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谢谢你这般毫无保留的支持-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七十三章 谢谢你这般毫无保留的支持

    小小的院落静得只能听见秋虫的叫声,这是在给白府唱响死亡之曲,还是在给她的人生悲鸣。

    白清秋坐房顶思绪万千,罗姨娘是个胆小之人,她为了白清竹可以明知不好惹却要惹,李姨娘是个心狠手毒的,她也能够为一双儿女做任何事,就连白老夫人,也可以为了白远涛而受那十四年的囚禁之苦。

    还有,还有婉儿,明知道自己可以弃小保大,可她却将活的机会让给了她的孩子。

    而她呢,她只不过是异世的一缕无主之魂,还是自己将自己给一针扎死的,从前她只知道练针,突破,可是重活一回,她反而更想得到一丝亲情。

    可是白府人的行为,实在是让人寒心之极。

    “寒什么心?谁敢让本王王妃寒心,本王便将寒肉,寒骨。”

    腰间一紧,熟悉的声音响在头顶,白清秋唇边扬起连她也没有察觉到的笑容,飘浮的心在这一刻找到了落脚点。

    “寒肉寒骨?很快他们就该寒了,怎么,你怎么有空来这里?莫不是想收回王妃妃印?我告诉你,只要东西在本xiǎo jiě这里,想要回去比登天还难。”

    这个男人总是在不经意间做着让人暖心之事,看看那些个朝中要员,看看那些个夫人xiǎo jiě,一个个惊得掉下巴了,这回,她白清秋的名号算是彻底的在南渊国打响了。

    “我可没想着要回去,那原本就要送给你的。”

    君若凌在一把抱起白清秋,坐在自己大腿上,完美的下巴拱着她柔软的墨发,闻着发间独有的少女馨香,不知怎的,抱上她便感觉抱紧了世间所有。

    白清秋也不挣扎了,自己的男人不抱她要抱谁,反而是一双玉臂搂着他的脖子,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一闪。

    “怎么,心情不好?”

    “好?白清秋,一个男人拿着玉佩要送给我的女人,你说,本王的心情会好到哪里去?”

    这个秦墨萧,胆肥了,也不看看这是1;150850295305065谁的女人就来勾搭?不过,他也没放过他,在他回程的马车上制造一个小的事故他还是做得到的,亲眼看着那块绝世玉佩碎了一地才叫甘心。

    “行了,他不是翻车了么,想必也是你的手笔。”

    “哼,若不是看在时机不对的份上,本王定将他灭了。”小小秦府公子,他定是活腻了。

    灭了?

    白清秋挑眉,说到这里,她不得不怔重了起来:“那杯毒酒查得怎么样了?”

    当年先皇暴毙,紧接着云妃被赐下一杯毒酒而消香玉殒,若是能找到酒的来源顺藤摸瓜,一定能够找到当年杀害云妃的凶手,不过,白清秋心中怀疑的人就是那时的苏妃,如今的苏太后。

    可惜,苏太后办事未留痕迹,所以这么多年来,君若凌才会一直拖到现在。

    “你放心,那老货早晚会露出麻脚,更何况秦府也在自作孽,莲妃竟私自将皇上禁于宫内。”

    “什么?她怎么敢那么做?”白清秋一惊,继而很快又反应过来:“该不会是你又耍了什么手段吧。”

    若非如此,依莲妃谨小慎微又步步为营,执掌雀印等同于侧后的存在,像这种人,岂会做出将皇上禁于宫内的蠢事,定是君若凌从中做了手脚。

    “本王王妃就是冰雪聪明,不过,皇上就算是知道莲妃用心,暂时也不会发落她。”君若凌修长洁白的手指玩弄起白清秋脑后一缕秀发。

    “不发落?”白清秋古井深渊的眸子一凝,“皇上不发落,那我们便让别人发落,莲妃,秦府,白府一个都别想逃。”

    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也不用藏着掩着了,若是要战,那便痛痛快快的战一场吧,皇上,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那咱就先看看谁先认比怂?

    君若凌剑眉一挑,眼底宠溺浓浓,若说白清秋与别的女子哪里不同,那便是面对困镜,越挫越勇,那种在逆镜中求生的坚刃与无畏是任何一个女子比不了的。

    就如现在,今日一事很快传入皇上耳中,而这无异于一种宣战,向皇权宣战。

    她即知皇上绝对不会放过她,而且会以更加凌厉的手段逼迫她,可她丝毫没有半点退缩,只一句:来战。

    君若凌听到这二字莫明的激动,身体里冰冷的血液亦被她带起,沸腾。

    “好,我的女人当该如此,白清秋,这个给你,相信你一定用得上。”

    说罢,君若凌洁白的大手一翻,如变魔术般的变出一块玉佩,此玉佩通体墨黑,可是玉质绝付佳,她以为秦墨萧的玉够好的,可是此墨色玉佩竟比他的还要好上一阶,紧握手仿若如有生命般的莹动。

    白清秋心下大惊,脱口而出,“这是墨玉,jí pǐn墨玉,传说中此玉若是佩戴久了,有了灵性,是会救人一命的?君若凌,你”

    他,他怎会将这般珍贵的东西交于她?

    “傻女人,只不过是一块墨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我心里没有什么重过你。此玉为麒麟阁信物,见它如同见我。”、

    君若凌再度说道,深遂的黑眸中透着团火,那团火是为她而烧为她而亮。

    白清秋嫩白的手指紧握,她知道他有个麒麟阁,一个不压于任何暗卫组织的存在,而且这也是君若凌的最后实力所在,可是他,他现在却将它交给她?

    白清秋死死咬牙,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可是感动之余却是感谢。

    谢谢你君若凌,谢谢你的信任,谢谢你这般毫无保留的支持她。

    “你放心,我白清秋绝不让你失望。”白清秋脸色绝然,目光中透着坚定。

    她绝不让他们好过,君若凌说过,要给她支撑起一片自由的天空,而她,也同时为着这个目标而努力。

    白清秋缓缓站了起来,手持墨玉,仰望月空,晚风吹过,吹起她白色衣裙,将她墨发挑起,而她的身后是则是一个宽大而又修长的男子身景,正目光熠熠的看着她。

    一月,一双人,风看咋响,二人衣袂相交,堪称一副绝世仙侣图,而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两个绝美的男女今后掀起的是怎样的一翻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