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愿意为君若凌做这个力-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八十章 愿意为君若凌做这个力

    苏太后,南渊国一个chuán qí式的人物,自幼丧父丧母,被有着五十年书香门弟的苏府收养,与苏府之女一同识字,练习琴棋书画,由于刻苦练习,很快苏太后从众女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南渊少有的才女之一,不过,比起苏府长女还是差了些灵动之气。

    那一年,先皇选秀,苏府首当其冲,虽说苏府万般不愿,可也没有丝毫办法,只能将苏府长女送入宫中,巧的是,先皇居然将陪同而去的苏太后一同留下,这其中让人匪夷所思,苏府中人也不是笨的,这里一定有猫腻,虽说苏太后是养女,可同样的当作自己的孩子般培养,趁着进宫之日问了情况。

    白清秋看到这里,勾唇冷笑,“苏府大仁大义,可是没不见得苏太后也是这般想。”

    岚轩不解:“为什么?”

    “因为人性,苏太后毕竟是捡来的,而不是苏府嫡女嫡孙,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所以,她会认为苏府一定是另请了高名之师单独教受苏长女技艺,因此心生不悦,这种不悦久了,就会积成仇怨。”

    “可若不是当年苏府好心收留,苏太后只怕早就饿死了吧。”

    “要是人人都与你这般想,人人都懂得感恩就好了,可惜苏太后却没有想过这一点,而是想着苏府的厚此薄彼而已。”

    白清秋清冷的眸子落在“刻苦练习”四字之上,俗话说得好,勤能补拙,可是拙毕竟是拙,在拥有苏府原本就灵动的血脉之下,她也只能算是有才,而不能真正称得上是人才。

    苏长女的存在就是苏太后活生生的打击,更何况,苏长女深得先皇宠爱立即封妃,这更加的让苏太后愤恨,因此在陪同之下,也陪到了先皇的床上,先皇碍于苏府情面,给苏养女封为贵人,苏贵人。

    一个苏妃,一个苏贵人,苏府一门便出两大后宫女,一时间五十年书香之府便再次出现在众rén miàn前。

    “苏太后能从一个贵人挤身后宫,更于苏妃之前生下皇子?”白清秋双眼微眯,后宫之争多凶险,苏太后竟有如此本事?“看来,不能小看这个老女人了。”

    白清秋啪的一声关上小册子,长长的吸了口气。

    “对了,有没有苏长女的册子?”相对在于苏太后,她更想知道苏长女的事情,因为她更觉得苏长女更聪明。

    岚轩笑道:“王爷说得不错,xiǎo jiě对苏太后的关注也只能在这里,对苏长女反倒是更关心。”

    白清秋扶额,这丫鬟到底是她的人还是君若凌的人?

    “苏长女,本名苏心宁,自幼酷爱琴棋书画”

    “停,这些就不用说了,你还是说说进宫之后,还有苏府为何会在南渊除名?”不仅是除名就连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南渊还有这样一个府的存在,可想而知,苏太后定然是将苏府暂草除根了。

    “是,xiǎo jiě。苏妃进宫之后,性子淡薄,最先先皇还有些宠爱,可是渐渐的却失了恩宠,而且进宫三年一无所出,这更让先太后不满,苏妃宫中无形之下便成为一个冷宫,可是有一年,也就是先皇驾崩那一年,苏妃却消失了,平白的消失了,找不到任何踪迹。”

    岚轩说到这里,自己也顿住了,怎的会失了踪迹呢,皇宫也不是什么人都可自由进出的地方?

    “还有呢?”

    “还有,苏太后为了将自己养女身份掩盖住,就在苏妃逃走之时慌称为了嫉妒和仇恨偷了玉玺,众而将苏府一门上下近百口人押入天牢,而后再过数月又称玉玺追回,苏妃惨死剑下,又将苏府一干人等流放三千里。”

    流放三千里?

    白清秋听到这里也忍不住胆寒,苏太后果然阴险狠毒,为了一已之私,竟然恩将仇报?什么流放三千里,这三千里下来又能活下几个?

    “难怪苏府在十几年间从未被人提及过了,谁都知道这是杀鸡敬猴,而且那只鸡还是苏太后的本家。”

    白清秋手指紧握,同时又想到自己,苏太后能想到将她养成一个废物,还不就是让她走她的老路,只是不同的是,苏府人是真心待她,而白府人却是假意。

    “xiǎo jiě?”岚轩见她脸色越发沉重了,不禁担心道。

    “我没事,苏太后她手段就算是再狠辣,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动手,毕竟西临国的人要来了,而且我是个痴傻之人,若不是白府出事,她也不会诏我进宫了。”

    白清秋又不是真傻,这次进宫无非就是白府几近毁灭了,而她这个“寄人于下”的傻子十四年后再度被提及,而且又是以凌王妃的身份提及,苏太后坐不住了。

    在所有与先皇争斗的妃子中,死去的云贵妃无疑就是最大的强敌,她的儿子未死,始终难消她心头之恨,这第二个诏她进宫的原因,便是君若凌。

    白清秋勾唇而笑:“苏太后,你牢牢掌控着的某些东西,已经偏离了,而且当他回过头时,他已经掐住了你的命脉,只需一个用力,你便不能呼吸。”

    而她,愿意为君若凌做这个力。

    可是白清秋怎么也想不到,秦墨语居然也进宫了?刚分开不到几天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秦墨语一身宫装打扮,惊艳无比,除了眼底闪过阴霾,表面上根本看不出当日里的狼狈和愤恨。

    “哟,这不是我们未来的太子妃吗,本妃还未来得及恭喜秦xiǎo jiě,本妃还在担心哪日之事会影响到你的大事,却没想到,没过在几天你就成为太子妃了?”

    浓浓的讽刺让原本镇定的秦墨语瞬间变了模样。

    “白清秋,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难道你听不见吗,我说恭喜你,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还有,别在这里给我大吼大叫的,知道君若凌为什么看中上你吗,长得没我漂亮,心肠没我好,身材也没我好。”

    “你?”秦墨语气得脸色发白。

    “我什么我?看看,看看我这脖子上的东西,我还就不怕告诉你了,昨夜本妃就与君若凌坦诚相见的。”

    白清秋毫不客气的拉开衣襟露出点点“红梅”,秦墨语当下脑子嗡嗡作响,她虽未经人事,可是却知道这东西代表的是什么,偶尔也能从府中得宠的姨娘颈上见到。

    “你,你你?白清秋,我要杀了你。”秦墨语再也受不了了,冲上前对着白清秋伸1;150850295305065手掐过去。

    “住手。”

    就在这时,太后身边的沈嬷嬷赶了过来,眉着一拧,这哪里像是未来的太妃,与市井之徒又有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