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事情发展的远比白府中人想得要快得多,昨夜将贺氏丢到了那样一个地方,又狠狠的威胁了白清竹,而现在,她又开始白清月和李姨娘下手。

    “白清秋,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白老夫纵然再为那母女二人说话,只怕也是不能了,因为白清秋将凌王妃的妃印一大早便带到福寿院,毫不客气的说,白清月就是一庶女,又是一个没有脸面的无耻之人,要么住进李姨娘的琼雅院,要么就委屈老夫人住进福寿院,正好老夫人也可以教教白清月身为女子的道理。

    一翻话下来,说的人脸色青红交加,这哪里是白府子孙说出来的话,这根本就是白府祖宗说出来的。

    白老夫人脸色本就不好,这回,更是一口老血呕胸口吐不出,咽不下,堵喉间,几欲出声却发不出任何一个音节。

    白清秋娇美的手边,一座大印将她压得死死的,更将福寿院的空气压得死死的。

    “王嬷嬷,老夫人身子不好也不必她亲力亲为了,此事,你便代由着去办法,有你在,量那个白清月无话可说。”

    白清秋此话一出,众人齐齐吐血,话是她说,命令是她下,可是面却由老夫人出,事儿由老夫人去办,所有屎盆子也都是往她身上扣,白清秋却撇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咯吱,咯吱诡异的谥静中传来白老夫人咬牙的声音。

    白清秋冷哼,咬牙?现在活着还可以咬牙,可是她的母亲婉儿,云贵妃呢,她们也想咬牙,她们咬得成吗?若非是他们的自私,他们的狠毒,她与君若凌又如何会落得十几年来的种种苦楚。

    想到这里,白清秋的更冷,更硬了。

    “老夫人,若是有什么意见可以提,不过,本xiǎo jiě丑话说在前头,白清月的肚兜可是所有人都看见的,你们可以装作不知道,可是太子不可以,皇上不可以,所以,白老夫人,你还是想想清楚,到底要不要这么做,你的牙,到底还要不要再咬。”

    白清秋殷红的唇角勾起冰冷刺骨的笑意。

    “你?”

    白老夫人语调颤抖,周身冰泠,猛然间她才发现,眼前这个绝美的女子为知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的厉害了,清月的肚兜示于人前,闺誉尽毁,皇家再如何,也不会要一个这样不堪的太子侧妃,所以,所以这太子侧妃的名头,也到头了。

    咚的一声,白老夫人颓然而坐,脸色有说不尽的惨白,原来,这一切都是白清秋算计好了的,在她们做出设宴这一举动之时,也意味着太子侧妃的荣宠也到头了。

    “怎么会这样?”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白清秋只不过是个无父无母无任何势力和依靠的孤儿,可就是这样的境地,却能在十四年后咸鱼翻身,而白府也快从一个尚书之府落没。

    不知为何,白老夫人顿时清明了起来,可想到她做下的那些个事,却又不禁暗然。

    “老夫人,你不是信佛的吗,佛有没有告诉过你,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白清秋轻声语重的说道,背后的冰冷犹如地狱的索命恶鬼般让人浑身发颤。

    “什,什么?”

    白老夫rén miàn若死灰的怔在当下,不知何时她的华发间已然生了丝丝雪白,坐在那处毫无精神,看上去那就是个可怜的迟暮老妪,让人唏嘘,让人叹息。

    白清秋却看都不看她一眼,摆了摆层层叠叠满是晕华的裙角,挺直着背脊走了出去。

    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用在白老夫人身上再合适不过。

    白清秋目不斜视,走在逐渐凋零着落叶的蛹道上,从清月院传来声声嘶吼。

    “贱人,白清秋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将本侧妃赶出清月院?”

    “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我告诉你,皇后娘娘前儿个还赏了我一瓶化血膏,若是我将此事告诉皇后娘娘,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一声嘶厉震耳欲聋。

    岚轩听着实憋气,“xiǎo jiě,您听得下去,我可听不下去,我这就去将她的舌头拔了,看那个皇后娘娘敢说什么?”

    “何必生气,白清月的结局本xiǎo jiě早已为她设定,去,徐老头和池老头可还在府中?”

    “回xiǎo jiě,他二人正在府中斗法,争着让您做徒弟呢。”

    “好,你去跟他们说,若是三天之内谁先将白清月医好了,本xiǎo jiě就最先考虑谁。”

    “是,xiǎo jiě。”岚轩不懂,可依旧唯命是从,飞快的领命而去。

    白清秋乌黑的目光一沉,勾起冷冽的唇角,白清月,我让你骂个够,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不得好死。

    边上岚翔见此,忍不住打了个寒禁,大xiǎo jiě果然可怕,白清月也太不识相了。

    “岚翔,最近史御史是不是没事可干?你替本xiǎo jiě带个信过去,若是不想1;150850295305065干别干,本xiǎo jiě定然将地下暗馆之事呈报皇上,如他所愿。”

    岚翔猛然一怔,果然,大xiǎo jiě没这般轻易放过。

    “是,大xiǎo jiě,属下这就去办。”脚下一点,消失原地。

    果然,三天内白清月身子一天好过一天,原本看上去快要死掉毫无生气的人,瞬间恢复到断臂之前,白清月心下大喜,就连白老夫人也不禁升起一道光明的曙光。

    可是这道曙光没有放太久,却被史御史的一道折子弹劾,上书的折子言词犀利,用词毫不客气。

    “我南渊泱泱大国,礼仪之帮,皇上顺孝,太子仁义,白府有女,册封侧妃,可却不顾礼仪廉耻竟与三教九流有所挂扯,呜呼哀哉,太子乃真龙之体,岂能被此等污浊之女所染”

    长篇大论,即将白府骂了个狗血淋头,又暗中将皇上识人不清,再将太子饥不择食骂了人个彻底。

    皇上顿时龙颜大怒,铁青着张脸将怒气一股脑儿的砸在了白远涛身上,白远涛哪里受得住这般龙威,两眼一翻当场晕死过去。

    林公公提着个脑袋带着皇上圣旨,前往白府,将撤消白清月太子侧妃之旨永不得入宫。

    白清月听到里,养得再好的身子也受不住雷霆之击,瘫软在地,可是,这还没完,又一道圣旨下到秦府,指婚秦墨语为太子妃。

    白清月此翻便再也受不住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