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完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七十七章 完了

    地下暗馆,贺氏已经力竭,早已瘫软在地,而大黑狗却还在继续,来回抽动间,贺氏身下一瘫黏糊液体。

    可是,这还没完,大黑狗软倒之后,几个早已等不及的三教九流正脱光了裤子排着队的冲了进来,一把将软过去的贺氏再度抬起

    能进这里的,都是心智不正常的人,他们只做疯狂的事,说他们一群疯子也不为过。

    白清秋冷眼扫过,心中没有丝毫起伏之色,堂堂一个白府主母沦落到这种下场,它的毁灭可想而知了。

    “只有毁灭,才有新生。”白清秋朱唇轻启,“岚轩,回府。”

    她若再不回,只怕君若凌要炸毛,她可是偷着出来的。

    但就在她转身之时,白清秋目光一凝,突然素手一翻对着暗中狠狠的射出一道银针,银针破空而出,疾速飞去。

    暗中纳兰垣脸色一变,身体急急侧了过去,只听一声闷响,他身后的木板之上银针稳稳钉入。

    狠狠的吞了吞口水,他做得够小心了,甚至连纳兰家的秘术都用上了,连暗卫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可是白清秋却。

    可是白清秋绝对不会给他任何思考的空间,再次打出银针直射过去,纳兰垣再次一侧就要躲开。

    白清秋冷哼:“想躲?不可能。”

    那枚银针就在半空之中突然分开,卟,一枚银针刺中神封穴,纳兰垣大惊,本能运起内力直达神封穴,那针没入两寸之时骤然停下,这才狠狠的松了口气,铁青着张脸飞身而下。

    神封穴,位于胸中,神与鬼对应,封为堵,人体经脉秘所有冷风寒霜之气皆为避走,神封穴由此而来,此穴虽不如天泉天池重要,可若此穴一坏,风寒入体,也是有够受的。

    “白大xiǎo jiě下手真狠。”

    纳兰垣暗暗咬牙,可表面上却是风1;150850295305065轻云淡,毫不在意的模样。不过这次他并没有戴任何面巾,立体的五官,别样的俊美。

    来南渊这么久,说实话也就白清秋能入得了他的眼,手段狠辣,只要惹上她,也不管你是不是相府,是不是白府一律强压,甚至让其走到尽头,这种女子饶是放在西临国,也没有几个。

    “大胆。”

    岚轩娇喝,拔剑身体挡在白清秋身前,一脸防备,此人竟有如此轻功,她居然没有发现?

    “岚轩,别这么紧张,他要是敢动,定然让那根针刺破肺膜,寒气入肺,就算是华陀在世,也不一定可破。”

    白清秋脸上带着恶魔般的笑意,口中的话列是带着冷冽。

    纳兰垣猛的一惊,该死的,他竟忘了神封穴下是肺,肺膜刺穿,饶是咳就得咳死,白清秋真的只有十四岁吗,这般下手不留情?

    “哼,区区神封穴,还难不倒我纳兰垣。”

    说罢,纳兰垣剑指对下封幽门上封神葳,手指鬼诡的钳住银针,猛的一拔,而后再在神封穴点去,手法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白清秋黑眸一凝,看来也是用针高人。

    纳兰垣手中把玩银针,勾唇笑道:“白大xiǎo jiě相对于你的鞭子,我更喜欢你的银针,不过,我更好奇,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要知道,他隐藏是他的保命术这一,他很想知道哪里露出了破绽。

    “发现你?你以为你是谁要让本xiǎo jiě发现吗?”

    白清秋冷哼,抬腿便走出地下暗馆。

    她什么不好,耳朵特别灵敏,别人记住的是脸,而她记住的却是血液的流速。血速就与人的指纹一般,各有不同,也找不到相同的流速,因为每个人的体质和所生环境各有不同,这也就造就了每个人的独特。

    “等等。”

    见他要走,纳兰垣闪身档了她去路。

    “让开。”

    白清秋目光一沉,她不喜欢纠缠,更不喜欢一个曾经夜闯她清秋院的人纠缠,若不是时间急,她绝不会轻易放过此人。

    “不让。”

    “找死。”

    白清秋袖下银针紧捏,刺去,突然闻到身后传来一股冷香,心尖儿一颤,暗道,完了。

    那道冷香直接越过白清秋,径直袭向纳兰垣当胸袭去,来势极为凌厉,掌风掠过白清秋门面,顿时扬起她鬓前秀发,白清秋暗吞口气,虽未有杀气,可是这冷香之下带着的怒气绝对不比杀气差。

    “你?”

    纳兰垣急忙退去,可是那道身影却不放过,掌风如刀再次狠狠的向他劈去,纳兰垣眼见退不过,抬手肘便档。

    “啊。”

    一声痛叫,纳兰垣脸色变白,总以为能挡过刀掌,可他看错了来人,那刀掌一下,犹如千斤之力将他手肘打得钻心般疼痛?

    “哼,西临三皇子你好大的胆子,本王的王妃也是你能拦的?”

    君若凌脸色极不好看,凌厉的目光毫不客气的射了过去,纳兰垣本能一颤,好强大的气场,好强大的威压,南渊战神果然强大。

    “凌王,你既知我身份,也敢对我出手?难道就不怕伽谷对南渊再度发起争斗吗?”纳兰垣咬牙道,脸上早已退去了玩世不恭的笑容。

    他这辈子只对三个有人有这样的表情,一是大皇兄,二是伽谷大将军,再就是君若凌,因为这三个人在他眼里都是惹不起的。

    尤其是君若凌,五年前用了区区十万军便从伽谷手中收加居英山,伽谷回来之后便将自己锁在书房三天三夜,就是父皇亲临也叫不开门,可见那次是被君若凌给打惨了。

    想想也是,伽谷人称常胜将军,大大小小战役不下百个,可却在栽在一个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上,这让他如何能不气?

    “发起争斗?本王五年前没怕过他,今rì běn王也不会怕,纳兰垣你说话最好小心点,这里可是南渊国,不是你西临,还有,日后见着本王王妃最好也绕着走,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见一次打一次?

    这话说得极为霸道**,白清秋暗吞了吞口气,太可怕了,君若凌发火,用一句毁天灭地来说都不为过,以后她真要小心行事。

    “你”凭什么?纳兰垣不服。

    “我劝你还是听他的吧,你难道就没闻到什么味儿吗?”白清秋好心提醒。

    味道?

    纳兰垣鼻子一动,浓浓的火油从岚宽身上散发出来,脸色瞬间铁青,“你?你竟敢烧了本皇子所在暗庄?你,你你你,你给我等着。”

    说罢,纳兰垣脚下生风,脸色难看的遁走。

    烧他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需要跟他报备么?西临人,也是有够笨的,不过,白清秋更将脖子缩紧,还是想想如何顺某个男人的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