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比疯子还不如-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八十四章 比疯子还不如

    白清秋嫩白的身体全部倾浸在娇艳的红色花瓣之下,宫里的花就是不一样,每一朵都带着淡而不浓恰到好处的香味。

    水够热,肌肤瞬间张开毛孔,吼收着热水,不过大多数地方却是青红一片,白清秋低头一看,犹其是胸前的浑圆直到现在还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修长的五指印来。

    再一想到得儿个君若凌的疯狂的在她身上啃咬的情影,绝美的俏脸一红,暗暗咬唇,将他骂了个遍。

    “这个该死的男人,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的。”

    可是,有句古话说得好,白天不能说人,夜晚不能说鬼,白清秋话音一落,一个身影如踩着飘絮般的轻身飞下,宫灯下映出一张绝世容颜。

    “小女人,你方才是在骂我吗?”

    君若凌无耻扬起笑容,狭长的凤眸却带着一阵灸热的火看着花瓣底下半隐半露的雪白,这种雾里看花之势反而让君若凌喉头一紧,他能想像到大掌之下弹性十足的滑嫩。

    白清秋本能一缩,将身体深埋至水中,言词闪烁,“骂你?你哪只耳朵听到了?不过君若凌,这里可是皇宫后院,你以为是凌王府后院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吗,而且今天本xiǎo jiě我可是打了七皇子的,莲妃今夜一定有所行动的。”

    言下之意,他还是快走吧,否则让人发现凌王自由进出皇宫,那就不好了。

    君若凌挑眉,“爱妃这般为本王着想,本王很是感动,走,本王是一定会走的,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伺候王妃沐浴,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本王也要做完再走。”

    “不,不不,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会洗。”

    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君若凌巨大的身影已经压了过来,修长洁白的大手再次覆了上来。

    白清秋不禁惊呼出声:“疼”

    “好,那我轻着些。”

    君若凌似乎掌握到了决窍,不再如昨夜一般的兴奋如狂只知道索取,而是慢慢享受肌肤细细的磨擦,手掌与浑圆间越来越磨合。

    “嗯”

    一声娇吟1;150850295305065从白清秋樱红的唇中轻吐出来,剪剪双睫在他的轻柔之下变得舒服起来,已经不再像先前那般疼痛了。

    君若凌勾唇一笑,他知道自己做对了,趁胜而上,低头从她光洁的额头一路向下细吻而去,含住她盈润的红唇,而这一次白清秋竟被挑拔了起来,迎了上去。

    白清秋的主动,诱得君若凌心下大动,熟悉的灸热从唇部直达小腹,下身越发的紧致了起来。

    “小妖精”

    君若凌极大的意志最后狠狠的吮吸了一翻,最终还是放开了满脸娇红的白清秋,只见她双眼迷离,略略红肿的唇微开,胸膛起伏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而在水中的那道如两个大水蜜桃般的浑圆随着她的起伏而看见粉嫩的突蕊。

    君若凌喉头又是一紧,真想尝尝那处的美好,可是他却不能,没有人能更了解白清秋坚强的外表之下包裹的是一种怎样的柔嫩。

    “今夜本王便放过你,还有,一切准备就绪,你无须再过于烦恼,白府现在已是名声狼藉,皇上也已正式撤了白远涛的职”

    君若凌低低的声音在白清秋耳边说道,声音极好听此时又呆在热水之中,慢慢的白清秋便开始恍呼了起来,身体越来越轻软。

    “是吗?那,那白老夫人呢?”

    “白老夫人一病不起。“

    说话间,君若凌手中一瓶透明液体倒在指腹,仔细的对水中身体揉擦,一股清凉之意从肌肤上传了过来,那处少了份青疼,这让白清秋越发的舒服了,眼皮也越发的重了,就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君若凌怜爱的看着泡在热水里倒在他怀中睡过去的小女人,嘴角翘了起来。

    昨夜是他孟浪了,可他不是故意的,那种倾泻而出的本能他根本控制不住,若不是还存有一丝理智只怕身下小女人便要受伤。

    “你放心,我会等你到成熟的那一刻。”

    说罢,便将白清秋从水中捞出,细细的擦干了身上的水珠,穿上里衣盖上薄被,深深的看了眼熟睡的白清秋,而后猛然转身,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脸然也变得可怕起来。

    “岚宽,去将七皇子的手指给我剁下来。”

    哪只手指着白清秋,他就砍哪只手。

    “是,主子。”

    岚宽硕大的身体无声无息的消失于夜色下。

    君若凌脚下一跺,同样消失原地,下一个出现的地方是皇上的御书房。

    “你?你怎么进宫来了?”皇上脸色大震,手中的朱红笔掉吧哒一声掉落在地。

    不是他害怕,而是君若凌的大胆,他竟然如入无人之境般的深入皇宫,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的十二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身中剧毒躺在床上等死的药罐子王爷了。

    “皇上,何必惊慌,本王来此也不过是担心本王的王妃住不惯皇宫而已。”

    君若凌站在十步之远,不是因为怕皇上,而是不想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之气,不想让这恶气污浊了小女人身上的花瓣香气。

    原来是为了白清秋?

    “哼,君若凌这回你可高兴了,白府名声扫地,你以为你与白清秋的婚事,可以长久吗?”

    皇上冷哼,他没有想到的是君若凌竟然敢这么做,白远涛不治家也就罢了,连贺氏也在地下暗馆与一条狗交媾?

    真是蠢货,十足的蠢货,白清秋没有杀死,反倒让自已掉落万丈深渊。

    “白府如何与她何甘?皇上,你应该更清楚,白清秋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你更应该清楚为什么会这么着急的杀她,还要光明正大,让人找不到借口。”

    君若凌浑身冰冷,手指紧握,因为怒气,他的胸口也开始疼了起来,他知道这是碧落之毒毒发的前兆,但身体上的疼痛比不过心里。

    她是什么身份?

    皇上听到这里,本能一颤,他知道,他十四年前就知道,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南渊国无论是从国力还是从军事上与西临国根本不可相比,若不是君若凌当年英勇,只怕南渊少说也要损失十个城池。

    “那又怎么,难道就因为他一人而害得我南渊国不国吗?君若凌,你也是父皇的儿子,你也是南渊国人,难道你就想眼睁睁的看着南渊陷入这样的境地吗?”

    皇上嘶吼着,模样竟比疯子还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