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宁寿宫前喧哗,杖毙-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八十二章 宁寿宫前喧哗,杖毙

    “你,你们怎的还不跪下?信不信本皇子告诉母妃,将你们一个个砍了?”

    七皇子君又浩怒极,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宫女,见着他居然不跪,像个木头桩子似的,气死他了,母妃说过,皇宫里,除了父皇除了太后他不能动,其他人随他动。

    最先他还不知动是什么意思,只知道他一发怒,一有宫女不听他的话,第二日便不见了,母妃说这些人该死,既然该死,那这二人也就死了吧。

    “哼,听到七皇子的话没有,若是再不下跪请安,你们可就要死在这宫里头了。”身边宫女冷笑道。

    死?她秦墨语才不想死,当即冷哼,七皇子就算了,可是这个宫女算个什么东西,竟然也在她面前摆威风?

    “不过区区一个宫女而已,也敢让本xiǎo jiě死,你可知道我是谁?”

    “哼,我管你是谁,奴婢只知道谁要是惹了七皇子不开心,谁就该罚,七皇子奴婢说得对不对?”

    宫女嚣张之极,更气的是,七皇子居然同意的点头?

    秦墨语有些哭笑不得,七皇子到底知不知道他已经被一个宫女牵着鼻子走了?

    “大胆宫婢,本xiǎo jiě可是秦府xiǎo jiě,要说起来七皇子还得喊上我一声表姐的,哼,还有,你真的是莲妃娘娘宫里的吗?我怎的没见过?”

    “你?你是秦xiǎo jiě?”宫婢一怔,目光微闪,来人不是说只要为难两个xiǎo jiě的么,怎么会是秦xiǎo jiě?

    秦墨语见宫婢脸色,这才松了口气,若是让她对一个小娃娃下跪磕头,那面子可就丢大发了,目光紧接着一转,巧笑焉然。

    “不过七皇子,你倒是可以让这个女人给你下跪请安。”

    哼,她不好过,白清秋也别想好过。

    “对对对,七皇子,让她下跪。”宫婢附合,柿子总是要找软的捏。

    若你真以为白清秋是软柿子,那就是白瞎了她的眼。

    “要本王妃下跪?你真认为你的主子受得起?”

    白清秋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之下带着近呼于恶魔般的笑容,宫婢心尖儿一颤,此人的气息不比莲妃弱啊。

    “白清秋”

    “你特么给我住嘴,秦墨语,本王妃问你了吗?宫婢你说,若是本王妃跪了,七皇子的罪责是否由你承担?如果是,本王妃跪也就跪了,就当本王妃走路不小心摔倒了。”

    白清秋冷哼,凌厉的目光将宫婢牢牢锁定。

    宫婢背脊一寒,她,她这是什么意思?一口一个本王妃又是何意?这南渊国除了宫中娘娘这般自称,可没封过任何妃子啊?看那气势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可是,可是为何时那个人要让她在宁寿宫前闹事?

    宫婢一瞬间心思竟转了几转,不是她多想,而是要在这宫中生存,心思不活络也是绝对不行的。

    “你,你别在这里唬我,七皇子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难道让一个xiǎo jiě给他下跪请安也是不能了吗?”宫婢一个咬牙,与其得罪她,也不会去得罪这宫里权威最大的人。

    “哼,莲妃娘娘的宫婢果然有胆色,不过这份胆色要看放在哪里,若是放在这里,那就是在找死了。”

    白清秋话风一沉,二话不说对着宫婢抬脚当胸踢去,出脚又快又狠,那宫婢身体狼狈后飞出去,砰的一声响,重重砸落在地。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太快,其余之人根本没反应过来,而七皇子此时却拍手叫好了起来。

    “打得好打得好,再打一个,再打一个。”

    啪。

    一声清脆肉响,七皇子圆嘟嘟的小脸上瞬间一个清晰的五指红印。

    “啊。”

    爬地地上的宫婢脑子瞬间空白,脸色也跟着煞白了起来,全身忍不住颤抖。

    完了,完了完了,七皇子被打了,她,她这个宫婢也算是做到头了,想起莲妃毫无血性的手段,她冰冷得牙关都在打颤。

    “啊,痛痛痛,痛死我了,你,你这个贱女人,竟敢打我,你打我?我,我要让母妃将你的皮揭下来,啊,痛。”

    七皇子被打懵了,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脸上火辣辣的痛已经将他的眼泪给痛了下来。

    都是她,是这个贱人打的,母妃从来都没有打过他,就连大叫也没叫过,这个女人,他要她死,目光之中充满杀意。

    “想杀我?君又浩,别说是你,就是你的母妃莲妃娘娘要杀我还得看看她有没有那个胆量?七皇子,七皇子又如何,你以为我白清秋会怕了吗?小小年纪,满身戾气,这是谁教你的,又是谁让你目无尊长的?”

    白清秋大喝,一边说一边迈步走了过去,全身的冰冷之气齐齐的散发了出来。

    若君又浩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调皮些无礼些倒也罢了,可是他出生1;150850295305065皇宫,长在皇宫,这里头的阴司硬生生将一个孩子给练成恶鬼。

    “你,你你?”

    君又浩连连后退,他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可是这个时候这个贱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告诉他,不能靠近,不能靠近。

    “什么目无尊长?这位xiǎo jiě你可别在这里危言耸听。”宫婢咬着牙忍住胸中钻心般的疼痛大声说道。

    “我危言耸听?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白清秋是什么人,我可是凌王妃,论辈份我还是他的十二皇婶,这不是目无尊长是什么?还有说跪就跪,你当皇上的金口玉是吃屎的吗,是不存在的吗?”

    皇,皇上?

    宫婢脑子懵了,“此事又皇上何干?”

    “与他何干?本王妃可是皇上亲口许下唯一一个免跪之人,就算是太子他也不敢让本xiǎo jiě跪下,而你,你只不过是一个区区七皇子而已,又如何让本王妃下跪?哼,宫婢啊宫婢,你说本妃若是跪了,你这置七皇子于何地,又置皇上龙威于何地?”

    白清秋一字一句逼问道。

    宫婢脸色比方才还要白,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护主不利之罪了,而是犯了龙威,触了龙怒啊,皇上是什么人,只要一开口一个眼神便可将她杀死的呀。

    想到死字,宫婢腿脚一软,竟砰的一声跪了下来,脸色已呈现出灰白,她肠子都悔青了,早知如此,她就不该惹了这个女人,可是,可是好像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吱呀一声,厚重的门打开了,出来的依旧是沈嬷嬷,沈嬷嬷连看都未看一眼地上软瘫软的宫婢,只一句:“宁寿宫前喧哗,杖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