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如何消本王的火(福利)-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七十八章 如何消本王的火(福利)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让白远涛不好过而已,君若凌,君若凌,你别生气好不好,我知道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白清秋抬眸子看着头顶上抱着她一言不发的男人,从这个角度上只能看到君若凌刚毅完美的下巴,一声不吭。

    不得不说,这很吓人,她还从未见过一个男人火气这么大,那种香艳场面说起来也没什么,在现代的时候像这种小片她看过不少,可是半分感觉都没,而且还会从男女中的喘息中判断这二人是不是肾有问题。

    “君若凌,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再也不敢了,你就消消气。”

    白清秋轻叹,在古代就不行了,这种地下暗馆是见不得人的,是世人所不能容的,她好像,真不应该样。

    “消消气?白清秋,你来说说看,本王如何消气,你胆子倒是不这种地方你也敢来?岚轩岚翔他们是干什么吃的,放在那里当桩子吗?别跟我淡什么你要亲自看看白远涛的脸色,看看贺氏不堪的下场?”

    君若凌能不生气?这个小女人为了瞒着他,竟然将给他送信的人药倒?

    想到这里他脑门又是紧了紧,白清秋她就是个聪明又调皮的孩子,一个不留神便做下这等让人极不放心之事,现在还好是在南渊,可是将来她若发现自己的身世,他哪里能够像这般护她周全?

    不行,为横生枝节,非给她一个教训不可。

    君若凌脸色更沉了,周身散发的怒气连岚宽都退出一丈开外。

    白清秋心头更紧了,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君若凌,我真的错了你就相信我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会了,我将白远涛的三十万两银子给你好了,我不要,你消消气消消气。”

    白清秋极力讨好,软言细语,最多,她不要银子了。

    君若凌一听,额头黑线条条,难道这区区三十万两银子就能抵过他的怒气?不过,这个小财迷能割肉的钱也不要了,看来,是接受教训了。

    “哼,不仅是三十万两银子,就是你床底下那一箱小金子,也别想留。”

    啥?

    白清秋睁大双眼,那是她好不容易存起来的小金库,这怎么可以?

    “别跟我讨价还价。”

    “你?”

    “还有,从现在开始,白府之事你不得插手,一切事宜由本王接管。别不高兴,你想做什么本王比你更清楚,毁了白府,白清风便能从白府中脱离开来,你是想让白府的毁灭换取他的新生,可是他如何新生,又在何处新生你可有打算?”

    “我?”

    白清秋微微咬唇,垂下浓密的睫毛,她不是没有想过,原本也想找君若凌的,可是骄傲的性子让她开不了这个口,从小到大一向

    “好了,你什么也不用多说,只管好生呆着,三日之后准备进宫事宜。”

    “三天后进宫?”

    什么意思,难道皇上还不死心,要将她杀于皇宫吗?

    “不是,因为方才那个家伙,白远涛这一两个月不就是忙着接待西临国使臣吗?”

    “不是吧,刚才的纳兰垣就是西临使臣?”

    白清秋睁大眼睛不敢置信,一副吊儿当的模样焉能与使臣二字挂上勾?还有,他上回闯入清秋院,又是所谓何事?

    越来越多的迷团笼罩有白清秋头顶,可是她却越来越感觉到真相就在眼前,那种感觉得到,却摸不到。

    “有功夫想这些,不如你想如何消本王的1;150850295305065火吧。”

    “什么意思?”

    白清秋胸前一凉,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来到一张宽大的床上,君若凌早已解下她的裙带,露出雪白肌肤和完美的锁骨,粉红的肚兜之下藏着的是女性突起的标志,君若凌满意点头,几个月不见,居然如春笋般的升了起来,让人意想不到。

    “你,你干什么?”

    白清秋一把抓起扔在地上的衣裙,可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君若凌?他,他不会吧?

    “没什么不会的,本王的王妃印不是在你手中吗,那你便就是我的王妃,我也只不过是在做本王该做的事情而已,同样,也是对你不听话的惩罚。”

    君若凌勾唇而笑,他不是个容易情动之人,可是当看到白清秋完全呈现在他面前之时,喉头一紧,全身有种难言的炙热之感,这种感觉他很陌生,可是却并不讨厌,更似乎于本能,男人的原始本能。

    “啊。”

    白清秋倒抽口气,胸前在那只大手已经覆了上来,小脸瞬间爆红,隔着衣服都能够感受到来自君若凌掌心的灸热,白嫩的小手本能的挣扎着,想要将其扒开

    可是当一接触到大掌之时,那大手居然动了?正捏着她的敏感之处揉搓着,力道有点疼,可是这种疼动却调动起了白清秋周身的神经来,此时身体变得如水般柔软,而抓住君若凌的手从推开变成了紧握。

    “嗯。”

    一声软糯自殷红的唇中发了出来,听在耳那般的荡漾。

    “小女人,我的小女人。”

    这一声shēn yín叫得君若凌再也把持不住了,完美的唇狠狠的覆了上去,含住她樱桃般的红唇,这就像是甘露,他不停的吮吸着,被充着密汁的密汁填满了他干涩的喉咙。

    可是不够不够,这还不够,他想要的更多,更多,大手紧紧的搂住娇小滑嫩的背部,恨不得将她揉进骨子里。

    “痛。”

    白清秋嘴唇刺痛,这一刺痛也将她混沌的脑子瞬间清醒了过来,可是清醒过来又如何,以她的力量根本推不动这只被**冲昏了头脑的大男人。

    “君,君若凌,放,放手”

    “不。”

    声音低吼,他已经从她的嘴角一路向下,直达她雪白的脖子,再到锁骨,一路有向下,大手让路,想也没想含住了那因颤栗而突起,虽然不大,可是足够了。

    “啊?”

    白清秋大骂,这家伙,他,他到底在干什么?绝美的小脸羞得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可是她全身颤抖得越发的厉害了,身体软成了一团棉花。

    “呃,不,不,君,君若凌,不能这样。”

    理智是清醒的,可是身体却是老实的,她,她喜欢这样,喜欢这样在君若凌的逗弄之下的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