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日夜痛苦的折磨-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七十一章 日夜痛苦的折磨

    宴会很快结束,可是这场宴会,他们过得却像一辈子那么长,也像一辈子那么深刻。

    秦墨语的嚣张,戏子的出现一步步的逼向白清秋,可是这个女子却不走寻常路,根本不为自己辩解半分,更不会去寻找什么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一切是个阴谋,而是执起手中长鞭,对戏子就是一顿好打。

    什么阴谋阳谋,在她这里根本就不值一提,因为她的强大,强大到任何东西在这里都会毁灭。

    若是她一个人独处于事,若是没有人的支撑,白清秋也许算不得什么,可是陆续出现在她身后的是那个极有志向的少年,四项绝佳的叶二娘,还有两大神医,甚至,是凌王本人,也都是她的后盾。

    别人也就算了,可是这凌王,众人只要想到那个王妃妃印和凌王府地契便感觉一阵激动。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根本超出了他们的想像,可同时又是一阵羡慕,羡慕白清秋有这样一个相信她,宠爱她的男人,今日之戏子之事饶是搁在谁的头上,都不会好过,可是凌王却选择了相信。

    “老爷,妾身怎的感觉这天,要变了呢?”1;150850295305065

    “夫人哪,以后这白府能少去便不少去吧,还有秦府,今年中秋之礼便不用送了。”

    众夫人们都得到了夫君的明示,脸色不由的一惊,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秦墨语,太让人失望了。

    而白府此时乌云罩顶,白远涛对着白老夫人,贺氏,白清竹发了好大一通火,将正厅里的东西砸了个粉碎,气得直骂,妇人之见,妇人之见,脸色铁青的转身入宫,再也不理府中之事。

    白远涛前脚走,后脚白老夫人便昏死过去,只是除了她身边的王嬷嬷惊慌着,贺氏,白清竹如未看到般的坐在那处,脑海里尽是白日里的情景,论她们如何,也挥之不去。

    完了,她们这下真的完了。

    原本的计划,全盘皆输了,她们知道,等待的是白清秋疯狂的报复,只是她们没想到,报复来得这么快,这么猛。

    如意院,豆大的烛光照空旷的屋内,贺氏头发凌乱,目我呆滞的看着烛光下无神的影子。

    每当入夜之时,她脑海里便会想起那些恶心的男人她身上无尽索取的面孔。

    想到这里,贺氏手指咯吱紧握,关节发白,“白清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放过白府里的任何一个人。”

    “哦?贺氏,你不想放过谁啊?”

    白清秋刚一落地,便听到贺氏这种愤恨的话,只是她并不在意,因为这句话她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贺氏猛然抬头,通红的眼睛犹如困兽般的张怒,“白清秋?你居然还敢来?我,我要杀了你。”

    可是还未近身,便被岚轩一脚踢翻在地,爬不起来。

    “杀了我?好啊,但是在没杀我之前,你还是先享受享受应有的代价吧。”

    “应有的代价?哈哈,哈哈哈,我现在这样了,你还能让什么应有的代价主在我的身上?杀了我?我看不会吧,明面儿上,我是你的母亲,要是我死了,你就得守孝三年,你与凌王婚事就得迟三年,你,你舍得吗?”

    贺氏倒在地上,冷冷一笑。

    “守孝?”白清秋被她一句话给逗笑了,“贺氏啊贺氏,你是真不了解我还是假不了解我,你以为你死了,本xiǎo jiě婚期就得推吗?别拿自己当个人物,这些虚的在本xiǎo jiě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贺氏是越活越浑了,竟然用这个来要胁她?

    “你?”

    “唉,看来是本xiǎo jiě的错,让你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不过,不晚,本xiǎo jiě有的是机会,岚轩,去,给贺氏整理一下,一会儿送去地下暗馆,让她回忆回忆身上的苦楚。”

    白清秋不带一丝情绪的说道。

    什么?地下暗馆?

    贺氏一听,苍白的脸色带着惊慌,“不,不,白清秋,你不能这么做,我不去,我不去。”

    那是什么地方她知道得很清楚,原先在贺州之时,那个人就曾经提到过那个地方,地下暗馆,一个见不得人的暗娼之所,只要你给得起钱,只要你喜欢,那里便会tí gòng给你什么样的女子,那里的男人不是人,有些变态的,竟然用大棒子桶女子下体,鲜血直流。

    想到这里,贺氏吓得全身发颤。

    “看来,你知道那个地方,不错,有见识,以后,每天晚上那个地方就是你睡觉的场所,能不能活下来,或者是怎样的活下来,端的看你本事了,岚轩,带走。”

    “是,xiǎo jiě。”

    “啊,不要不要,我不去,白清秋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也不跟你作对了,再也不设计陷害你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放?

    白清秋轻声道:“放?在你接受皇上来到白府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要放?在你与白清竹合谋对我一次又一次下手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要放?”

    有吗?

    dá àn是肯定的,贺碧如没有要饶了白清秋,因为她感觉自己聪明,手段阴厉,以为任何人都会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以为只要她略施手段白清秋便离死不远。

    可是,这一切都离她远去,而接下来面对她的是日夜痛苦的折磨。

    “不”

    贺氏最后只能留下这道余音。

    白清秋充耳不闻,抬首看天空一道弯月,黑幕之下月儿显得越发的白亮,盖住周边所有星星的光亮。

    “有些事情该结束了,若总是拖着,应该不好吧,你说是不是我的好四妹。”

    白清秋话音一落,从黑暗的小灌木丛中走出那个娇小的身影,满脸的阴沉只让人想到的地狱这个词。

    “大姐姐好快的手段,白日里还斗个你死我活,夜晚你却开始实施报复了。”

    “快?就算我动作再快,也快不过你们的算计,怎么,你想替贺氏求情?你可知道,贺氏今夜被谁包了吗?”

    说到这里,白清秋提唇而笑,不待白清竹回答,她又接着道:“是户部侍郎欧阳申,自从他的儿子欧阳振兴死后,他似乎也变得几近疯狂了,特别是他身边的那条近人高的大黑狗,他每日都用这条狗与姨娘小妾媾和,夜夜不断。”

    “什么?”人畜相交?

    饶是白清竹再镇定,听到这里也不禁心尖儿一颤。

    “不错,贺碧如今夜就是与大黑狗在一起,你求情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替了她,就好。”

    白清秋说话依旧淡淡,情绪丝毫没有任何起伏,可是这种表情落在白清竹眼中却是阴森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