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如何选择-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八十一章 如何选择

    这?

    秦墨语顿时呆住,沈嬷嬷的不喜她看在眼里,心下猛的一怔,暗道不好。沈嬷嬷是太后身边的老人,若是她有任何不举,太后她一定会知道。

    出来之时母亲早就再三说过,这太子圮之位是如何如何艰难的得来,若是想压白清秋一头,成为将来太子荣登大宝,夺得凤印才有机会治她于死地,她这才不闹,规规矩矩的做一个待嫁的太子妃。

    可是谁能想到在这里被沈嬷嬷见到?

    都是她白清秋,秦墨语愤怒抬头,却看到白清秋笑吟吟的看着她,心头那股无名之火再度升了起来,若非她要觐见太后,只怕现在就要撕了她。

    “白大xiǎo jiě,秦xiǎo jiě,请吧,太后已经恭候多时了。”沈嬷嬷沉声说道,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秦墨语狠狠吞下胸口怒气,恭敬道:“是,沈嬷嬷,劳太后久等。”

    沈嬷嬷微微点头,还好,不是无药可救的,若是一个秦府嫡女此时与一个痴傻之人计较,那才叫失了身份,不过,当目光移至白清秋时暗暗吸了口气,眼神中的惊讶一闪而过。

    沈嬷嬷的表情并没有逃过白清秋的眼睛,暗中冷笑,只怕是让她想起了某个人吧。

    “你们两个,走吧。”沈嬷嬷转身,带她们进入宁寿宫。

    “是。”秦墨语老实的跟在身后。

    皇宫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而且近几年能够进宫的xiǎo jiě屈指可数,就算是宫宴也只能在皇宫特定的大殿,像这种可以深入到宁寿宫的极少。

    幽深而又高大的宫墙看过去一望无边,一旁的太监宫女就算是洒扫也是轻手轻脚,一时间只能听到三人细碎的脚步声。

    1;150850295305065七拐八拐的拐过几道弯后,宁寿宫的大门就眼前。

    沈嬷嬷立身而道:“在这里候着。”

    秦墨语早就紧张的要死,一路行来更犹如走在了一条不归路上,听沈嬷嬷这一说,赶紧捏着嗓子回道:“是。”

    白清秋扬起淡淡随意的笑容:“沈嬷嬷请便。”

    不过这一走,白清秋敢肯定没两个时辰是出不来的,宫里的老把戏了,进门是一难,也是一种示威,这是在告诉她们,不要以为成了太子妃和凌王妃她苏太后就没招儿治你了。

    “白清秋,你个”

    “秦xiǎo jiě你还是小心点说话,这里可是宁寿宫,若是被太后听了去,看你这个太子妃还能做多久?”

    “你?”

    “别一副被欺负了的表情,本xiǎo jiě从不吃这套,还有,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想利用太子作跳板来压制我?你也想得太开了。”

    白清秋嗤之以鼻,像皇上那样将权利看得极重的人,又岂会轻易交出传国玉玺?更何况,太子立位也有这么多年了,总是交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就像秦相寿宴,看上去是对秦相的看中,可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对太子的贬低呢?

    “你?”

    秦墨语心思被点破,脸色阵青阵白,白清秋天生就是她的克星,可是她又能如何,凌王,她的凌王,几次梦里都想着与他翻云覆雨,可是每次醒来都是自己和床上凌乱的衣衫,还有身子底下羞人的透明液体。

    “你们是谁?又怎会在太后宫前?”

    就在此时,一道软糯中带着霸道的童子之声传了过来。

    白清秋低头一看,勾唇冷笑,这孩子不过七八岁年纪,头戴玉冠,一只龙形白玉簪穿插而过,圆嫩雪白的脸上本是生一对好看的眼睛,可是目光闪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张狂与威严实在让人不喜,还不如她家的白清风来得可爱。

    “本皇子问你话呢,你怎的不回答?”君又浩翘起的老高的嘴,肉肉的手指指着二人怒喝。

    “大胆,这是七皇子,见了皇子还不快跪下?”

    身后宫女厉声喝道,其气势竟比七皇子君又浩少不了多少,眉目间见她们的眼神极为不屑。

    “对对,跪下跪下。”七皇子开心的拍手叫好,似乎这种跪虐人的招式他最喜欢用。

    七皇子?秦墨语脸色一黑。

    母亲来时也交代过,宫里最惹不得的就是她莲妃娘娘的儿子,也就是她的表弟,莲妃对这个儿子看得重了又重,更绝不允许地他出宫游玩,就是来秦府也不行,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素未蒙面,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会在这里,这个时候。

    外头的一切都传入宁寿宫中,沈嬷嬷提着耳朵听着动静。

    “太后,这?”

    苏太后一双老眼透着精明锐利,“你是想问哀家为何让人带七皇子过来是吧?”

    苏太后表面上威严,在子孙面前也同样没有什么笑脸,可是这并不代表她不关心不爱护,只因经历过上辈子的兄弟惨杀,太子只留一个就够了,而且莲妃的心在这她们不是不知道,现在的她犹如当年的自己。

    沈嬷嬷微微一笑,“太后你是要给那人一个警示。”

    “不错,那个女人背后拥有不俗的力量,再加上她又出了个儿子,这女人哪,一但有了儿子心思便不伺候人上头了,哀家是过来人,当然知道她想的是什么。”

    苏太后冷哼,手紧紧的握住龙头拐杖,别以为她老了,就糊涂了,后宫之事她掌握得比皇后还要清楚,前儿个皇上突然病重,就连徐院首都招进来了,可是莲妃却将皇上变相囚禁。

    这代表什么她清楚得很,好在皇上无事,否则将秦府灭门都有可能。

    “太后放心,想那蹄子也翻不出什么浪来,许是皇上也知道了她的意图,趁着太子册封太子侧妃一事脱身,虽说近日也去莲妃处,可是时间却越来越短了。”

    沈嬷嬷再度说道,敢当着太后的面骂莲妃蹄子的也只她一人了,谁让沈嬷嬷与太后自入宫便在一处了呢,这期间经历的起伏惊险是任何人也想像不到的,沈嬷嬷一句话就连皇后也得听着。

    只是沈嬷嬷心里更清楚,太后死了,她也一定活不成了,所以,太后这棵大树绝不能倒。

    而这一次,同时诏见两位xiǎo jiě,同时也在考验,考验她们到底站在哪一方,若是站在莲妃那边就必然会对七皇子毕恭毕敬,若是这般?那便别怪太后心狠手毒了。

    端的看她们如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