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堆白骨-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堆白骨

    杖毙?

    宫婢两眼一翻昏死过去,她怎么也想不到,杀自己的会是太后,她不是已经按她们的意思做了吗,带着七皇子来到宁寿宫前闹事,若是没有太后暗底下的指令,就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啊。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白大xiǎo jiě,秦xiǎo jiě太后今日身体不适,暂时不能觐见,不过已经准备好了别院,让二位xiǎo jiě休息,宾菊,带两位xiǎo jiě下去休息。”

    沈嬷嬷丝毫不给白清秋拒绝的机会便将好人安顿了下来。

    说是奉太后之命进宫,可是进了宫,却是身不由已,甚至是任人宰割的,苏太后明白这个道理,白清秋更明白。

    只是

    “沈嬷嬷看着安排好了,本xiǎo jiě是个随性之人怎么样都可以,不过,那别院就不要再让皇子公主什么的来了,毕竟动不动就让人下跪请安的也不太好,更重要的是,万一本xiǎo jiě傻劲儿犯了,那岂不是又要让这金贵之身受伤?”

    既然回不去,那索性让自己呆在宫里好受些,可别今天一个皇子在明天一个公主来找她麻烦,否则像今天这样掌掴人的事她还会做,而且会做得更加的彻底。

    沈嬷嬷幽暗的目光一沉,这个白清秋是真傻还是假傻,明明方才制住了七皇子,打了宫婢,现在却在这里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人人都说过犹不及,可她,却丝毫不怕?

    “白大xiǎo jiě说的是,你们几个可听见了,若是大xiǎo jiě需要清静,任何人不得打忧。”

    “是,沈嬷嬷,奴婢知道了。”

    白清秋目光微闪,宫里出来的就是不一样,一个嬷嬷说话也这般有气势,话里话外不说七皇子无理却暗讽她霸道**。

    “哦对了,沈嬷嬷你也是宫中老人了,又在太后身边伺候,今日一个宫婢也敢这般喧哗,明日是不是会有小太监也来闹上一闹,如此这般下去,宁寿宫可就真成菜市场了,沈嬷嬷,不是我说你,既然吃了太后的奉禄,那就得办点儿实事才行,好了,本xiǎo jiě也不说什么了,不是有别院吗,还不快带本xiǎo jiě去?”

    白清秋横了眼身边的宫婢,厉声说道。

    她不说什么了?

    沈嬷嬷气结,她白清秋难道说得还会少吗,她只不过一句,白清秋却顶了她十句,而且一句比一句要人老命的,什么宫婢太监来闹,什么不办实事?这分明就是在说她玩呼职守了。

    “你?”

    可当沈嬷嬷再度抬头之时,白清秋竟只留给她一个优雅的背影,让她就算是有火也不知往哪里撒了。

    “xiǎo jiě,没事吧。”

    等另一处的岚轩担心的问道。

    “本xiǎo jiě我聪明灵利,要有事也是他们有事。”白清秋清冷哼道,一个个的真当她软柿子捏了。

    岚轩一听,果然有事,“xiǎo jiě,王爷吩咐过,xiǎo jiě手下可不要留情,苏太后为人谨慎又好面子,若是没有找到很好的借口是不会向我们发难的,再者说了,您是大病初愈,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大病初愈?”白清秋拔高了声音,嘴角微抽,“这是君若凌说的?”

    岚轩目光闪闪发亮,“是的。”

    什么大病初愈,这是在给她痴傻之病治好的一个借口罢了,再加上徐院首和池老的话,这世上也没人敢不相信白清秋的病是一夜之间突然好的。

    这些话只不过是场面的官话,实际上能信的有几个,只怕苏有太后不会相信这样的言辞吧。

    白清秋抬着看着高高的宫墙,犹如与世隔绝的地狱一般,这里是阴暗,墙外却是一片光明,难怪当年的云妃会想法设法的逃出宫了,哪怕那个男人再爱她,也敌不过放飞的自由之心。

    说来也巧,白清秋住的这个别院好像与废弃的云宫离得很近,从浓密的树叶缝中依旧可以看当夜她与君若凌坐的那个破败的墙头和那块翻开的青瓦。

    “这么巧?”

    白清秋双眼微眯,若有所思。

    另一处,宁寿宫。

    苏太后抬起精制的银茶碗优雅的轻啜了口,眉也没抬的问道,“安排下去了?”

    “是的太后,已经安排下去了,不过,那个院落会不会有点”

    “有点什么?会念起故人吗?哼,那个女人的媳妇可不就要安排在她隔壁么,也让她地下有知,她的好儿子给她找了什么样的好媳妇?一个傻子大病初愈,那还不是傻子一个?”

    苏太后一想起那个斗了几年的女人,现在想起来也是浑身是火,真不知道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竟让先皇那般的宠爱,刚生下皇子便给了他一张空白圣旨,还有那个保命符。

    她的儿子是儿子,那她的皇子就不是了吗?这般大的差别就是苏妃在时也没有这样的。

    不过,那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死她的手下,还不是一样死后连白骨都难化?那样一杯在毒酒下去,不出三日便会肉身腐烂,再过一月便与泥土混在一处,而那被尸水侵浸过的地方寸草不生,恐怖之极。

    “好了,你去给哀家盯着,若是有任何异动随时来报,后儿个西临国使臣便要到了,待他们走后再1;150850295305065作处置。”

    苏太后倒要看看那个君若凌作何反应,让他逃了这么多年,活了这么多年也该够了,她绝不能让他在这个时候再强大,抢了孙子的位置。

    沈嬷嬷目光微闪,想说什么,可终究是忍了下来,依旧领命:“是,太后,老奴这就去办。”

    可当踏出侵宫之时,沈嬷嬷却不是这么想的,看今日白清秋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什么大病初愈,活像是本就该是那样,不过,从那边传来的消息,应该不会有差才对,那个渠道已经用了这么多年了,又那般的隐密,从未出过差错的。

    沈嬷嬷这般想着,心也安了下来。

    隐密的渠道?

    这世上只有自己才会认为那上隐密的,熟不知,早已被君若凌的麒麟阁给盯上了。

    入夜,守卫森严的皇宫一道身影闪过,直奔别院而来,白清秋此时正将自己泡在了填满花瓣的浴桶之中,享受着皇宫级的待遇,毫不知此时的她被人看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