觉不可思议,这还是chuán qí般的人物吗,还是人敬重的神医吗?

    不过,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白大xiǎo jiě,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事也没做便让二神医抢破头。

    这位白大xiǎo jiě,到底是何方神圣,又有什么本事让这二人这般用心?

    “大xiǎo jiě,凌王身边的护卫岚宽岚翔求见。”

    就在这时,又一个让人惊破胆的禀报上前,凌王来人?众人的心绪还未沉下的心又高激了起来。

    这回不得了了,白府之事居然惊动凌王?白清秋只怕是想逃也逃不过了,肚兜一事,换成任何一个男人也会受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