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白清月shā rén-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七十五章 白清月shā rén

    白府太子侧妃刚被撤,秦墨语太子正妃已定,而且婚期就在中秋过后。

    这个打击对白清月来说无疑是致命的,秦墨语算个什么东西,竟然也能成太子妃,那她白清月算什么,算什么?

    二话不说便闷头将琼雅院砸了个稀巴烂,甚至将圣旨一把火烧了,众丫鬟婆子们吓得瑟瑟发抖。

    李姨娘心下大焦,砸了东西尚可买回,可是圣旨却烧不得,这可是杀头的大罪,推着轮椅上前阻止。

    白清月本就气红了眼,见着李姨娘无明的怒火便越发的盛了,发疯似的大喝。

    “都是你都是你,若不是你,我的手如何会被废,若不是你我太子侧妃之位又如何不保?你不是说要让那个贱人死的吗,她不仅没有死,反而让她成了凌王妃压我一头?你为什么不将她出生的时候就掐死,还要留她活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为什么?”

    白清月几近歇斯底里,模样扭曲得如魔鬼般可怕。

    李姨娘坐轮椅上满脸震惊,不停的自问,这还是她的女儿吗,这还是那个娇美如花般的白府三xiǎo jiě吗,她的容颜呢,她的优雅呢,她何时变得这般让人难以相认了?

    “不,不,这不是我的清月,不是”李姨娘连连摇头,脸色苍折根本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然而此时的白清月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口中喃喃低吼,“还有秦墨语,她算什么东西,除了是相爷嫡孙女儿之外,她哪点有我强?都是狐媚子,若不是她勾引了太子,太子又如何会看上她?”

    勾引太子?

    疯了,白清月真的疯了,竟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

    李姨娘顿时反应了过来,不顾一切的自推着轮椅冲了过,轮椅的轮子上满压满了花瓶碎片,碎片刺入李姨娘手心,鲜血直流。

    “清月,清月你这是怎的了,这种大不敬的话也是你能说的?”

    “清朋,你醒醒啊,没了太子侧妃还有姨娘在啊清月。”

    李姨娘尽呼于哀求,面满是担心,众人不忍侧过头去,纵然李姨娘万般不好,可是这份舐犊之情让人动容。

    没了太子侧妃?

    李姨娘的话让白清月顿住身形,众人还以为她听进去了,熟不知这话就是用刀子再在她的伤口洒上一大把的以盐疼得白清月心脏瞬间纠痛,似乎是让人穿胸过去死死的往胸外狠拉一般。

    卟。

    一口大血毫无预兆的喷了出来,喷在李姨娘当头,滚烫的血,浓浓的血腥让李姨娘脑海一片空白,就在这个时候,白清月一声地狱般的尖吼声起。

    “没了太子侧妃,我还活着干什么,你还活着干什么?”抄起手边一个花盆,对着李姨娘脑袋狠砸下去。

    砰,一声巨响,李姨娘头顶便被砸开一个大血窟窿,泉般的血从混着泥土的伤品滚流而出,瞬间便将李姨娘苍白的脸染红,一张血脸,恐怖之极。

    “啊”

    “shā rén了,三xiǎo jiěshā rén了。”

    边上的丫鬟们惊声尖叫,连滚带爬的滚出琼雅阁,闻讯而来的白老夫人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白清月shā rén?

    白老夫人脸色顿时煞白,“浑说什么,三xiǎo jiě怎会shā rén,又去杀谁?”

    只是话还未说完,便见白清月满身是血的木着张脸踉跄着走了出来,目光呆滞,头发凌乱,原本新做的牡丹长裙上一大片的血染,还有那双葱般的玉手鲜血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老夫人?”王嬷嬷心下一沉,暗道不好。

    “不,清,清月?”

    白老夫人脸色大变,怎么会?她怎么敢shā rén?她只不过是刁蛮点,任性点,可这都无关紧要啊,可是为什么她会shā rén?沾满鲜血的双手让人看着遍体生寒。

    白老夫人虽然不喜李姨娘,可是对白清月那是真正的看中,骨子里认定白清月才是她真正的嫡亲孙女儿,但如今,她的孙女儿在这里shā rén,而那个野种却高高的坐上凌王妃之位,这样的落差,她同样受不了。

    “不,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此事,快,快将院子给我关了,关了。”

    白老夫人瞬间清醒过来,她不要让白清月背上一个shā rén的罪名,无论如何手刃生母之事绝不能落在白清月的头上。

    “是,是,老夫人。”

    王嬷嬷也反应过来,立即命人关上院门,可是一个小公公端着皇后娘娘的赏赐下来了。

    “完了。”

    王嬷嬷心头猛的一沉,面如死灰,手脚冰凉,她甚至可以看到龙颜大怒,更可以看到白府彻底的毁了,无可救药,无可救药了。

    白清月shā rén不要紧,还可以说是失手,只要无人看见,胡弄过去也不是不可能,可是被皇宫中人看见了,尤其是被皇后娘娘看见了,那就不得了了。

    自从三xiǎo jiě下旨册封以来皇家为了表达重视,便隔三差五的赏来各种东西,就连她断臂也没有间断过,这足以说明皇宫的态度,说明皇后的态度,可是她现不知好歹,杀了生母?

    这是不满吗,是对皇上圣旨的不满吗,还是说,是对皇后的不满,此事无论如何也是揭不过去的了,皇后虽然不受宠,可却是实打实的掌管后宫凤印之人,凤怒,也是不可小看的。

    果然,小太监惊得打翻了手中御赐雪融膏,惨白着张脸转身奔回宫中,禀报此事,王嬷嬷竟是开口想拦也拦不住了。

    “老夫人,老夫人你怎么了?来人哪,老夫人晕过去了。”

    琼雅院前又是一片慌乱。

    王嬷嬷转头,呆呆的看着这个原本精美的院落,白清月浑身是血,白老夫人惨惨昏厥,还有丫鬟婆子方寸大乱,顿时感觉耳内嗡鸣,听不见任何声音,老眼之中顿然有种如佛看透事世般,隔绝在外。

    “王嬷嬷,接下来,是不是该我们好好淡淡了?”

    就在此时,一道清冷刺骨的声音将她从世外瞬间拉到了俗。

    王嬷嬷猛然抬头,看着眼前1;150850295305065巧笑嫣然的女子,竟脱口而出:“婉儿姑娘?”

    白清秋秀眉微挑,笑容越发的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