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最好别挑战本王的耐性-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最好别挑战本王的耐性

    他是南渊国人,他也是父皇的儿子,他要眼睁睁的看着南渊国人饱受战争之苦。

    好,好好好,这话说得漂亮,说得这般的冠冕堂皇,君若凌都忍不住要为他鼓起掌来。

    “可是,我的好皇兄,造成南渊陷入这般绝境的人又是谁,我是南渊人,我是父皇的儿子,可是你呢,你除了这两样你还是皇上,是南渊国的皇上,哼,那个人既然将皇位留给你了,也一定是看中了你的治国之才,相信皇兄一定有那个才能。”

    君若凌冷哼,言语之中浓浓的讽刺,他有什么资格来骂他,他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他吼?

    南渊造成今天的局面难道就是他君若凌的责任吗?哼,开什么玩笑,像这种遗臭万年的黑锅他君若凌才不背。

    “你?”

    皇上脸色铁青,这种讽刺别以为他听不出来,什么皇上,这个皇位又是怎么来的谁不清楚?杀尽一切有可能与他争皇的所有皇子,就连公主他同父异母的mèi mèi也不放过,这样凌厉的手段,这惨忍的夺嫡堪称史上之最。

    可是,这是他愿意的吗,还不是那个男人他偏心,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下此狠手了。

    “君若凌,你应该知道你现在活着不易,别逼我杀你?”

    皇上管不了那么多,遗诏到手,他还有什么可怕的,杀了这个身中剧毒之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吗?

    君若凌狭长的凤眸嘲讽的看着他的表情,冷冷一哼,“想杀我?皇上,当年你没本事杀我,现在你又凭什么杀我,又是谁给你的自信?你的母妃苏太后吗?别忘了,连你这个儿子都在欺瞒她,她又有什么本事帮得了你?”

    正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多年前的夺嫡她也将自己能用之人用得差不多了,就算是当初帮助过的大将军也死在了那次夺嫡之中,剩下的,只不过是暗中渠道的消息而已,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用处。

    这个事实皇上比君若凌更清楚,所有皇上才要利用秦府,而且只有这个秦府可以利用。

    “你想怎么样?”皇上咬牙。

    早知这个君若凌会这样威胁他,当初就该直接杀了,什么卿天鉴,什么天灾,统统不管。

    “本王不想怎么样,皇位这东西本王根本就不看在眼里,这个东西让本王失去了最重要的人,我对它只有恨,所以,本王绝不会让这里再吞噬掉我第二样最重要的东西,若是没了它,本王将会与整个皇宫,同归于尽,皇兄,你最好别挑战本王的耐性。”

    君若凌深遂的双眸一凝,释放出王者般的威压,皇上脸色惨白的倒退一步,撞倒身后层层叠叠的奏折,更惊得他身后冷汗直冒,这气场太过于强大,强大到将他的龙威死死的压了下去。

    君若凌嫌弃的看着他,什么皇上,也不过如此,身体一闪,消失原地。

    久久,皇上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瘫软的坐在地上,试了几次才站起来。

    狠狠的吞了吞干涩的口水,“君,君若凌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他的碧落之毒呢,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寻找韩神医给他治毒的吗,他不是应该倒在床上受那经脉啃噬的吗,怎的,怎的还可以自由进出他的御书房?”

    想到这里,皇上的心又忍不住胆寒起来,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全白清秋不让她在宫里出事。

    想来,这也是个笑话,在今天以前,他还想方设法的杀她,却没想到今天以后却又要想方设法的护她?真是可笑,可笑啊。

    这处宁寿宫,苏太后也同样的接收到了警告,就在沈嬷嬷替她取下凤冠之时,头顶上突然掉落一枚小小锦盒。

    沈嬷嬷大惊,“来人,护驾。”

    这还得了,宁寿宫这可是遭了刺客了,若是此锦盒换刀子,太后的脑袋只怕就不在了,沈嬷嬷心尖儿一1;150850295305065颤,死死的将太后护住,不是怕太后死,而是太后死了她也活不成了。

    “等等。”

    苏太后也吓得不轻,可是那锦盒在砸下来的瞬间她似乎看一到了血迹,“去,去将锦盒挑开。”

    沈嬷嬷瞪大双眼,她,她也看到血迹了,很不自在的领命称是,顺手拿起玉拂手颤抖着双手,猛的一挑,砰的一声响,锦盒打开,里头果然鲜血淋淋,血泊之中赫然一截被斩断的手指。

    “太后?”

    沈嬷嬷饶是再镇定也不禁嘶声大叫了起来,太可怕了,这里是皇宫,守卫森严的地方,可是居然有人能免无声无息的将断指从太后头顶上掉落?

    这,这到底是什么人,本事居然这般大?

    “断指?”苏太后老眼散着极阴的目光,“本太后倒要看看,谁的胆子这般大,敢惹到哀家的头上,去,去给哀家查。”

    这是对她的挑衅,难不成那些人真的以为她老了,不中用了吗?苏太后手指紧握。

    “是,老奴这就去。”

    “太后,太后,不好了,莲妃娘娘带着怒气过来了。”

    就在此时,一个宫婢慌张来报,而且脸色极不好看。

    “慌什么,什么不好了,不过就是一个有妃子而已,看把你吓成那般,沈嬷嬷重罚三十大板。”

    “是,太后。”

    这个宫婢是犯了太后大忌,她最见不得的就是对一个妃子也这般惊吓。

    “太后,太后啊,您若是想要了臣妾的命,臣妾就是眉头也不会皱一下,可是,可是您有火何必冲着孩子发,浩儿他也是您的孙儿,虽不及太子尊贵,但也是皇室唯二的血脉了,您这是何必,何必要了他一根手指啊。”

    莲妃凄厉的声音冲了进来。

    苏太后大惊,猛吸口气,手指?七皇子的手指?目光惊悚的看着锦盒处那根在带血的新鲜的断指。

    这,这该不会就是君又浩的吧?手指即肥又白,而且确实不是chéng rén的。

    苏太后惨白着张脸倒退数步,“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到底是谁,是谁伤了浩儿?”

    谁有那个有胆子,谁有啊。

    苏太后虽然偏爱太子,那仅仅是因为他是太子,长子长孙而已,可并不代表她不喜欢七皇子啊,今日之事虽是她有意相授,可她绝不会对君又浩动手。

    沈嬷嬷莫明的心慌了起来,有种不好的感觉,这种心慌不压于当年夺嫡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