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白清秋,你果然够狠-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七十二章 白清秋,你果然够狠

    替她?

    白清竹拿什么替她,又凭什么替她,贺碧如说到底不过是枚棋子而已,这枚不行还有下一枚,无论如何,皇上是不会放过白清秋的,直到她死为止。

    “呵呵,白清秋,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吗,就算贺氏死在外头,也与我没有任何干系,不过,我真是没想到你的身后除了叶二娘还有两大神医,居然还会有凌王?”或者说,她更在意的是,她什么时候与凌王相识?

    白清竹最后一句话竟拔高了音调,语气中充满着怀疑和不服,凌王宠妻她上辈子就知道,可是这么宠得让震动的还是第一次,看看那些人对白清秋仰慕的表情,恨不得当场就撕了。

    凭什么她就能得到男人的宠幸,而她却连秦墨萧的正眼都得到,这种落差实以让她难以接受。

    她不明白,在秦府之时她明明阻断了他们的最初相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还能联系?而且关系非浅。

    今日凌王手下岚翔岚宽见着白清秋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虽然言语尽是恭敬,可是那眼底的早该如此的模样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再加上王妃妃印,凌王府地契的双手奉上,越发的让她肯定,凌王白清秋已经用情至深了。

    该死的。

    白清秋她就是个天生的狐媚子,不仅迷得凌王晕头转向,更迷得秦墨萧将自己的整颗心都给了她,这才是她最不能容忍的,看着秦墨萧落寞的背影,她的心就如在滚油里滚过般疼痛。

    “说啊,白清秋你怎么不说话了,白日里你不是很得意吗,不是很风光吗?你不是应该像对待贺氏一样的对待我吗?哈哈哈,不过你放心,无论你要做什么,我若是吭一声,我就不叫白清竹。”

    别以为她会害怕,只要她不死,便休想叫她停手。

    白清秋看着白清竹几近疯狂的模样,清冷的眸子丝毫不变,微笑再在次勾起。

    “你现在这种样子,我还不屑与你斗了,看看你,活像是关在笼子里的一条疯狗,叫得再大声样子再凶狠也伤不了人,我不想打你,也不想骂你,只是听说秦大公子已经弱冠之年了吧。”

    弱冠之年?可不是么,今年他就应该说亲了。

    “白清秋,你想干什么?”

    白清竹手指紧握,心头一沉,白清秋不会说没用的话,难不成她想插手秦墨萧的婚事?

    想到有这种可能,白清竹再也淡定不了了,死咬着银牙恨道:“你敢?”

    “哼,我有什么不敢的,别忘了我背后的身份,你也别小看了君若凌,要知道那个人会下旨将我与君若凌捆绑在一起,定然是我们握着什么,否则,以你主子的意思,会将我赐给他吗,还是我在砍了白清月手臂的时候。”

    白清秋一字一句说道,字里行间满是门面上看不到的东西,满是她们这些人绝不可听的事,宫中的阴司不是白清竹现能顶得住的,宫里的事知道得越少,活得越长。

    “白清竹,你只不过是个庶女而已,你能做什么?跟我斗,你的小胳膊能拧得咱这条大腿?难不成还要学当年的罗姨娘,去爬了秦墨萧的床?”

    白清秋冷哼,唇角吐出浓浓的讽刺。

    “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能与心爱的男子在一起,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再者说了,你也知道我是庶女,难道你想指望一个庶女做秦府主母?”

    “好,四妹果然有胆量,不过,你的作要加快了,给你半个月时间去爬秦墨萧的床,半个月之后,便不是由你能说的,因为,白府我只给它半个月的存活时间,在这之前,你还是能以白府四xiǎo jiě的名义做些事情。”

    半个月,这是她给自己的时间,也是给白府的时间,它存在十四年了,活得也够久了,也是时候打回原型了。

    白清秋一席笑吟吟的话听在白清竹耳内却是五雷轰顶,脸色越发的惨白了起来。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想让”白府消失?白清竹狠抽了口气,她是快要成为凌王妃的人啊,难道她不怕凌王因为白府之事弃了她?

    白清秋没有回答她,只一句:“你有时间在这里与我纠缠,还是想想如何做吧,半个月,时间紧,任务重。”1;150850295305065

    “你?白清秋,你果然够狠。”

    事情到了这里,白清竹再也无话可说,白清秋没有靠山,她哪里会有,皇上那头现在只怕大怒了,而她也应该另想出入了,秦府,无疑是最好的地方。

    冷哼一声,甩袖而去,娇小的身体很快隐没。

    只是白清秋这里的事情还没完,岚翔将脸色苍白的罗姨娘扔了下来,罗姨娘全身瑟瑟发抖,就像是冬日里雪地中刚出生的小动物一般,被寒气冲的怕下一秒就要冻死。

    罗姨娘手脚并用跪爬过去,一把纠住白清秋雪白裙角。

    “大xiǎo jiě婢妾错了,错了,请大xiǎo jiě原谅我吧,是我的错我的错,不关清竹的事啊,求求你放了她吧,只要你放了她,我什么都可以做。”

    她后悔了,后悔了,她不该自以为聪明的在暗地里摆她一道,不该啊。

    “放了你?罗姨娘,你一向小心谨慎,怎的在关键时刻就糊涂了呢,你以为京兆府张天坤凭什么坐在正厅与一个老妪周旋,你以为单凭一个小小的御林军副统领,他又以因何而不敢进我的院子?”

    白清秋脸色猛然一沉,周身气势突变,对着罗姨娘毫不客气的释放强大的威压。

    罗姨娘浑身颤抖,手不停的有打着摆子,后悔的眼泪扑簌簌流了下来。

    “我,我”

    她要怎么说,难道她要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清竹吗,她们的计划她不是不知道,看着清竹一次比一次的沦陷下去,终有一天她会坠入深渊的,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清竹走那不归路啊。

    所以,所以她才会在京兆府抓人之时给白老夫人吹了吹风,只要白清秋死,她的女儿便可以活。

    “可怜天下父母心,白清竹有个好母亲,你也可以全心全意的为她打算设计,可是我呢,难道我就活该成为你们的下饭菜吗,难道我就该死,去成全你的慈母之心吗?”

    不,绝不。

    你说她狠心也好,你说她没人性也好,她就是这样残忍,残酷,如果她不这样,你猜猜她坟头的草,是不是也有人高了?

    白清秋狠狠的吞下口极怒之气,冰冷的声音再次说道。

    “罗姨娘,你同样也有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后是何等模样,本xiǎo jiě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