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嫁祸-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八十六章 嫁祸

    君若凌好手段,又管齐下,即威喝了皇上,又给苏太后一个极大的侮辱,同时还将莲妃娘娘的美梦打破,身为皇室中人,绝不能身有残疾,而七皇子却硬生生断了右手食指,无论执笔的握筷都是极大的不便。

    “好个一箭三雕,君若凌出手,就是强。”

    白清秋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用早餐,吃着水晶包子仔细的体味着君若凌昨夜动作,不得不说,他比自己更狠,出手更快,而且胆子也非常大。

    君若凌不仅是皇上想杀的人,也是苏太后的眼中钉肉中刺,只要他在,看着那绝美的容颜只会让苏太后想到当年的云妃,当年抢她男人的女人。

    “xiǎo jiě,你就不怕太后对你下手?”岚轩担心道。

    七皇子昨日与xiǎo jiě有过争吵,甚至动起手来,当夜七皇子的手指便被人砍断,所以,众人怀疑的人首当其冲便就是xiǎo jiě。

    “下手?苏太后精明阴狠,就算她再恨我也不会光明正大的对我下手,她手上不是有刀吗,当然用刀了。”

    而且,七皇子断了指,这也是在帮她,帮她替太子扫清一个障碍。

    “刀?”岚轩更不解了,“哪里来刀,谁又是太后的刀?”

    只是岚轩话音刚落,院外便传来一阵响动,不多时,1;150850295305065两个目露凶光的宫婢最先冲了进来,一见白清秋二话不说便砸碎花櫈上的古董花瓶,来了个震慑。

    “大胆白啊。”

    宫婢刚开口,眼前一花胸口重重挨了一脚,生生后退三步,哇的一声从喉间吐出一大口血来。

    “你,你竟敢伤了娘娘的人?”

    边上宫女脸色大变?

    岚轩冷哼,“伤?本姑娘哪儿有伤她,只不过是她砸了花瓶,我这是在替太后罚她,一个贱婢,也敢来别院撒野,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示威是吗,她找错人了。

    “你?”宫婢张口结舌,竟怼不回去了。

    “岚轩,扔出去。”白清秋清冷的说道,依旧优雅的吃着包子。

    “是,xiǎo jiě。”

    岚轩先后在二人身上一拍,再犹如扔垃圾般的扔了出去,除些砸到怒气而来的莲妃,若不是莲妃反应够快,只怕她也要受伤了。

    “娘娘小心。”身边宫婢吓得赶紧上前扶住。

    “小心?”莲妃美丽的脸上闪着浓浓的阴沉,猛的震开宫婢双手,“本妃还有什么不小心的,七皇子我是时时小心的护着,养着,为了防止意外暗杀,甚至都不敢带出宫去,就连父亲也只能进宫一见。”

    说到这里,莲妃的脸色越发阴沉了下来,紧握着的手指指关发白,纵然是这样也出了差子,严重的差子,一个无法挽回的错误。

    “白清秋,你给你出来,怎么,有胆子做就没胆子见人吗?你要了我浩儿的一指,本妃便要了你的命。”

    可是要她的命就能抵得过惨重的损失吗,她儿子现在可是连皇位的资格都没有了哇,恨,真恨,白清秋,她一定要将她跺碎了喂狗。

    莲妃简直就要被气疯了,先前也只听墨语说过她是个狠毒的女人,她总不以为意,一心扑在了儿子身上,真真是后悔没在皇上枕头边吹上几句风,要了她的命。

    “莲妃娘娘,你这般大吵大闹的成何体统?这里可是后宫别院,你这般如疯狗般的乱叫,也不怕皇上听见,禁了你的足?”

    白清秋踩着优雅的步子走了出来,今日她特地穿了一身宫装,一身正红宫装,上好的云锦上绣着一朵娇艳盛开的牡丹花,裙脚层层叠叠,外罩同色罩纱,看上去不仅高贵,而且绝美。

    莲妃抬头,猛的一惊,眼前这个少女真的是白清秋吗,一个痴傻,一个只懂得用蛮力的女子难道不应该是粗俗得如民妇?

    “你?别说那些个没用的,皇上怎样还轮不到你来管,白清秋说你到底为什么那般狠毒要了浩儿的手指?”

    美又如何,还不是一只毒蝎。

    “要了七皇子的手指?莲妃你是不是弄错了,本xiǎo jiě若是真想要他的手指昨儿个就不会只煽他巴掌了。”

    “你还在这里狡辩?昨儿个也只有你与我儿起过争执,是你当时怀恨在心,夜里头潜入宫中伤了我儿的,你是一个有武功在身的人,除了你,还会有谁这么做?”

    莲妃再吞了吞悲伤的口水。

    “哼,亏得你还是莲妃,入宫这么久难道不知道皇宫守卫森严吗,若是有点武功的人就能潜入,那还要这些御林军干什么,莲妃啊莲妃,你也不动动脑子想想,这明显的就是一声嫁祸啊。”白清秋再度说道。

    什,什么?

    嫁祸?

    莲妃脑子一懵,这怎么可能,她与白清秋无怨无仇,为何要嫁祸给她?

    “莲妃,以你的的聪明,若是今日你与我争斗起来,势必是要惊动凌王,而依凌王的性子,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吗?旁的不说,就说我是凌王妃,单单这一个身份,哪个男人饶得了杀妻之人?”

    白清秋如鬼魅般的声音幽幽响起,再加上这道笃定。

    “这?”

    莲妃本能后退一步,眉头紧蹙,似在思考其中关节。

    “唉,莲妃,我真是有些可怜你,皇上子嗣本就单薄,说是有七个孩子,可是中途却死了两个,一个是已经三岁二皇子,一个是还未出世的六皇子,而最后剩下的皇子里也就只有太子和七皇子

    据我所知,太后更有喜太子,虽说都是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五根手指头还有长短呢,要我说,这太子也没什么本事,除了年纪大点,你又何时瞧见过皇上给他什么正经活计了?”

    白清秋的话越说越轻,轻飘飘的就像上是与已无关,可是这话听在莲妃耳内就如醍醐灌顶,脑子瞬间清明了起来。

    惨白的脸上阴晴不定。

    白清秋说得没错,她一没那个本事从别院潜入她的宫中在毫无知觉下斩了浩儿手指,而且太后与皇上宠爱的偏向的都是太子,她的儿子却抛向了一边。

    还有,还有上次皇上中毒一事,她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可是皇上如无事般的人似的,如今浩儿断指,皇上却不闻不问这更让她寒了心了。再有昨夜太后暗示,是白清秋做下此事的,她这是要借刀shā rén了。

    莲妃冰冷的眸子猛怔,难道皇上和太后真正的目的是要杀了她,留子去母,让浩儿没了急皇位的可能?

    想到这里,莲妃再也站不住了,带着越发阴沉的脸二话不说离开别院,她不会让他们母子如意的